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崔永元:中国转基因滥种最厉害 两会上会出示证据

2014年03月02日来源:凤凰网编辑:唐彩红我有话说

原标题:崔永元:我在转基因上不偏执

自费赴日美进行四次转基因调查拍摄的纪录片昨日作公益播出

昨日,多家媒体同步推出崔永元赴美国拍摄的调查转基因纪录片,获得大量浏览和转发。崔永元本人也在微博上称,他决定本片公益播出,不收取仼何费用。

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崔永元表示,要不是卷入微博论战,自己应该一辈子也不会跟转基因去较真。他自费到日本、美国进行了四次调查,发现转基因的安全性与商业化在美国科学界至今仍有争议,而美国人民也并非放心地吃了许多年。而支撑崔永元的动力,来自“民众应该有选择权利”的理念,他怀疑,有人故意设置信息壁垒。

论战至今已经持续半年之久,他的身份,也由央视主持人变为中国传媒大学老师。今年“两会”上,他要把正在调查的国内转基因作物非法种植的问题带上会,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他的关注点将直指转基因的商业化监管。

人为壁垒致使信息不公开

北青报:你在海外的调查看到了什么?

崔永元:我第一次去日本的时候,应该说非常简单,两天就看清楚了,就是基本没有转基因。在市场上找转基因食品非常难,询问的日本人都说没有见过,绝大部分表示没有听说过。直到最近方舟子他们说,有网友在日本买到了转基因食品,说实在话,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

第二次去曾设想要不要拍纪录片,后来直接放弃。因为日本没有什么好拍的。转基因在日本不是问题。他们从实验室研究到商业化种植的审批过程看起来特别简单,就是四个步骤,但做起来巨复杂,基本做不成。日本本土种植的转基因商业化就有蓝色玫瑰。商业化种植的食物一个也没有。

北青报:公开资料显示,美国民众对吃转基因食品持开放态度,已经食用多年。

崔永元:我不认为这个说法有错。你让我到美国拍这样一个片子,做这样一个调查,我也能做出来,比如很多人在吃转基因食品或者很多人搞不清状况仍在吃,这都是有可能的。

但作为媒体人出身,我认为一定要给大家全面的信息。如果专家只给提供这方面的信息,要么他就是书呆子,只在实验室不知道外面的情况,要么他就是故意的。因为真实情况就是分歧很大,支持的非常支持,反对的非常反对。在生活中,普通市民跟消费者的表现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才是最正常的。我们应该把完整信息告知公众,由他们自己选择。你信它一点问题没有,你就吃;你觉得有问题,远离它。

我们应该把完整信息告知公众,由他们自己选择。你信它一点问题没有,你就吃;你觉得有问题,远离它

北青报:你实地采访到的与专家说法有出入?

崔永元:我在美国找到很多科学家在质疑转基因,他们拿出各种各样的数据图表给我看。比如美国普渡大学的植物病理学退休教授唐·胡伯教授、西雅图的一个科学家南希·斯万森教授,这些都是专业的科学家。

从我目前收集到的情况看,对转基因敏感的就两个国家,一个美国一个中国。美国从1994年到1996年出现转基因食品,并开始商业化种植,如玉米、大豆。但直到2007年,才开始有了像中国这么大的争议。换句话说,此前的一段时间美国公众基本不知道转基因这回事。

后来是因为科学家的不同声音通过媒体、非专业人士传播,让很多人一下子听懂了,才开始有了反弹。

北青报:您说美国公众此前不知情的证据呢?

崔永元:我访问了很多人,都说没关注过转基因。甚至有一个美国记者说,我们稀里糊涂吃了十几年,竟然被中国人拿出当样板,说我们放心吃了十几年。

我两次赴美间隔一个月,之前只有韩国人开的餐馆里菜单上标注用非转基因大豆。我去有机超市,看到商品只标出有机部分;隔了一个月,超市商品里非转基因的标志就出来了。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全美国都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北青报:同超市负责人聊过原因吗?

崔永元:聊过,他们说现在来问的特别多,如果说不清,顾客可能会选择不买,所以干脆标出来。还有民间组织做不干胶,在超市里趁你不注意贴上。

北青报:你的调查显示,转基因在美国同样有争议?

崔永元:对。有人说转基因在主流科学界没有争议,通过调查,我认为这就是撒谎。

北青报:公众的知情权没有得到保障?

崔永元:对。首先,我认为有人在人为地做信息壁垒,致使信息不公开;其次,国内研究转基因的专家,如果不是书呆子,就是故意在撒谎。

书呆子是可能有的,圣地亚哥Salk生物研究院的舒伯特博士,是反转派,我采访他的时候,他说你关心这个事干吗?你们又吃不到?我说,我们吃得到,转基因大豆做成大豆油。他就非常惊讶,不相信。不久前还刊发了一篇文章,说我们的采访触动了他,他认识到事情更复杂,再次阐述草甘膦的危害。

北青报:这些结论有没有同国内的转基因科研专家交流过,特别是与公众认知有出入的地方?

