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人大代表:坚守北上广的部分人是虚荣心作祟

2014年03月11日来源:新京报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对于年轻人来说,逃离北上广or留在北上广,这是个问题。留下,需要面对的是更激烈的竞争、不甚舒适的生活环境;逃离,或许也会失去更多的机会和更大的舞台。年轻人到底应该怎么选择,新京报记者邀请三位代表和委员,谈谈他们的建议和看法。

  年轻人应扎堆北上广,还是去三四线城市发展?

  留守北上广舞台会更大 VS 北上广生活舒适度不够

  曹可凡:我的曾祖父一代就是从无锡跑到上海,从一个卖桐油的小作坊,到跟着荣毅仁做面粉生意,慢慢把荣氏企业做大后独立出来,和荣氏兄弟共同创办福新面粉厂。这个品牌现在还在。

  年轻人总希望在一个更高的平台上找到一个能发挥能力的机会。年轻人到北上广,我觉得是值得鼓励的。

  朱雪芹:我觉得应该鼓励。1995年,我18岁一个人跑到上海,当时我最大的梦想是有一天我的早餐能吃上面包,喝上牛奶。当时从没敢想留在上海。现在我在上海结婚生子。我觉得上海是一个大舞台,年轻人应该来到这个大舞台。

  王名:我支持年轻人离开北上广这样的超大城市。我认为,我们选择一个城市,选择的不仅仅是一种工作和挣钱方式,很重要的是选择生活方式,是对生命的使用方式。我现在在北京就觉得很累,大量的时间消耗在坐地铁上和路上,留下属于自己的悠闲时间非常有限,所以就近原则非常重要。另外就是要考虑舒适度。

  一些年轻人逃离北上广,主要原因是什么?

  生活成本高 现实落差大 VS 就业压力大 生活环境差

  曹可凡:一是,文化差异。一些人融入大城市的生活圈有困难。二是生活成本提高。三是,梦想和现实的偏离。在北上广,竞争更激烈。一些人宁为鸡头,不为凤尾,到了三四线城市,会有更大的比较优势。

  朱雪芹:一是孩子的教育问题。户口限制,孩子大了,读书是个麻烦。二是现在很多是独生子女。父母年纪大了,在老家没人照顾。

  王名:一是就业竞争,今年将有720多万高校毕业生,还有相当一部分非应届生,实际数量接近1000万,主要集中在北上广,就业压力大。第二是生活环境差,包括工作条件、生活条件,很多人每天有大量时间花在路上,真正属于自己的独立时间非常少,不少年轻人觉得在北京的生活质量并不高。第三是实际收入问题,北京的收入相对其他城市高,但生活成本也高,尤其是房价,对年轻人压力太大。

  坚守北上广的部分人是“虚荣心”作祟?

  逃离大城市回去没面子 VS 留在北上广没啥优越感

  曹可凡:我觉得有。我有次在纽约,地铁站有两个摆摊的中年妇女,上海人。我跟他们聊了半小时,他们说在那儿生活挺苦。我说为什么不回去呢?她们说,大家都知道你在美国,回去大家说你混不下去回来,没面子。

  推论到上海,可能村里人觉得老王家孩子在上海,混不下去回来了。爹妈没面子,他也没面子。

  朱雪芹:我不觉得。在北上广也没什么优越感。当年父母就强烈反对我嫁在上海。但是不管在哪里工作、生活,快乐就好。

  王名:这个观点可能更多来自父母和亲朋好友,但现在应该好多了。以前能到北京读书,家里觉得很荣耀,希望毕业后最好能留京,现在我的学生们留在北京的愿望已经相当弱了。我认为年轻人可以考虑离父母生活近一点。

     坚守北上广有何价值?

  机会将更多 平台会更大 VS 更公平公正 办事较方便

  曹可凡:北上广经济发达,就业机会更多,这对年轻人最有价值。其次是更公平。最后是文化相对也是最发达的。

  我想对年轻人说的是,只要有梦想人生就会有意义;只要坚持世界才会看到你。

  朱雪芹:机会多,岗位多,更包容,更公平公正,办事也方便。在农村办点事,要跑很多政府部门,很麻烦。北上广政府部门的服务意识也好一些。

  总书记说,年轻人要敢于有梦,勤于追梦。我希望你们做好选择,勇于追梦。

  王名:虽然有人离开,但每年仍有大量的年轻人留下。原因是作为一个特大城市,北京也好上海也好广州也好,它能提供更多的机会。

  对于年轻人来说,首先,职业选择很重要,选择一种职业或者一种挣钱方式,也在选择一个城市、选择一种生活方式。我希望年轻人在选择职业的同时要考虑到社会问题、文化问题、家庭问题等因素,我不太主张毕业后离家很远或者离父母很远。

  年轻人扎堆北上广带来了哪些问题?

  易滋生诸多社会问题 VS 大城市压力已达到上限

  曹可凡:大城市无限扩张、人口过多,确实能带来大城市病。

  北上广如果人口超过3000万,会滋生出很多的社会问题。像墨西哥城、里约热内卢、圣保罗,这些巨型城市,治安交通都很糟糕,变成一个不宜居的城市。城市的活力就会受到制约。

  王名:我以前也做过这方面的调查,北京、上海、广州这些超大城市极度膨胀的不光是经济还有人口的问题,带来的整个城市公共设施的压力,交通的压力,环境的压力其实已经达到它的上限了。

  以北京为例,我之前做过一个周边地区的调查,在调查中,我了解到,北京周边地区很多是因为城市化,整村整村地迁移过去的,治安方面,这些地方基本上是没法管控的,积累的问题非常多。

  对留守年轻人,北上广应该鼓励吗?

  鼓励年轻人有个体选择 VS 应改善环境留住年轻人

  曹可凡:我觉得应该给年轻人梦想,鼓励他们追梦,允许他们失败。如果你连这个机会都剥夺了,是不公平的。总体上应尊重他们个体选择,用市场自动调节即可。中国本来已有户籍制度等起到了约束或限制作用。

  朱雪芹:我觉得应该鼓励。分工不同,我觉得从事每一份工作的人就像这个城市机器上的一个零件,都在为城市运转做贡献。只要有一点贡献,就应该鼓励他们留下来。

  王名:我认为政府应该改善城市环境,让年轻人留下来。比如从一个中心变成多个中心,像“京津冀一体化”,未来北京经济中心能不能偏移到天津,政治中心能不能往河北偏移,北京能不能再分解成两个中心,这样城市的承载力就更强。(记者 林其玲 杨万国 实习生 徐新媛)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