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基层公务员:小地方有无禁令都一样 送礼领导照收

2014年03月12日来源:凤凰网编辑:唐彩红我有话说

原标题:公务员下海:只是一个传说

“在地方上,年轻的公务员根本不需要辞职下海。每天在办公室里大多数时间都没事做,有点头脑的可以去想点赚钱的路子啊。”

中国周刊特约撰稿刘恩臻

刘文文推开咖啡馆的门,一道阳光和琐碎的嘈杂声跟着他瞬即闪了进来。1米75左右的个头,平头,身着一件蓝黑色中长羊绒大衣,挺直的身体微微有些发福。当他抬头四望,眼神中带出一丝不经意的谨慎和倨傲。

咖啡馆在小城的中心商业街上,是小资们最喜欢来的地方。这是个位于鲁中的县级市,去年入围了全国县域经济与县域基本竞争力百强县(市)。

和刘文文的这次见面选在了除夕早上。他很忙,春节几天的时间早已排满:到亲戚家串门、给领导拜年、和同学聚会……三十这天,虽然按规定需要上班,但是刘文文却觉得无所谓,“不过是走走形式,上办公室晃一下就可以了”。

在小地方,有无禁令都一样

刘文文是这座城市社保局的一名公务员,今年28岁。他在这座城市出生、长大,如果不出意外,此后一生,他也将在这座城市生活下去,循着他的公务员之梦。

家庭条件一般的刘文文,学习一直顺风顺水。2003年,他以全校第二的成绩考入武汉大学,毕业之后被一家外企高薪聘用。

这是一个极具诱惑力的工作,但是权衡之后刘文文放弃了,“我的梦想不在外企”。考公务员是他内心一直的向往,而这个梦想的深处,是政治兼从商。

在刘文文最初的记忆里,官与商是联结在一起的。他的堂叔就是一个最好的模板。做生意做出大名堂的堂叔,每年为国家贡献的税收达百万之多,同时也是当地的人大代表,与政府官员的往来十分频繁,在当地赫赫有名。

对刘文文来说,这是一条最完美的人生路线。“谁不知道有很多官员利用职位之便经营公司企业,从而实现利益最大化?”

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刘文文参加了公务员考试,一路顺利过关,分配到了社保局。那一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人数首次突破百万。

上班第一天起,刘文文就开始为自己的梦想进行铺垫:时刻注意维护与领导的关系,送礼是基本礼数,不敢懈怠;工作上小心谨慎,积极表现;节假日只要有机会见到堂叔,就跟他探讨为官之道。

“和外界传的一样,公务员确实是很轻松的一个职业,每天大把时间是空闲的。我除了上网看新闻,学一些额外的专业知识,更多时间就用在钻研如何进一步提升自己的人际关系上。”对于自己的工作,刘文文很坦白。

县级市的薪资水准并不高,只有3000左右,跟当初外企的高薪相比,相差甚远,但刘文文并不在意。“未来实现官商一体才是最重要的,现在只要够生活就可以,不需要多么高的薪资。房子和车子解决的途径很多,我只要清楚自己想做什么并且做下去就够了。”一如毕业时作出选择一般,刘文文仍然自信而清醒。

对公务员来说,刚刚过去的一年,喧嚣中透着沉重。随着中央“八项规定”、“六项禁令”的颁布,以及政府职能转型的预期,关于公务员日子难过、将再起下海潮的舆论和预言一时间俯地可拾。更有文章称,当下针对公务员的种种举措,“有望成为历史的重要转折点”。

对此,刘文文并不认同。

“去年,吃喝风表面上是控制了,暗地里送礼风却屡禁不止。今年春节我们单位没有任何福利待遇,可我还是给领导送礼去了,一样照收不误,求领导办事送礼的不止我一个,有禁令与没有禁令都一样。”刘文文笑了笑,把身子舒服地靠在了沙发背上。

在刘文文看来,中央的禁令对一部分官员有用,“但是对很多小地方而言,没什么影响,该怎样还怎样。即使上级下来查,也会提前通知,到时候收敛下、再打点下就行了,一点儿都不耽误事儿。”官场里的各种作派和应对之术,几年下来,他已经看得清楚,并游刃有余。