崔永元:比如挺转派的农大老师朱毅,我们经常有交流,尽管谁也说服不了谁,但有些问题看法是一样的。

北青报:关于转基因技术本身,你的隐忧在哪儿?

崔永元:转基因技术得分开看,在研究室里,理论上没人看它是否可能对人类造成风险,因为我觉得这可能不是科学家的考量范围,实验室就是研究;但当它成为一门技术要使用尤其是要使用到人类身上的时候,我认为,研究室里科学家的说法只是众多说法中的一种;因为这个时候众多科学家都可以参与进来,比如对环境、土壤、医学甚至社会学、伦理学专家都会参与进来,所有人都有参与的权利。

对于我们最普通的公众,即使“文傻”,也有参与的权利。比如说我现在害怕这个东西,不想吃,你们能不能给我分开?这时候哪是实验室那几个科学家就能决定的事呢?谁会在这点上有争议呢?但是国内某些人居然就傻到这个程度,认为他们研究了没问题就该推到市场上。

北青报:这是不是与您曾说过“虽然科学家懂转基因,但并不懂社会的全部”?

崔永元:对。比如对世卫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都提出,对转基因品种要单一验收的,对安全是否有顾虑取决于对所处食品安全环境的认知。不是说美国的转基因没问题,在中国就没有问题。

北青报:调查所拍的纪录片期待产生什么效果?

崔永元:片子以我的视角,带着大家到美国看看转基因是个什么情况,观众或者可以认为我是戴着有色眼镜去的,但想想为什么我能找到这么多人,而且大号科学家、普通民众都有。民众不去美国,会以为美国特别支持转基因。

愿意做一个标本让大家看

北青报:我注意您在新浪微博上的内容、风格与腾讯微博差异很大,前者平和了很多,后者就像战场。

崔永元:腾讯微博你也看到了,现在基本上就是在粪坑里打了。当我们俩在那个平台上一起论战的时候,让公众看到的就是谁更不讲理。

其实对受众没有任何营养,但是我愿意做一个标本让大家看,你们愿意在中国把所有的事儿都按这种方式讨论,谁都会,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无师自通,只要你觉得有意思。

但其实一个人总在那个状态里,让网友也跟着你在那个状态里,让人挺闹心的,所以我就在新浪开个轻松的平台,每天编编段子,让大家开开心、高兴高兴。

北青报:轻松的平台,心态是否也跟着轻松下来?

崔永元:我的睡眠跟大家不一样,都是凌晨两三点更新微博,然后发现一大批失眠者在那等着呢,说老崔你快更新,更新完我们就睡了。很有意思。

但这种氛围也不一定能坚持多久。我们做记者出身的,讲求社会责任感。有些事不是开个玩笑就能过去的,可能又会参与进去,又会打乱仗,这是很有可能的,但是我现在尽量平和。

北青报:段子中一提到转基因话题,关注度也特高。会留意网友评论吗?

崔永元:我看了一些,有些网友可能之前没参与过转基因讨论,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有的网友过来就直接进行人身侮辱,发言都跟复制似的,我觉得就是直接从微博过来的。

北青报:攻击性言论会影响到你吗?

崔永元:其实一点影响都没有。你今天面对面见到我了,你就知道,那东西有什么用吗?我们做公众人物这么多年,天天都面临着各种非议,比这难听的全都听过,早就练得百毒不侵了。

北青报:介意被贴上反转派的标签吗?

崔永元:不介意,无所谓。反转派可以从两个角度理解,一个是不理性,跟你说不明白事。另外一个是可以理解成文科生经过艰苦的努力,用很快时间掌握了这个学科的基本常识,这是一个褒义。我都没有想象到,人生当中会有这么一段。如果没有跟方舟子的争论,我这辈子都不会关注这个行当的。我肯定只琢磨大江健三郎、村上春树。这件事证明其实我挺有潜力的。

北青报:当时为什么要卷入论战呢?

崔永元:跟方舟子争论我是偶然闯进来,其实我是凭着新闻人的敏感,觉得这是个事儿。因为我们有什么争论,甚至都可以开个玩笑就过去了。只有这个争论,对方一出手就想让你死,我觉得这个不对,这个后面肯定有事。作为新闻人,从那时开始学习相关知识,确定要去实地调查。

有些专家深涉利益当中

北青报:经历过论战与调查,能否总结下自己在转基因问题上的观点?

崔永元:第一,我同意转基因话题要多听科学家的,但要听不同科学家的,而不是一个固定科学家团队的;第二,即便是听科学家的,也不要放弃个人的独立思考。因为最后的选择权利还在你手里,而这个选择的权利,不一定是好和坏,而是你喜欢不喜欢。有时候选择权只是对权利本身的尊重,没有人可以指手画脚;第三,方舟子在破坏科学讨论的风气,而有些科学家在仿照方舟子方式采用野蛮的科普,这已经超过科普的范围,希望有些科学家警醒。

北青报:这半年,你的观点中有没有被修正过的?

