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谎称有关系能揽下大项目 假师长设局骗了139万元

2014年03月14日来源:山西晚报网 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两张照片均为犯罪嫌疑人陈德为实施诈骗准备的“军装照”

  年过六旬的太原人陈德,凭一个伪造的军官证、几张身穿大校军装拍摄的照片,就冒充某军分区独立师师长,还谎称是朔州市平鲁区某煤业公司大老板的铁哥们,从多名承揽煤矿工程的生意人那里,骗了139万余元。直到其中一名受害人古强报了案,这出闹剧才落幕。

  2月27日,犯罪嫌疑人陈德在朔州市落网。他是怎么骗了这些精明的生意人呢?3月11日,记者来到平鲁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

  晚宴上的大人物

  古强,今年44岁,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人。多年来一直从事煤矿采掘工程,资产颇丰。

  2012年11月,古强生意上的朋友刘太几次打电话说,他和山东的一位朋友拿下了平鲁区某煤业公司的采掘工程,由于他们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便邀请古强投资合作。11月21日,古强到了平鲁区,刘太把山东朋友刘艺介绍给他。两人告诉古强,某煤业公司采掘工程已经谈得差不多了,现在只需要给3个老板每人送10万元就成。

  当天的晚宴上,刚刚认识的刘艺又给古强介绍了一位客人——某军分区独立师师长陈德。刘艺说“陈师长”是他的干爹,和煤业公司的大老板是铁哥们。“陈师长”一身戎装,举手投足间透着豪气,他掏出军官证递过去,古强赶紧接过,打开,职务一栏里,赫然写着:师级。

  刘艺把“陈师长”的座驾指给古强看,只见楼下停着一辆挂着军牌的越野车,“这事要是弄不成,送出去的钱都能要回来。”刘艺说。听到这里,古强吃了定心丸,第二天上午就把31万给了刘艺。刘艺给他打了欠条,注明是“用于煤矿项目前期运作。”

  等待好消息的古强并不知道,为了这个项目,重庆的胡三比他更积极。

  各种要钱的说法

  34岁的胡三是重庆市人,在和顺县神神煤业干掘进工程。2012年9月的一天,他的朋友肖勇给他打电话说,他和朋友刘艺要承包朔州市平鲁区某煤业公司,想请他入股。胡三考虑到不认识刘艺,有点儿不放心,可肖勇打保票说,刘艺的干爹是某军分区独立师师长,一切问题他来承担。一周后,3人在和顺县碰了面,第二天跟随刘艺到平鲁区考察。

  此后不久,肖勇打电话给胡三,说疏通关系需要钱。胡三没有迟疑,先后两次打钱给刘艺,共40万元。几天后,肖勇又给他打电话,说给他们办事的“陈师长”要买房,要用50万,让他“凑凑”。他担心钱打了水漂,肖勇说,项目已经成了,“你就等着数钱吧”。他再一次相信了好朋友,于是又给刘艺打去50万。

  俩焦急的生意人

  转眼到了2013年。年刚过完,重庆老板胡三跟随刘艺、肖勇到了平鲁区。这次是奉“师长”命令:拿上10万元走关系。

  胡三把10万现金包好,给了刘艺,他和肖勇在宾馆坐等好消息。没料到,等来的却是坏消息,刘艺说:“对方不肯收钱,估计项目给别人了。我把钱扔他办公桌上了,希望能出现转机。”

  胡三没生气,说,成了咱干,不成把花出去的钱要回来就行。因为和顺的事情太多,他就赶紧走了。几天后,刘艺告诉他,送出去的10万元退给“陈师长”了。“陈师长”托关系花了两万,剩余8万打到他的卡里了。

  后来,胡三多次让刘艺退还其他钱款,刘艺总是说,看看通过关系能不能要回来。

  同样着急的还有内蒙古的古强。因为,在2013年3月,古强就知道那个项目彻底没戏了。他问刘艺要钱,刘艺总是说“陈师长”没退呢。古强直接打电话问“陈师长”,“陈师长”说再给他找个工程。古强只要求退钱,陈却说,煤业的大老板没退给他钱。

  古强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他随后查到陈德的底细——不仅不是什么师长,就连一天兵也没有当过!

  2013年11月19日,古强向平鲁区警方报了警。

  天上掉下的“干爹”

  平鲁区警方经核实,某军分区没有“陈德师长”!

