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对话方舟子:若老婆学术造假 我有回避权利

2014年02月09日来源:中国广播网 编辑:吕瑾莹我有话说

  央广网北京2月9日消息 (记者沈静文 实习记者郑丹炜)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对中国网民来说,“方舟子”是一个无需注解的名字。喜欢他的人说,方舟子是我们最需要的那种同胞,直来直去,不卖任何人的面子;讨厌他的人则直呼他“流氓”。经历了与罗永浩、木子美、韩寒等人的嘴仗后,去年9月起,崔永元成了方舟子的新对手,就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性问题,两人的观点之争已经升级为法律纠纷。

  但是,方舟子,他能像审视崔永元一样审视他妻子的论文吗?

  2013年,因指刘菊花硕士论文造假,60岁的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付德志成为被告。这场始于2011年的风波至今没有平息,有网文言之凿凿“据分析,刘菊花论文80%为抄袭”,在无数寄望方舟子大义灭亲打假的注视下,他选择为妻子辩护。也正是从这天开始,这位打假者每天都要面对同样的问题:你打假为什么有双重标准?

  记者:我想跟您做一个假设,如果她不是您的爱人,把她的学术成果放到您的面前,您能挑出问题吗?

  方舟子:要挑的话看用什么标准,她主要是引用的问题,那篇论文后面也有80篇文献拿去引用别人的东西,摘录下来就不做改写了。按现在的标准这是不妥的,但是在十年前是没有这些要求的,那个时候大家觉得用别人的东西只要注明出处就可以了,不能说用现在的标准来看当时的学生的标准。

  记者:以您在学术打假这方面的经验,实际上你已经具备了比较灵活的去运用这个标准的能力,也就是说在应用到不同人身上的时候这个尺度是会有一些差别的。

  方舟子:是会有,所以他们一直说我选择性打假,本来就是应该选择性的打假,那么多我怎么可能什么事都管?我只是业余的尽力在做。我当然指的是找那些我认为比较严重,或者我觉得有意思的、感兴趣的,他们老说你不去打你老婆的假,所以你就是选择性的打假,是双重标准。首先我不认为老婆的假值得打,类似的什么没发表的说是学术论文,这个我们从来是不打的,即使是说真的是假的话,那么我也有回避的权利。

  方舟子说,联署敦促社科院调查刘菊花论文的156人,大都被他打过假。他因此对妻子满怀歉意。

  方舟子:揭露了一些人,因此连累到家人,这是我觉得比较内疚的一件事,他们攻击我,我无所谓,但是攻击我的家人、甚至攻击我的小孩,我怕连累了他们,他们本来可以过比较安宁的生活。

  从一名单纯的科普作家转而涉足学术腐败,方舟子的人生注定是热闹的。旁观人的眼中,过去一年,方舟子还是那个方舟子,频频出手,不依不饶。对于当事人,这一年,他过得又怎么样呢?从“打假斗士”到“挺转斗士”,曾经的诗人如何给自己定位?

  方舟子的人生注定是热闹的,除了打打杀杀,也有温暖。

  方舟子:包括在餐馆吃饭,坐到他们那个女孩起来说方老师加油、加油。

  被骂过,被威胁过,甚至被锤子砸过,方舟子仍蹲守在最初给自己划下的圆里。对于敏感的经济问题,他的回答底气十足。

  方舟子:没有好像传说中的买了一栋400万人民币的房子,按我的收入这是很正常的做法,为什么他们觉得我应该是个穷人。我稿酬那么高,版税也不低,我现在可能是全中国销量最大的一个科普作家。

  三十年前的方舟子曾是家乡的高考语文单科第一名。在他已弃用的新浪微博签名中,仍然是他的诗,“请传递这一把火直到百年之后我所有绝望的嘶叫凝固”。他不喜欢“偏执”这个词儿,但他又与别人有着太多不同。

  记者:如果让此刻的方舟子去挑十年前、二十年前方舟子的刺儿能挑出来吗?

  方舟子:挑不出来的,不要说我本人挑不出来,他们那些反对我的去挑也没挑出来啊。

  记者:论文之外呢?您是一个不犯错误的人吗您觉得?

  方舟子:犯错误当然肯定会犯,也会被发现错误,一发现错误赶快就更正。

  方舟子说,少年时,自己最喜欢的诗句是杜甫的“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天朗气清,山高水长。而此刻他的生活,远没有诗的闲适。

(原标题:对话方舟子:不认为老婆之假值得打)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