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假冒伪劣食品扎堆春节 农村地区成“卸货场”

2014年02月08日来源:中国新闻网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就在人们将目光还聚焦在城市食品安全问题的当下,中国农村正以惊人的速度成为问题食品的“卸货场”。过期食品翻新登场、假冒伪劣食品扎堆横行,一些在大城市里几乎无处遁形的问题食品,却在农村市场上明目张胆、遍地开花,令人堪忧。

  过期食品翻新登场 春节走亲访友“变味”
  大年初三,甘肃女孩白娜娜起了个大早,准备和父母一起去舅舅家拜年。出门前,她不经意间拎起妈妈准备好的礼盒,看了几分钟后朝大门喊道,“妈,你等等我啊,我发现这箱牛奶没有标生产日期,不会是过期了吧?”
  听到女儿的问话,正准备锁大门的张秀英快步进屋。“不可能啊,这是你姑姑昨天‘回娘家’时拿来的。”翻转牛奶箱仔细检查好几遍,张秀英还是不肯相信,又差娜娜“叫你爸来看看”。
  娜娜爸爸白文军正在大门外拾掇摩托车,听到女儿的“控诉”,他不紧不慢地说道,“不用大惊小怪,镇上卖的很多食品都没有标生产日期,也没见着把谁给吃死。”
  看到娜娜惊愕的表情,白文军连忙解释道,“这几年你一直在外面读书,不了解咱们这里的情况,现在春节走亲访友,最流行送这些礼盒,不管东西好不好,反正大家都这么做。”
  在娜娜的一再坚持下,张秀英最终答应打开箱子一探究竟,果不其然,箱内独立包装的奶盒显示,牛奶已过期4个多月。看着这箱平时连名字都没有听过的过期牛奶,张秀英只好拿出去扔在打谷场边的粪堆上。
  记者在近几日的走访中发现,春节期间,尤其在一些偏远农村地区,这种过期食品普遍存在,除翻新再登场之外,部分食品则抹掉生产日期,甚或直接明目张胆售卖。
  在娜娜的记忆中,小时候,春节走亲访友的礼物是需要精心准备的,比如,缝一双鞋垫、织一条毛裤、带几块腌肉,最不济也要去商店买些诸如冰糖、茶叶、点心之类的“硬货”。
  “现在谁还送这些东西啊,大家都觉得那样太麻烦了,花二三十块钱随便在商店买一件礼盒,大气,有面子,关键是省事。”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白文军的这番话代表了大部分人的心态。
  “不过这样做确实很没意思,使得春节期间的走亲访友变味,更使得人们之间的感情变淡,但没办法,大家都这样做。”白文军补充道。
  伪劣食品扎堆春节 农村几成“卸货场”
  大年初五这天,白文军摩托车带着娜娜,去隔壁乡看望娜娜的干娘。路过镇上的小卖铺时,父女俩停下车进去买礼物。鉴于前两天过期牛奶的经验教训,他们决定这次“死活都不买礼盒”。
  瞅着五花八门的各类食品,纠结10多分钟后,父女俩决定称一些散装的蛋糕,这在他们看来是实打实的“硬货”。
  进干娘家大门之前,娜娜招呼爸爸停下车,说想看看蛋糕有没有碎掉,令她惊讶的是,她鲜明地看到了部分蛋糕上发霉的绿毛,这使得她差点吐出来。“这怎么可能,我看着售货员婶婶装进去的啊!”无奈,父女俩又返回刚才的小卖铺。
  进门前,白文军一把拉住怒气冲冲的娜娜,“你别说刚才蛋糕发霉的事,就说还要去另外一个亲戚家,需要再买一件礼物!”后来,娜娜才被告知,这家商店是当地一个镇干部开的,用爸爸的话说就是“咱们得罪不起”。
  记者走访多个乡镇的小卖铺发现,与那些有独立包装的过期食品相比,这些散称蛋糕、点心等食品的猫腻更多,更加令人难以分辨。
  据媒体报道,除过期食品之外,像“娃恰恰”、“康帅傅”、“奥立奥”等在城市很容易被察觉的山寨食品,在农村却有广大的市场,不法商家采用降低价格、改换包装名称等手段销售这些产品,可以说,一些农村地区的食品安全现状令人担忧。
  在四川省金堂县赵镇弯弯街批发市场一家主营副食的店铺,既有正品的大白兔、徐福记,也有山寨的“小白兔”、“徐记”,包装极其相似。店主表示,商品主要销往农村,山寨的七八块钱一斤,正品的二十四五块钱一斤,掺在一起卖,不容易看出来。
  分析称,很多“山寨”食品经常打着知名品牌的旗号出现在农村集市商店,由于价格便宜、极为相似的包装和名称、加上农村食品安全意识相对薄弱,这些质量低劣的“李鬼”食品,往往在农村有很大的市场,农村食品安全无形中成了食品安全监管的薄弱地带。
  问题食品横行乡里 “舌尖上的安全”引忧
  有媒体分析称,追根溯源,农村之所以有假冒伪劣产品生根的土壤,从某种程度上确实与农村消费者消费水平不高、辨别能力差、维权意识不强甚至图便宜“知假买假”有关,因此常被提醒“要加强自我保护意识”。
  “农村人又不是傻子,谁愿意吃这些假冒伪劣食品?但十里八乡卖的都是这样,又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每次都去县里或市里买!”面对上述论调,白文军如是反驳。
  “春节期间礼尚往来的这些垃圾食品,就像‘击鼓传花’游戏一样,最后落在谁家,谁就只能自认倒霉。”确如白文军所言,记者在走访中发现,越来越多的农村消费者对这种假冒伪劣食品很不满意,但很多时候只能无奈接受。
  基于此,有媒体撰文指出,问题的主要症结不在消费领域,而在生产、流通环节;把主要问题推到农村消费者身上,则是开脱了监管责任。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与社会建设研究室主任钟君看来,其是,问题食品频现农村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有着深刻的经济社会根源。他向中新网记者谈道,“城乡二元结构是导致问题食品流向农村的现实基础,这其中就包括城乡市场消费能力的差别。”
  “这一问题的深层根源则是熟人社会的‘面子悖论’。讲面子,又买不起。”在钟君看来,农村居民消费水平较低与对面子要求较高之间的矛盾,也是导致问题食品频现的重要因素。
  钟君指出,在上述内因尚难在短时间内迅速改变的当下,要治理这一愈发严峻的问题,就必须从外因下手,那就是进一步加大监管力度,通过“治标”为“治本”赢得时间。
  “农村不应是问题食品的‘法外之地’,城乡二元结构更不是监管选择性失明的理由。只有首先彻底堵住监管漏洞,让问题食品在农村无机可乘,才能真正保障数亿中国农民‘舌尖上的安全’。”钟君说。(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