  这会不会是一个诈骗团伙?受害人的钱都是交给刘艺的,找到他,就找到了案件的突破口。

  2013年12月11日,警方在太原找到了刘艺。这时,胡三正和他讨论,是不是该向太原市公安局报警抓陈德,但刘艺总觉得“干爹”不像个骗子。

  据刘艺回忆,2012年春,他打听到平鲁某煤业公司矿井准备对外发包后,决定找关系承包下来。经朋友介绍,他认识了陈德。当年10月初,陈德主动打电话问他,要是真心想做平鲁的项目,他就和大老板谈,“我们是铁哥们,肯定没问题。”并吩咐他:“我告诉大老板你是我的干儿子,你就叫我‘干爹’吧。”

  陈师长才比刘艺大十几岁,但为了挣钱,他觉得叫声“干爹”也不吃亏。所以,他们一见面,一对干父子就亲热得不得了。

  总是张口的无底洞

  刘艺手头资金紧张,就通过朋友先后把内蒙古的古强、重庆的胡三拉了进来。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刘艺把古强的31万、胡三的30万都给了“干爹”。在他期盼项目到手时,2012年11月28日,“干爹”告诉他,头天晚上去大老板家吃饭,看见了大老板的父亲,“你们准备20万,孝敬一下老人家,留个好印象。”刘艺说资金紧张,“干爹”让他快想办法。30日,刘艺把钱送给了“干爹”。两天后,“干爹”说他已经把钱送给了大老板的父亲。

  刘艺的孝顺,让“干爹”胃口大开,常常以“干娘”钱看得紧为由,隔三差五问他一万一万的要“零花钱”。

  12月中旬,刘艺听说别人承包了项目,问“干爹”是怎回事。“干爹”大发雷霆,说要让“省政府、省纪委查他们,让煤管局把他们的矿封了。”后来,“干爹”又说找平鲁区的领导,但要送10万元的“好处费”。刘艺骑虎难下。12月15日,又给“干爹”卡里打了11万元。其中,1万元是孝敬“干爹”的“零花钱”。

  隔了几天,“干爹”又发话了,“我买房差50万,你给我借点儿,日后还你”。刘艺没钱,又从重庆老板胡三那儿弄到50万。12月26日,刘艺到太原见了“干爹”,给了8万元现金。掂着“干儿子”的8万元现金,他面露怒色,刘艺急忙跑到银行又给打了42万元。

  前前后后,“干爹”拿走了胡三的92万元、古强的31万元,刘艺自己孝敬给“干爹”的16万余元“零花钱”。直到案发,刘艺依然做着“干爹”能腾挪乾坤的美梦。

  早有预谋的骗局

  今年1月12日,平鲁警方正式立案侦查。2月27日,64岁的陈德在朔州市区被抓。

  陈德曾在某单位工作过,2002年离开单位做起了生意。据他交代,做生意时他欠下大同市某石料厂100多万元的石料款。

  2012年5月,当得知平鲁区某煤业公司采掘项目对外承包时,陈德就开始为自己的骗局准备道具:他让假证贩子做了大校军衔的军官证,买来了大校的行头,并拍了多张照片,在社会上宣称自己是该煤业公司大老板的“铁哥们”。

  为了给刘艺造成和某煤业公司很熟络的假象,陈德提前做了一些“功课”。他打听到,煤业公司大老板常在朔州市区自己公司会馆出入后,便来了个守株待兔。几天之后,终于等到了大老板,说他想承包采掘工程。大老板说项目发包由二老板和三老板负责,让他带上施工资质去公司联系。他到煤业公司时,穿上大校军装,给自己的车挂了一副假军牌,自称是独立师师长,并把军官证让二老板和三老板看。两名老板让他把施工资质拿来再谈。他就打电话把有施工资质的刘艺骗来。这时,两位老板都称呼他“陈师长”,这给刘艺造成了错觉:“干爹”和他们关系非常,更不质疑其身份了。

  就这样,陈德把几个精明的生意人拉进了自己编织的骗局。他把骗来的钱大部分归还了大同某石料厂的欠款。

  今年2月28日,因陈德患有心脏病、高血压、装有心脏起搏器,监所不宜收押,被其家属取保候审。他答应把太原市的一套住宅和一辆三菱越野车卖掉,归还骗取受害人的钱款。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