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京城打工仔变形记:从餐厅传菜员变身公司副总

2014年02月06日来源:中国青年报编辑:李俊斌我有话说

   本报记者 王烨捷

  27岁的李哲亚看上去比同龄人要老成许多。到北京打工10年,他历经从一名餐厅传菜员变身成为某互联网公司副总的“惊天大逆转”,年薪从最初的1万多元翻番至20多万元。

  在最近一次由团中央举办的“奋斗的青春最美丽分享会”上,京城打工仔李哲亚的发言被观众掌声打断数十次,成为官办活动中少有的一朵“奇葩”。

  不久前,他的一个惊人之举惹来争议。他辞去网络公司副总的工作,全职创办“青春梦想同龄同行”成人高考补习班。这个补习班,对在北京打工人员免费开放,补习班教师都是北京各大高校的在校大学生,而参加补习班的学生,有的是餐厅服务员、洗碗工,有的是建筑工人、小区保安。

  北京版《当幸福来敲门》

  李哲亚本人的故事,就像是北京版的《当幸福来敲门》。所不同的是,纽约黑人克里斯·加德纳在穷困潦倒之际想尽一切办法成为证券经纪人,而北京打工仔李哲亚当年则把成为清华大学学生宿舍楼楼长定位为“梦想”。

  “梦想就是做楼长,楼长的工资比我当传菜员高好几百元。”2006年,初中文化水平的邯郸人李哲亚已经在北京做了两年的餐厅传菜员,冲着歌唱组合“水木年华”的名头,他做出一个重大决定——去清华大学“端盘子”,去看看“水木年华”。

  在清华“端盘子”的日子里,李哲亚头一回发现,原来“水木年华”早就毕业了,根本别想在清华校园里见到他们。两年以后,在北京端了4年盘子的他有了妻子、孩子,每月高昂的生活费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听说当“楼长”能多挣些钱,他立马跑去应聘。

  这是他有生以来参加的最正式的一次招聘会,准备充足、信心满满,却失望而归,“人家楼长要求的最低学历是大专,我是初中生”。

  沮丧之际,常在餐厅吃饭的客人、清华大学的一名团委老师点醒了他:“你为什么不去参加成人高考,考上大学,实现当楼长的梦想。”

  那天以后,李哲亚兴冲冲地买了一沓成人高考教材回去学习,工作之余除了看书还是看书。然而,对于一个已经4年多没有碰过书的人而言,“回炉再造”哪是想象中那么容易,“连教材都看不懂,更别提做题了”。

  一次偶然的碰面,李哲亚向校团委老师提议:“能不能开一个面向清华后勤职工的免费培训班?清华那么多优秀学生,能不能指导我们一下?”

  第一期培训班,招收了17名学员,有清华的厨师、保安、保洁员、传菜员、洗碗工,其中就有李哲亚。给学员们上课的,是清华大学的“学霸”们。在这个班里,“老师”年龄比大多数学员都要小一些。

  最辛苦的是一名厨师,他每天晚上8点左右下班,9点到11点还要参加两个小时的补习班,第二天一早5点还要去食堂给学生们准备早餐。2009年的成人高考,全班17名学员全都报名参加,16人被大学录取。

  李哲亚考上了北京师范大学计算机专业。拿着“金光闪闪”的大学文凭,他一遍又一遍地给网络公司投简历,全部石沉大海。唯有一家公司的老总,在被他烦得不行了以后,答应给他一个机会,前提是要求他草拟一份在内蒙古投资200亿元建农业产业化基地的可行性报告。

  这份报告,后来在清华“老师”们的帮助下出了10多个版本,成型后约4万字,却仍被拒了。李哲亚再次找到总裁:“能不能让我做些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我愿意做一名不拿工资的业务员。”

  两个月后,这个“零底薪”的打工仔促成了这家公司的第一笔国际业务。老板以6000元底薪外加业务提成的待遇向他抛出橄榄枝。

  两年后,打工仔成了副总裁。没过多久,他却辞职了。

  为更多“农二代”创造“逆袭”的机会

  李哲亚短短10年的奋斗,被很多人称作“草根逆袭”。这种“逆袭”的过程和成就感,他希望让更多“草根”亲身感受到。

  “不是只有‘富二代’、‘官二代’才能过上好日子,我们‘农二代’一样要过好日子。”挣了钱的李哲亚开始想办法帮助更多打工仔改变命运。在团北京市委、清华大学团委的帮助下,他成立了“青春梦想同龄同行”补习班,目前已培训学员2000多名。