“对于媒体的报道,现在都是一个腔调,主流方向必须顺应民众的意愿,因为政府需要民众统一口径,人心一致了,才好向前。我觉得如今某些禁令确实关掉了几个通口,但是相应地也打开了一些关卡。车到山前必有路,就没有走不通的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核心利益的主儿是不会受多大影响的,不是很大的官,见好就收。”

年初,有媒体就“中央禁令对公务员的影响”,对100位公务员进行了调查,据称,部分公务员因“禁令”考虑离职。

对于这一调查结果,刘文文不以为然。“在地方上,年轻的公务员根本不需要辞职下海,都知道公务员的工作是很轻松的,每天在办公室里大多数时间都没事做,完全可以自己想点挣钱的事情。比如我今年就自己开了一个培训班,现在已经报名了不少学生,春节后就开课了。所以我每天下班后就是另一个身份:老师。”刘文文满脸笑容,把杯子里的最后一点咖啡喝掉,透出一身的轻松。

“有公务员的铁饭碗,自己再找点挣钱的路子,何乐不为?仕途不误,经商也不误,还是我最初的想法。”

薪资少?自己想办法

与刘文文相比,王宇的想法平凡了很多。王宇今年30岁,是鲁西南某县级市信访局办公室主任,一名正科级干部。

我们的见面约在了春节后。王宇身材匀称,高而瘦,两只眼睛不时在眼眶里打转,看人的表情似有凝滞,话不多,憨态可掬。

“当初选择做公务员,说实话,图的就是工作和生活稳定、踏实,加上待遇好,十分符合我知足常乐的人生哲学。我的想法就这么简单。”

王宇被公认为是一个极聪明的人。上中学时,大部分时间都在玩,成绩却非常优秀,高考时被中国海洋大学录取。

大学毕业后,他被推荐到海南生物研究所搞科研。但他拒绝了,原因是离家太远。

王宇每天的工作,除了查阅批示市民发来的上访信件,接待部分上访市民外,基本够清闲,但薪酬可不少。王宇坦承,每逢节假日,都少不了下属们的大礼和领导的小礼,一年下来,除工资和福利外的收入颇丰,加起来几十万不在话下。对于生活成本不算太高、房价只有4千左右的城市而言,这样的收入已算富裕。

王宇已结婚生子,房、车皆备。30岁的年纪,这样的生活足够滋润,无后顾之忧。所以王宇没事的时候就看看书,读读佛经,跟几个朋友谈天说地。“工作上不用担心下岗,最多维护一下领导关系,这样的日子我很知足了。”

对于当下的中国社会,王宇有自己的理解。“我工作的性质就是和老百姓直接打交道,虽然我也看到了目前国家的政策方针对太多老百姓不公平,每天都有数不清的冤屈发生,但很多问题不是上访就能解决的。”

在王宇看来,“这次习主席的'猛药重典'也是同样的道理,直白又简单的说法就是,现在的方针政策都难以彻底从根本解决问题。正如上访解决不了所有的社会公平问题,反腐也解决不了全部的官员腐败问题。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因为完全解决不了,才更要去解决,不然社会只能更不公平,官员也只会更腐败。”

对于公务员这个群体,王宇认为,公务员的真实生活既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滋润,也不是现在部分媒体所认为的那般不堪。

“公务员是我国最正规的在编军,只要不辞职,基本没有被炒的可能,因此,工作压力是要小点。但所谓的灰色收入并不是像我这种心态的公务员的主要收入来源,公务员靠的是恒久稳定,不是短暂暴发。事实上,不管有没有所谓的灰色收入,公务员都是目前国内最好的上班族。”

谈到公务员下海潮即将兴起的预言,王文轻笑一声,“如果因为灰色收入减少就选择辞职经商,那么这种人就是未来的贪官,他的辞职对于百姓而言反而是好事。”他边说边点起一支烟,看着窗外,略有所思。

“有点头脑的可以去想点赚钱的路子啊,每天在办公室也没多少事情做,觉得薪资少就自己想办法,没人管你,不过需要适可而止。”

结束这次采访后第四天,《河南六成公务员想过辞职,无一人实践》的报道开始在各大媒体上刊出。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