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网友吐槽打车软件:泄露乘客个人信息 美女乘客遭骚扰

2014年03月18日来源:重庆晨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小宁说,打车软件泄露了她的手机号码,她遭到的哥多次辱骂。

  嘀嘀打车后久等不来悔了单美女被的哥多次电话辱骂

    网友吐槽,打车软件泄露乘客个人信息,一些美女还接到过的哥的骚扰电话

  3月13日,小宁正在虎溪大学城享受春日阳光,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有人在电话里骂她,心情一下就变坏了。后来,小宁才搞清楚,这个陌生的电话是出租车司机徐某打来的。之前,她曾用“嘀嘀打车”预约过徐某的车。“用打车软件约车方便又省钱,却没有想到竟招来了骚扰电话。”小宁气愤地说。

  一等再等不来

  她换了另一辆的士

  昨日,记者在沙坪坝见到了大学生小宁。“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司机的电话骚扰就像一场噩梦。”小宁说,3月初,有朋友在微信圈里推荐“嘀嘀打车”软件,朋友说这个打车软件方便还省钱。看过朋友晒出的免单信息,小宁心动了,自己也开始尝试打车软件。但让她没想到的是,第一次使用就遇到了烦心事。

  3月9日三四点钟,小宁在沙区汉渝路打车去江北机场,她用“嘀嘀打车”预约出租车,的士司机徐某(车牌号渝A2T793)抢单成功。等了20多分钟,徐某还没有到,小宁打电话催他,徐某让小宁等着,说还有两分钟就到了。三四个空车过去了,小宁都没有上。几分钟过去了,徐某还没有来,着急的小宁又打电话催问,徐某告诉她还要再等几分钟。

  “这样等下去,肯定赶不上飞机了。”朋友劝小宁换乘其它出租车。于是,小宁打电话告诉徐某想换乘其它的出租车。徐某说,他马上就到,要小宁一定要等他。

  最后,小宁选择了另一辆的士。小宁上车后,一连接到了徐某打来的5个电话。“他一直在电话里骂我,说我赶不上飞机、要被撞死之类的话。”小宁气愤地说。

  过去几天了

  司机还恶语相向

  小宁赶到机场时,飞机已经起飞了。“就差了6分钟。”小宁惋惜地说。

  徐某在电话里脏话连篇,让小宁非常受不了。随后,小宁向96096投诉他的不文明行为。同时,为了防止徐某再次骚扰,小宁把他的电话拉入了黑名单。

  本以为事情就这样平息了,谁知3月13日,小宁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小宁说,一个人在电话里用淫秽的话语骂她。这个人会是谁呢?小宁一查,才发现这个号码是徐某的。“之前,他骂我用的是另外一个号码,这次又换了一个号码。”

  “事情过去好几天了,他还恶语相向,我担心他会报复我。”小宁说,现在一看到陌生电话就紧张。

  悔单不爽

  我才打电话骂她

  昨日,记者联系上徐某,他承认骂过小宁,并向记者解释了原因。“那天,我一路堵车过来,开都开拢了,她却说不坐我的车了。”徐某说,这让他十分冒火,便打电话和小宁吵了起来,情绪激动骂了她。

  小宁向公司投诉后,徐某心里不爽,3月13日又打电话给小宁。

  小宁告诉记者,现在她还是会使用打车软件,“有些地方没有出租车,不好打车,用打车软件就方便多了。”“和司机协调好了,悔单也没有什么。”小宁说,她最近也有悔单的情况,司机并没有骚扰她。

  网友吐槽>

  “用过打车软件,司机缠着要和我约会”

  “居然被我遇到了,这个司机真是无敌变态,换电话骚扰我。”小宁将遭遇上传到微信朋友圈,立马引来众多朋友吐槽。

  23岁的王小姐是解放碑一家影楼的前台员,打车软件刚开始推出来时,她便开始尝试了。今年春节,王小姐用“快的打车”打车从江北到沙坪坝。王小姐要走石门大桥,司机说走石门大桥很堵车,要走嘉华大桥。王小姐不肯,执意要走石门大桥,司机只好听王小姐的话。路上,司机赌气踩了好几次急刹车,坐在后座的王小姐,头几次撞到了前座上。王小姐觉得是司机故意整她,跟司机吵了起来。争吵中,王小姐说要投诉司机,司机也不服软,还说让她去投诉。最后,王小姐投诉了司机。司机就隔三岔五地给王小姐打电话,王小姐把司机的电话拉入黑名单,司机又换另外的电话号码打,骚扰威胁持续了两个月之久。

