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盐湖案"休庭两年再开庭 被告三年坚称无罪

2014年02月24日来源:羊城晚报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广受关注的“盐湖案”休庭两年再开庭

  2月21日,“盐湖案”在一审休庭两年多后,在昆明中院第二法庭再次开庭(详见2014年2月14日本报A12版)。庭上,昆明市检察院将广州市华美丰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华美丰收”)追加为被告单位,并向张克强等人发出“单位行贿罪”的追加起诉,中国刑法学研究会会长、国际刑法学协会副主席、华美丰收辩护律师赵秉志作出无罪辩护。张克强当庭陈词道,其仍未宣判的“罪名”已造成华美及其旗下学校、企业直接经济损失超过30亿元。由此,该案也再度引发社会关注与深思。

  检方

  将追诉张克强等“单位行贿罪”

  21日上午9时30分许,昆明中院第二法庭开始对原第11届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华美学校创始人张克强等人再度庭审,关注本土民营企业命运的羊城晚报,特派记者前往昆明全程听审。

  其实,“盐湖案”始末并不算复杂:2005年,青海盐湖集团建设察尔汗盐湖综合利用二期工程(简称“盐湖”),计划增资扩股,作为云南烟草兴云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国有企业——深圳兴云信公司(简称“兴云信”)对盐湖投资3.68亿元,其中华美等民营企业出资3.28亿元,兴云信出资4千万元。2006年,盐湖与兴云信签约。2007年,华美丰收以8050万元溢价收购了兴云信(不含其中的盐湖股权)。2008年3月11日,ST盐湖上市,兴云信持有的2.25亿股ST盐湖的总市值最高时近70亿元。

  为此,2011年1月,张克强被云南公安采取强制措施,此后一直被羁押于看守所中。2011年9月9日,张克强等人被昆明市检方指控:“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因盐湖当时要求股东需为“国有企业”,张克强等通过信托方式借道国有企业兴云信入股,后又“非法收购兴云信”,“骗取”国有资产盐湖钾肥的股权,涉嫌诈骗罪。而张克强一方坚称,钾肥投资是向民营企业放开的,所谓“投资门槛”并不存在。

  在一审开庭两年多后,2014年2月21日,昆明中院再次开庭,检方向张克强等追诉“单位行贿罪”。追加起诉书称,2011年提起公诉后,在审理过程中,又发现了被告单位广州市华美丰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涉嫌单位行贿罪,被告人张克强、宋世新、罗峰等人作为直接责任人也应该被追究刑事责任。同时,向云南烟草兴云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董晓云、深圳兴云信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经理崔伟追诉“受贿罪”。

  不过,在庭审中,被告单位华美丰收公司和被告人张克强等5人的辩护律师,都作了无罪辩护。辩护方强调,之所以华美丰收公司总经理宋世新给董晓云一份500万股收益权的协议书,是为了尽快办理股权过户手续而做出的无奈之举,“谋取”的是有效的民事合同约定的正当利益,而非检方所称非法利益。其次,该协议只有甲方签章,而乙方则是空白,而且该协议也从未履行。

  21日的庭审在深夜近11时结束,审判长称:“本案将在评议、讨论后定期宣判。”

  被告

  自己无罪羁押企业损失逾30亿元

  记者留意到,在21日晚的最后陈述中,张克强再次坚称自己无罪。

  他表示,其一生“堂堂正正,光明磊落,下过乡,当过兵,打过仗,立过功”。从军20年,1992年为响应国家号召,放弃组织安排在广州市政府的机关岗位而选择下海创业,创办民办教育开始,艰苦打拼,曾被评为“中国民办教育十大杰出人物”;广东华美集团也多次被当地政府评为“十大纳税企业”;6年前,广东华美基金会成立,累计在教育、赈灾、慈善等领域捐资捐物逾1亿元。

  然而,张克强称,百思至今仍不知所犯何事,于2011年1月12日,在“没有与任何办案人员有过接触、连电话都没通过的情况下,在北京被云南公安人员控制自由”。

  2011年1月13日,张克强被罢免全国人大代表职务。1月14日凌晨,张克强被关进了云南省看守所。

  22日,华美集团代总裁陈金龙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1年1月14日早上,时任华美集团常务副总裁的他就接到来自银行的电话,要求提前还款,“当天下来就收到五六个银行的电话,当时,我们贷款总共有六个多亿。就是再好的企业,一下子要还这么多钱也是不行的……他刚进去的时候是华美最困难的时候。”

  此外,张克强被羁押后,华美集团主动停止了所有未投项目的投资,同时停止对已投项目增加投资。陈金龙说,当时有几个已经签订的项目也被迫停下,“其中一个是跟暨南大学签订合作办学协议,创办暨南大学华美国际学院,当时,广东省教育厅和国侨办都已经批了;用地也找好了,就在萝岗区,共两千多亩;校园规划设计也做好了;在走向国家教育部申请办学资质的流程。另一个则是萝岗香雪城,即建造与地铁香雪站连通的大型商业综合体。”

  张克强在21日庭审中称,在其被羁押的三年多里,华美及其旗下学校、企业直接经济损失超过30亿元;华美丰收持有的股票被查封近四年,损失达数十亿元,事实上已经破产。

  关注民企之殇

  “盐湖案”有典型意义

  就此次追诉的“单位行贿罪”,赵秉志认为,指控存在明显的事实错误,华美丰收法人代表宋世新是基于谋求推动华美丰收公司等和兴云信公司之间股权转让的正当利益,对董晓云作出虚假行贿承诺,实际上并没有将所谓的贿赂送出。因而华美丰收主观上不存在以谋取不正当利益为目的的行贿故意,客观上也没有实施行贿行为,依法不构成单位行贿罪。

  与此同时,张克强辩护律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再次强调,司法机关对张克强已经羁押三年多,不管是按照新刑诉法,还是旧刑诉法来计算羁押期,都已构成超期羁押。“新刑事诉讼法有个规定是最高法院批准的就可延长,却没有人告知我们最高法院是否批准。”张克强的另一辩护人刘丽娟则称,如果法律上对张克强等人的罪名认定不了,就应当本着疑罪从无的原则予以释放,而不是超期羁押。

  庭审结束后,朱征夫表示,张克强“盐湖案”在如何保护民营企业家的合法权益、如何正确看待投资行为上,具有非常典型的意义。

  此外,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也曾就张克强“盐湖案”呼吁社会关注:一个民营企业领导人被抓,这个企业就岌岌可危,保险箱贴了封条了,内外营业都停下来了,损失马上就不得了。“到底这里面有没有罪还没说清楚,现在张克强被关了好几年,他企业股票大幅度降低,损失了好多的钱,这就是国家的损失,当然,你看起来是私人的损失,其实私人最后的产出会变成GDP的,只要私人受损失,GDP就要下来了。你这么搞我们的GDP怎么保障?”他说,“其实中国经济增长潜力非常大,法律的公平性能真正实行的话,那我们将会有很大的增长。”

  一直关注“盐湖案”的广东岭南律师事务所律师程虎也表示,“国企与民企的合作,本来既然是合作就要风险共担,利益共享,但现实情况很多时候,是民间资本不仅出资出力后,领头人反而身陷囹圄。这是否民营企业家不得不面对的命运之觞?我们将继续关注‘盐湖案’的结果是否能带来新的曙光。”

  (《羁押三年张克强坚称无罪昆明检方将追加一罪》由金羊网为您提供。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业务联系电话:020-87133589、87133588)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