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南京福利院院长:婴儿安全岛若超负荷也会暂停

2014年03月18日来源: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广州“婴儿安全岛”因接收弃婴数量超负荷而暂时关闭

广州“婴儿安全岛”因接收弃婴数量超负荷而暂时关闭

广州“婴儿安全岛”于16日暂停试点,引发社会关注,这也让同样处于弃婴骤增境遇的南京“婴儿安全岛”感受到重负。南京社会福利院院长朱洪告诉北青报记者,南京“婴儿安全岛”原本因弃婴骤增而“吃不消”,现在又担心弃婴转而送到南京。如果接收弃婴的数量超过负荷,未来也会考虑暂停试点。

3个月接收弃婴数量相当于往年一年的量

“婴儿安全岛刚启动时,接收的弃婴就增多了。春节期间稍微少一些,现在天气回暖,把孩子送到这儿的人又多了。”南京市福利院院长朱洪说,从去年12月10日南京“婴儿安全岛”启动至今,不到90天的时间里,安全岛接收了136名弃婴,相当于往年一年接收孩子的数量。

朱洪所称的压力,从“婴儿安全岛”启动以来就存在:启动10天,接收到25名婴儿,其中安全岛里面有9个,安全岛周边有10个,通过民警送来的有6个。这个数字较之以往要增加许多,朱洪院长此前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对媒体的报道表达了一种矛盾的心情:媒体介绍了安全岛为婴儿提供生命保障,但是许多家属也借此知道了“婴儿安全岛”,并从很多的地方专门把孩子送过来。

“广州的暂停了,我特别理解,”朱洪说,接收的孩子大都是病残孩子,许多在1岁以下,照顾孩子需要投入特别大的精力。要想照顾好这些孩子,福利院的现有条件远远不够,现在福利院已开始将部分弃婴转到高淳分院了。同时福利院也招聘了工作人员,但是培训也需要过程,短时间内肯定还是压力很大。

最让朱洪担心的是,如果弃婴的数量依照目前的趋势发展下去,南京“婴儿安全岛”也有可能因超负荷而暂停试点。

曾经劝退了四五十名家长

“我们还劝退了四五十个家长,”朱洪告诉北青报记者,“婴儿安全岛”白天关闭,只有晚上开放,有些试图送孩子过来的家长被发现后,我们都会劝他们抱回去,“大部分家长都能被说通,愿意抱孩子回去,但是有时候我们也很担心,怕他们把孩子扔到其他的地方去。”

朱洪说,很多弃婴家长都是外地过来的,其中很多是因为孩子的病治不好或者没钱治疗,还有家长对“婴儿安全岛”有一个误解,认为把孩子放到这里是一个很好的归宿。“人心都是肉长的,把孩子扔了家长也不忍心,”朱洪说,福利院曾有两名弃婴被丢弃后又被家长领走。其中一个是2月20日被扔到安全岛里面的,但是大约在一周前,家长又来到这里把孩子领走了,因为他们在家天天以泪洗面。

“还是要加大儿童福利保障,”朱洪说,此外还要推动婚检、产检等检查,降低新生儿的出生缺陷率。

“婴儿安全岛”应该“抱团取暖”

广州“婴儿安全岛”的暂停试点,引发了社会各方争议。广州民政部门表示“工作还在进行”,目前只是“暂停、总结经验”,但是这让朱洪感受到压力,他担心原本打算送到广州的弃婴,会被送到南京等地。

其实争议从试点启动以来就不曾间断。有种声音认为,这变相鼓励了不负责任的父母做不负责任的事情,诱使一些困难家庭放弃孩子。但朱洪不认可这种说法,他认为安全岛是为避免弃婴再次受到伤害,而且弃婴数量总体上是下降的,只是现在有向大城市安全岛集中的趋势。

朱洪还担心,如果不采取一些办法来改变弃婴集中流向大城市的趋势,很难保证不出现第二个“暂停”。“应该抱团取暖,”朱洪说,如果有更多的城市都启动“婴儿安全岛”,或许能分担一下试点城市的压力。文/本报记者 高淑英

反思

“安全岛”是人道救助还是默许弃婴?

从两年多前开始试点至今,关于“婴儿安全岛”是“默许弃婴”还是“人道救助”的争论从未止息。而16日广州试点的暂停,应当促使政策制定者对弃婴保护工作进行阶段性反思。

在不到50天的试点期间,广州“婴儿安全岛”共接收弃婴262名。这一惊人的数字让人们产生怀疑:“婴儿安全岛”是不是在客观上起到默许、甚至鼓励弃婴行为的作用?

事实上,早在2011年6月河北省石家庄市福利院在全国率先展开“安全岛”试点时,就已经引起了一些争议。而社会福利机构、民间组织、民政部门和专家学者的观点基本一致,认为“安全岛”试点的初衷并不是鼓励弃婴,而是在弃婴行为客观存在的情况下改变其结果、提高婴儿存活率。

尽管广州、南京两个大城市的弃婴数量在“婴儿安全岛”试点后有明显增加,但从全国整体情况来看,绝大部分试点城市的弃婴数量并没有显著变化。“安全岛”是否默许弃婴,也无法一概而论。

社会保障和社会政策专家、南开大学社会建设与管理研究院院长关信平指出,弃婴行为毫无疑问是违反法律和道德的,但在无法阻止的情况下,秘密弃婴的危害比送到福利机构更大。文/新华社记者 赖雨晨 陈寂

对话

在更多城市推广“安全岛”或可减轻弃婴扎堆现象

北青报:广州、南京接收到的弃婴大量增多,您怎么看这个现象?

朱洪:广州、南京都是大城市,而且医疗资源比较集中,很多家长带着孩子过来看病,看不好或者没钱看的,听说了婴儿安全岛的情况就送过来了。送我们这里来的90%以上都是外地的,有安徽、河南、山东,甚至还有广东、上海的。一些经济条件好、医疗资源丰富的城市并没有婴儿安全岛,有些家长就专门送到这里来了。

北青报:婴儿安全岛被指“变相鼓励”部分家长放弃病残婴儿,您赞同这种观点吗?

朱洪:我不赞成。弃婴行为在哪个国家都存在,婴儿安全岛是为了让那些被遗弃的孩子避免受到来自外部环境的二次伤害。而且总体看来,弃婴的总数是有所下降的,只是现在有向大城市的弃婴安全岛集中的趋势。

北青报:南京福利院现在的情况怎样?

朱洪:我们原来预想弃婴会比平时略有提升,但是运行3个月接收的孩子数量是过去一年接收的量。现在我们肯定会继续试点下去,但如果床位满了超负荷了,也会暂停试点。敞开门接收孩子,却不能给孩子提供好的保障也不行。

北青报:从家长层面考虑,您认为怎么改变这种情况?

朱洪:婚检、产检中能筛查出的疾病要尽量筛查出来,减少新生儿的缺陷率。对有病残孩子的家庭,相关的儿童福利保障要跟上。有些孩子的病确实治不好,但是家长应该相信,孩子在哪儿都不如在自己父母身边。

北青报:您期待从政府方面获得哪些支持?

朱洪:现在集中到大城市的弃婴比较多,婴儿安全岛不能仅仅是试点了,如果能在更多的城市推广,或许可以缓解一下试点城市的压力。全国各地的福利院实际上也承担了接收弃婴的职能,只是没有设立像南京、广州这样的婴儿安全岛。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