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代表委员热议高考改革“怎么改”

2014年03月12日来源:新华网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新华网北京3月11日新媒体专电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深化教育综合改革,积极稳妥改革考试招生制度。

    当前,各地正在积极探索减少高考科目、不分文理科、外语等科目一年多考等多项改革新举措。

    怎样的高考,才能不负“十年寒窗”?高考怎么考,才能保证在公平公正基础上实现多元评价?在全国两会上,代表委员纷纷建言献策。

    引入“第三方”组织社会化考试

    从2016年开始,北京高考英语科目分值下降,将实行一年两次的社会化考试,学生可多次参加,按最好成绩记入高考总分,成绩3年内有效。

    “高考语文和英语‘一增一减’,说明要更加注重国文教育,对英语降温,打破一考定终身的格局。”全国政协委员、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说,“英语作为一门语言工具,不能要求每个中国人都像学母语一样学习它。我们更应该注重国学教育和传承,让孩子有更多时间和精力传承自己的语言文化,树立民族自信。”

    英语社会化考试由谁来组织,才能确保公平和权威?全国人大代表、广东中山纪念中学校长贺优琳说,由于一直由教育主管部门组织高考,我国没有发展起如美国SAT学习能力测试这样的社会化考试机构,因此一旦全国推开英语社会化考试,承接如此庞大的考试组织工作有可能“应接不暇”。

    “可选择一些已经有一定基础的社会机构,既相对独立又有公众信任的资质和品牌,这还有赖于全社会诚信体系的建立。”贺优琳建议说。

    打破高考单一评价标准

    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副校长蔡达峰认为,未来高考制度改革的方向,必须是更加开放、自主。比如学生可以同时报考多个学校,高校不再分批次录取,从根本上解决一考定终身的弊端,从而实现选拔更加公平公正。

    “评价制度不变,所有的高考改革探索都是无形中给家长和孩子增加压力,所有创新的意识和举措可能都会成为一种额外的负担。”江苏省南师附中教研室主任卢新建说,必须逐步推行普通高校基于统一高考和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的综合评价多元录取机制。

    据悉,上海正在酝酿新的高考招生制度改革,拟将高中10门学科课程的学业水平考试成绩,用于大学自主招生选拔,甚至有望成为高校自主招生资格初试笔试成绩。复旦大学也宣布,自2015年起,该校在上海的自主选拔录取改革试验中,将率先引入“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根据不同的成绩等级,给予自招考生不同程度的高考加分优惠。

    上海市闸北第八中学校长刘京海建议,未来高考招生考试评价可以有三部分组成,一是中学阶段基本知识能力的通用考试,可以参考美国SAT的方式,一年多考,择优算入高考成绩;第二部分,学生在中学阶段的综合表现评价,包括他人推荐、自我推荐、社会表现、特长证明等;第三部分,高校自主出题,学生根据报考学校选择加试科目。如此一来,没有统一的分数线,也打破了单一评价指标。

    重点高校招生不能“地方化”

    记者采访了解到,由于高校资源分布不均衡,一些重点高校录取普遍向所在地倾斜,导致重点院校在不同省区之间录取的差异很大。

    “我国现行的高考录取制度,采取的还是‘分省定额、划线录取’的办法,各地录取定额并非按考生数量平均分配。”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教育厅厅长罗伟其说,“比如广东一本录取率只有百分之六点几,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有些省份该比例高达15%到20%。”

    特别在推进异地高考的背景下,如果招生计划不按照考生人数做调整,广东将会成为考生上重点大学最难的省份之一,异地高考的反弹也会更大。罗伟其建议,中央有关部委应“按照考生作为基数来分配招生计划”。

    “由于京、津、沪拥有的高校比其他省份多,加上大学录取名额普遍向所在地倾斜,重点大学在这些地方录取率远远超过其他省区。”全国政协委员俞敏洪说。

    因此,“985和211高校,在招生中不能地方化,应该面向全国。”黄德宽说,“这些高校的发展得到了属地政府部门的支持,适当增加当地考生的招生比例可以理解,但这一比例要严格控制。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使更多农家子弟有升学机会。我十分赞成,重点高校招生比例应向中西部地区、贫困地区和生源大省倾斜,这有利于实现教育公平,促进欠发达地区发展。”

    “落榜生”也应有美好前途

    “根据国家的规划,我国大学入学率有望在2020年达到40%。也就是同龄人之间,理论上讲,十个学生有四个是可以读大学的。那其他60%的人干什么呢?如果能让其他60%的人愉快地从事其他职业,那么高考改革的压力就不会这么大。”全国政协委员葛剑雄说。

    高考改革应该是全社会的事,而不应仅仅是盯住高校,局限于招生、考试、录取这些环节。葛剑雄认为,高考改革还需要对学生进行分流。“对于高考落榜学生,应为他们成才和成长创造空间,提高普通劳动者的福利待遇和社会地位,让他们也有美好的前途。”

    “种田不如老子,养猪不如嫂子,不挣钱还要花票子。”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洪宇代表说,当前的高中以升学为目标,“跳出农门”成为唯一终点,没有考上大学的高中生只能背起行囊打工。但是,由于没有一技之长,“落榜生”工资收入大大低于技校生。

    周洪宇认为,应该打通普通高中与职业高中的隔阂,增加中职与高职的连贯性,进一步落实高校、成人高校之间的学分互换制度,给予落榜学生更多的自学成才机会。

    全国政协委员陈经纬建议,解决落榜生出路问题,要深化改革职业教育,支持民营资本投入办学校,包括设立校企合作机制,以企业、机构与学校联合自主招生方式,做“菜单式”培养计划,将职业教育融入经济社会人才需求之中,形成职业教育与就业协同发展。(记者王圣志、俞菀、许晓青、叶前、徐海波、李鹏翔)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