  小宁一位朋友的姐姐璐璐(化名)用软件打车时,司机跟她相谈甚欢。下车后,璐璐接到司机打来的电话,说是要把儿子介绍给璐璐,想撮合他们。这可把璐璐吓坏了,几番电话下来,璐璐拒绝了。

  小宁的朋友美美(化名),用打车软件打车时,司机非缠着她要和她约会。司机通过打车软件知道了美美的电话,经常给美美打电话、发短信表达爱慕之情,想约美美出来耍。自己的信息被泄露,让美美很不舒服。

  的哥的姐说>

  打车软件约车,我们会挑选顾客

  疯狂的补贴,曾让打车软件火爆异常,也鼓了的士司机的口袋。不过,随着“烧钱大战”的结束,打车市场又恢复了以前的平静。不少的哥的姐说,如今已经很难听到“女声”发出的业务。

  短单经常无人问津

  前天晚上11点多,和朋友聚会结束后,24岁的小陈准备打车回家。小陈的家在两路口,夜间打车要12-14元。想到可以拿到补贴,小陈决定试试打车软件。将所在地和目的地输入手机后,她开始等待司机抢单。消息发出去近5分钟,小陈始终未收到确认信息。看着身边一辆辆等待业务的出租车,小陈放弃了等待。

  “要是说去机场,最多10秒钟就能得到回复。”小陈告诉记者,如果路程比较近,司机一般都不愿意去。

  “招手打车决不拒载,如果用打车软件,我确实会挑选顾客。”的哥赵师傅说,使用打车软件时,他会挑选路远、不堵、顺路的乘客。

  用打车软件的少了

  打车软件最火的时候,打车软件里会源源不断地收到“女声”约车的业务。为了能抢到更多的业务和补贴,不少司机都特地置办了大屏幕智能手机。接班时打开软件,插上电源,一天下来,手机始终都是烫的。

  的哥杨洁说,3月以前的两个月,是他收入最高的两个月,“最大的任务就是将每天的补贴拿完”。“现在收入起码降了30-40元。”杨洁说,进入3月后,随着两款打车软件补贴的持续降低,他又回复到了以前的“扫街模式”,为刷单特意购置的大屏手机也安静了很多。“3月前,我一天能跑30多个业务,全部来自打车软件。现在,只有20单业务来自打车软件了。”杨洁说。

  抢单也要眼明手快

  年过40的老周,开出租车已近十年了。跟风安装打车软件还没到一个月,他就将这款软件卸载了。“这东西是年轻人的专利,我就踏踏实实扫街。”在老周看来,打车软件操作很简单,但拿不拿得到单却掌握在自己手里。

  “年纪大的驾驶员,听完还要考虑一下,等决定抢单时,早被抢跑了。”最初,和其他司机一样,老周整天开着打车软件,后来用得越来越少。如今,老周不仅拆除了车载手机架,打车软件也从手机里删除。他说,用手招呼出租车还是要方便些。

  与大龄司机一样苦恼的还有大龄乘客。“看见空着的出租车,它就是不停。”53岁的郑女士说,她前段时间要去解放碑附近的一家医院照顾病人,深夜打车时,常常看见了空车,却拦不下来。“后来,我才知道,这些空车早被前面的人抢走了。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哪晓得用这些东西嘛?”

  堵上漏洞,软件能缓解打车难

  专家解读>

  堵上漏洞,软件能缓解打车难

  不少人认为,打车软件助长了投机取巧。对此,重庆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孙元明认为,打车软件无关投机取巧,发展完善后将更加出彩。

  “科学技术是一把双刃剑。”孙元明说,打车软件并不是纯公益的,追求商业利益无可厚非。打车软件出现的各种问题,实际上都是软件的“BUG”(缺陷、漏洞),只有不断完善才能壮大。孙元明说,修补这个BUG,绝不是一棒子打倒就可以解决的。打车软件的确对“招手即停”市场造成了冲击,也对一些不使用该软件的人造成了不方便。但打车软件的初衷并非如此,它的出现确实缓解了打车难的问题。

  “事实上,很多事物在出现之初,都会受到诟病。”孙元明举出了12306网站的例子,12306方便了人们订火车票,但对不会使用电脑的人来说有些“不公平”。

  对于出租车司机挑单的情况,孙元明说:“挑客、拒载是这个行业原来就存在的问题。”孙元明表示,打车软件出现问题时,政府需要及时进行干预,以便它更好地服务消费者。

  本组文/重庆晨报记者 姜雅娟 王梓涵 廖怡飞

  图/重庆晨报记者 胡杰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