崔永元:有。我以前有这样的猜测:支持转基因的全都是利益集团,心怀歹意。但是我从美国做完调查,打消了这样的一些顾虑。因为在实验室见到的一些研究转基因的专家,就是比较单纯。但我也不否认国内有些专家就是身涉利益当中,因为他们既管实验室的试管,也管账本上的数字。

我也不否认国内有些专家就是身涉利益当中,因为他们既管实验室的试管,也管账本上的数字

北青报:有网友评价你在转基因问题上已经进入偏执的状态?

崔永元:我觉得我跟方舟子打仗进入了偏执状态,那是肯定的;但是那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其他方面,我认为我都是理性的,我都在好好做事。

我现在教书了,不能像以前做主持人演讲那样,张嘴就来;讲课中每一个数据都要有出处,我也允许我的学生拿出数据辩论。我的课堂上谁都可以讲,他们甚至不用举手,站起来说就行了,学术上是非常自由的状态。没有宽容的心胸,不可能做到这样。

科普不是大专辩论会

北青报:有专家认为,反转的大都是社会名士、主持人、经济学家,但内行都是挺转的,你怎么看?

崔永元:不能遇到转基因问题,就说我们文科生是白痴,是文傻,这就非常要命。那我还说你受过专业训练吗就写微博?你能确保文字表达的就是你的意思吗?如果这样,带来的永远是歧视。理性思维与人文关怀兼具,这个人才显得完整,看问题更全面。

北青报:科普过程如何处理与对待不同观点?

崔永元:我在美国采访反转派时,对方提供了从时间轴上看,转基因推广与某些疾病趋势对应的图表,我问你确定这些疾病的发生就与转基因有关吗?对方回答不能确定,然后很诚恳地问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得这种病?

我觉得这就是科学家的态度,不是大专辩论会,是你拿出数据来推翻他的数据。但是我们在腾讯微博上,走的不是这个路子,基本就是大专辩论会、红卫兵辩论会。

媒体人就是要把掌握的信息全面地告诉公众,而不是掩盖一部分信息,不能为了推销我的观点,比如想说转基因有害,就故意掩盖对立的信息,这有违职业道德。

媒体人就是要把掌握的信息全面地告诉公众,而不是掩盖一部分信息

北青报:谁来主导转基因科普比较合适,政府还是科学家?

崔永元:谁都可以做科普。科学的事情可能不是政治能解决的,但是严禁非法种植,政府可以做决定,如果违法种植将追责,这是政府职能的范畴。如果在这些事情上放纵的话,将有可能导致科学问题更讨论不清。

北青报:调查会耗费你挺多精力吧?

崔永元:没有。教书时间自由了,电视节目找我做,喜欢就做不喜欢就拒绝,原来不行,一大堆节目压着你。

北青报:那与传媒大学的工作冲突吗?

崔永元:能协调得开,目前学校的任务不是特别重。学校想让我开本科的课,从社会学角度讲新闻采访,但是现在还没有教学大纲,所以还得等一段时间才行。目前就是每学期给研究生上公开课,讲《口述历史概论》,四堂课晚上一口气就上完了,剩余课程由其他教师来讲。

北青报:下一步的调查计划?

崔永元:下一步准备去欧盟等地调查,因为之前支持转基因的人总在说,欧盟是因为贸易原因抵抗转基因,而不是因为科学问题。我想去调查,不管得出什么结论,都会拍成纪录片,展示给公众。

北青报:与方舟子的官司有进展了吗?

崔永元:法院受理了,还没通知哪天开庭。到时候我肯定会去。其实,我跟方舟子论战就是因为转基因,到现在也是因为转基因,只不过大家都顾不上了,因为可说的事太多了,都顾着挖祖坟去了。其实我鼓励大家走法律渠道,别在底下耍流氓,法律渠道是最好的。

政府应该“往死了监管”

北青报:您是全国政协委员,今年“两会”上的提案是否与转基因有关?

崔永元:对,我现在调查转基因作物的非法种植,“两会”上会关注与监管相关的问题。

北青报:我看您也在微博中征集相关线索?

崔永元:网友提供了一部分,我们之前也积累了大量事实。

北青报:就您所掌握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崔永元:我觉得比想象的要可怕得多。水稻的非法种植是板上钉钉了,水果(注:不包括已在农业部名录中的木瓜)、蔬菜、树等都有。我甚至认为,中国是全世界转基因滥种最厉害的国家。

北青报:是否有证据支撑?

崔永元:有,在“两会”上我才会出示。

北青报:对政府在转基因商业化监管层面有何建议?

崔永元:往死了监管,越严越好。因为存在争议的情况下,尤其是已经有了监管程序,就要严格执行。如果不按照此执行,会非常让人失望。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