  24岁,当过小区保安、食堂保洁员、电工的李兴刚为了摆脱每月800元的低薪工作来到补习班。每天晚上8点到10点,坚持上课10个月后,他考上了北师大中文专业本科,辅修平面设计。

  “做设计的有前途。”还有两年,李兴刚就能毕业了,他所在公司主管的儿子是他学习的榜样,“人家21岁,在广告公司做设计,一个月收入1万多元呐。”

  李兴刚还想创业。看到毕业时节学士服租赁生意火爆,他便购买了100套学士服,打算在毕业季以每套每天15元的价格出租给应届生们,“不论大小,总是我的一些努力。多积累、多学习一些,总能改变命运的。”

  清华学生公寓服务员胡国昌出生于1991年,最近一段时间,他每天早上4点起床去北京西南角的新发地市场进货,拉上满满一辆小面约2000多斤水果回清华大学售卖。他开办的“水果汇道”网站,专门面向清华学生搞水果团购,每天中午12点以后开始在全校范围内免费配送。

  这样的“商机”竟也来自补习班:“‘老师’里头有学校学生会生活部的同学,平时聊天获得的灵感。”胡国昌从补习班毕业后,专门选修了北师大食品营养与卫生专业的课程,“想创业,要学知识”。

  今年3月,这名“小宿管”正式辞职全职投入到水果团购的买卖上来,“上学期做得不好,亏了两万元;这学期每周销售额能达到两万元以上”。他的团购网站如今已经与清华大学12个院系的学生会生活部合作,每周都会推出新的水果团购活动,价格便宜、水果新鲜。

  打工仔的“勤奋”令“老师”们汗颜

  手里攥着一份成人高考的成绩单,23岁的设备维修工张钧剑心中笃定:“161分,这成绩上中国农大专科应该没问题。”

  张钧剑初中毕业后,先后在湖南株洲、广东中山的工厂流水线上做工,来到北京打工后,他发现身边的同事明显“不一样”:“他们都在考各种学历、证书,求上进。”

  张钧剑跟着同事一道,报名加入“青春梦想同龄同行”补习班,每天晚上7点到9点,在五道口附近的一个办公楼里上课。按照一般人的想法,白天工作,晚上上课,是件极为累人的活儿,但张钧剑却觉得“一点儿不苦”,“以前在广东,每天上班就要十几、二十个小时,现在这点苦,不算什么”。

  在补习班,几乎每一名学员都像张钧剑一样,工作完了吃两口便饭就去学习,上完补习班就回家复习,第二天继续工作。很多时候,打工仔们的这份“勤奋”会令为他们上课的“老师”们感到汗颜。

  贺肃肃是北京理工大学光电信息工程专业的大二学生,也是补习班里的志愿者“老师”。她负责在补习班的良乡校区教英语,每周上一次课,每次两个小时。

  一个名叫包结实的学员令她印象深刻。这个年近30岁的青年男子已经打工10年,每周六、周日都要坐1个多小时的公交车过来上课。补习地址变更后,他仍然坚持每次都来上课,“他们单位竞选职位,他说自己必须考上大学”。

  在与贺肃肃的交流中,不止一名学员向她表达过对于“上大学”这个机会的珍惜,“很多人都跟我说,自己特别后悔放弃了学习没有上大学”。

  学员的年龄大多比贺肃肃大,上课时,大哥、大姐们会主动给她擦黑板,看她讲课口渴了,会有人给她递上矿泉水。他们中,有一些人已经结婚生子,闲聊时,贺肃肃会听到很多带孩子打工的辛酸故事。

  “跟他们接触,我有时会觉得不好意思。”学员们并不知道,自己日夜苦读想进的“大学”,与想象中有很大的不同。贺肃肃说,学员们眼中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在大学生们那里,常常被以“翘课”的方式浪费掉。

  自从当上“老师”,贺肃肃就很少在学校里“翘课”了,“翘课时,会觉得自己在糟蹋父母的钱,在浪费生命”。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