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减产打幌子减排做手脚 近百家企业上“黑榜”

2014年02月26日来源:经济参考报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环保部负责人日前表示,在开展空气质量新标准监测的161个城市中,有50个城市发生了重度及以上污染,其中11个城市为严重污染。北京、河北、山西、山东、河南、辽宁等地雾霾污染情况进一步恶化。

       值得注意的是,前后将近一周时间,环保部督察组启动了12个地方城市的大气污染防治专项督查,结果却令人忧虑,大量工业企业违规排放、本应该淘汰的落后产能仍然在堂而皇之地进行生产……
       一边是笼罩在三分之一中国国土上空的雾霾,让上述城市群中的8亿中国人遭受着污浊空气对健康的侵害,一边却是企业“花样繁多”的违规行为,排放的滚滚黑烟让环境继续承压。
       “产业结构调整是雾霾治理的根本所在,但是目前的利益格局根本无法撼动这些高污染企业。”一位专家不无担忧地说。
       现状
       近百家企业上“黑榜”
      记者了解到,为应对这次重污染天气,环保部在将黄色预警升级至橙色预警的同时,已启动重污染天气应急机制,按照《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重污染天气监测预警方案》,同时部署启动了专项督查行动,被督查城市包括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北京、天津、石家庄、唐山、廊坊、保定、邢台、邯郸、太原、包头、德州和郑州,共有12个城市。根据环保部的部署,督查的内容包括当地政府落实“大气十条”责任的情况,其中最重要的一项任务是抽查部门重点工业企业大气污染防治治理设施建设运行情况、达标排放情况,并且对前期督查发现的问题企业和地区进行“回头看”,督促问题整改落实。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历时一周的检查中,结果十分令人担忧。《经济参考报》记者梳理发现,环保部检查通报的包括德州、天津、邢台、郑州、石家庄、北京郊区的督查情况,超过60家企业被“点名”,其中大部分集中在焦化、水泥、电解铝、钢铁等重污染行业,而督查组在唐山现场查看的46家工业企业中,34家存在各类环境问题。
      而在唐山地区,作为能耗污染大户的钢铁企业整改情况也不容乐观。根据环保部负责人的介绍,河北鑫达钢铁有限公司多台烧结机未按期完成脱硫设施建设,经多次督查,仍不执行停产决定;其他整改措施进展也缓慢。唐山安泰钢铁有限公司烧结机脱硫设施未建成仍在生产,唐山市丰南区经安钢铁有限公司、唐山东华钢铁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唐山瑞丰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等都存在烧结机生产时脱硫设施不运行等问题。
    “这仅仅是冰山一角,实际情况比现在还要更加严重,现在环保问题不仅仅是一些小企业,黑工厂,一些当地的大企业也存在很多问题,实际上就是企业和政府在博弈,地方利益和中央利益在博弈。”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对记者说。
    困局
    排污监测设备形同虚设
    “企业都在耍猫腻,减排在做手脚。我们在正定县金石化工公司暗访时发现两个烟囱都向外排烟,但第二天明查时,企业则称部分设施故障,当日停产。”华北督查中心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他还表示,经检查发现,该企业所购买的脱硫装置实际上并没有安装在线监控设施,而另一方面,该企业仍保留原有烟道,留有旁路,检查的时候停,不检查的时候仍然利用这个“口子”排烟。
    环保部有关负责人对《经济参考报》记者坦言,一些企业有些生产设施不符合产业政策,但是被检查时仍然在照常生产。该停产的没有停产,该整改的也没有整改到位。
    而很多地方环保在线监测设备基本形同虚设,数据失真情况严重。新乐市东方热电有限公司脱硫设施不能正常运行,监测数据混乱,特别是当实地测量其烟气出口数据时,却发现和企业在线监测设备显示的数据有明显差异。
    “一来就停,一走就干”。记者了解到,去年11月曾因为超标排放被勒令停业整改的霸州市鑫鑫玻璃制品有限公司,在督察组回访时仍在进行生产。霸州市人民政府则称,因市场问题2013年之前该企业曾停产两年,后恢复生产,但经过多次整改排污一直不达标,由于企业产能落后,已经被列入淘汰产业计划。
    此外,在新郑市恒益瓷业和新郑福华钢铁集团,督查组在出示证件要求对企业进行检查后,企业门卫均以“主要负责人不在”为由拒绝检查,将督查组拒之门外。在登封市铝庄碳素厂,相关负责人阻挠执法人员拍摄取证。
    对策
    应进一步提高违法成本
    记者了解到,在20日北京启动空气重污染“黄色预警”后,21日中午,预警级别上调至“橙色预警”,这是针对雾霾今年启动的首次“橙色”预警,表明雾霾污染已经超过严重污染警戒线。
    为治理雾霾,国家去年继重磅出台《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后,环保部同时与31个省市签订大气治理责任状,一旦完成不了治理雾霾的目标,地方政府领导和相关部门都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但是,现实似乎给“如火如荼”进行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浇了一盆“冷水”。京津冀地区作为治理的重点区域,其39个地级及以上城市中,有16个城市出现重度及以上污染,其中北京、邢台、张家口、石家庄、邯郸、廊坊、保定、阳泉、唐山9个城市空气质量为严重污染。
    “我国G D P占全球的10.48%,却消耗了世界60%的水泥、49%的钢铁和20.3%的能源,实际上雾霾的根源,就是粗放的经济发展模式,导致污染物总量已经远远超过环境承载能力。”中国环境科学院副院长柴发合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说,他表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经济发展方式一直沿袭着一条重化工业、大投资、能源密集型、资源密集型产业发展之路。而这也是一条高能耗的重污染之路,这是造成环境灾难的直接经济原因。
    “除了工业企业自身排放对环境的污染外,一般而言像电解铝、钢铁、水泥等产业都需要耗费大量的煤炭、电力等,包括运输等环节,而在这个过程中耗费的能源和对空气的污染不容小觑。”中钢协一位内部负责人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以钢铁为例,中国年产钢铁量7.2亿吨,占全球总产量的46%,在生产过程中需要消耗数亿吨煤,会排放大量的污染物。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企业人士对记者说,数据监测失真,烟囱里冒着黑烟,当地政府真的不知道?实际上很多时候,政府为了经济考虑,往往睁一眼闭一眼,成了保护伞,而这里面地方环保部门也存在很多权力寻租问题,企业只要“伺候”环保部门人员,往往总能网开一面。
    在柴发合看来,政府必须要启动更加强有力的治理和问责,通过加快立法,加强企业处罚力度,进一步提高违法成本,同时加强政府监管,并真正落实对地方政府的问责制,才能够真正把产业结构矛盾调节过来。他认为,目前出现的严重雾霾恰恰说明,尽管我们对雾霾启动了多个应急预案,也做了一系列部署和努力,但是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仍然存在,特别是能源结构、产业结构以及机动车数量庞大带来尾气污染严重等问题,而这些问题没有解决,没有真正破除利益阻碍,成为目前雾霾治理见效缓慢的根源所在。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