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山东农民抗征地住帐篷起火致1死 疑有人纵火

2014年03月22日来源:新京报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昨晚,平度市杜家疃村,被烧毁的帐篷边摆着冰柜,用来保存村民耿福林的遗体。昨日凌晨,抵抗拆迁的帐篷突然起火,帐篷内四人一死三伤。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昨晚,平度市杜家疃村,被烧毁的帐篷边摆着冰柜,用来保存村民耿福林的遗体。昨日凌晨,抵抗拆迁的帐篷突然起火,帐篷内四人一死三伤。记者 王嘉宁 摄

昨晚,平度市杜家疃村,手持铁棍、铁锹的村民保护现场。

  昨晚,平度市杜家疃村,手持铁棍、铁锹的村民保护现场。

  据新华社报道,昨日凌晨2时许,山东省平度市凤台街道杜家疃村农田里一处帐篷起火,致四名守地农民一死三伤。死者是63岁的村民耿福林。

  杜家疃村老文书李永茂现场拨通值守者杜永军的手机,杜永军口述事情经过:当时四人在棚子里,棚子门外突然起火,很快冲入棚内。四人赶紧往外跑,耿福林奔跑过程中磕倒。至于起火原因是失火还是有人纵火,杜永军不能确认。

  据现场群众反映,杜家疃村自去年以来就存在因征地引起的矛盾。

  一场突然的火灾。

  耿福林趴在离家约一公里、一处被烧得炭黑的铁架帐篷里。当村民们发现时,这位63岁的老人手里攥着一根铁棍,他想在四周起火的帐篷里闯出一条生路。

  现场逃生的村民李德连说,大火突然从四周同时着起,如果只从一角着起来,耿福林就不会死。

  多位村民怀疑有人纵火。

  圈地

  就在起火的帐篷旁边,杜家疃村村民们抬来了一个冰柜,他们把耿福林的遗体放在冰柜里。

  昨晚8点10分,超过30名村民手持铁棍、铁锹,仍驻守在被烧毁的帐篷旁边,“保护现场,也保护耿福林(的遗体)”。

  帐篷支起了16天。

  当地村民说,“支起帐篷,就是不让施工队动我们的地”。

  当地多位村民介绍,杜家疃村共500余人,300余亩耕地,耕地都承包了30年,承包合同还有近15年到期。

  村民们回忆,去年8月的一天晚上,种了农作物的138亩口粮地,突然在一夜之间被8台挖掘机铲平。“当时玉米和大豆都快熟了”。

  对于被推平的农作物,村民们称,大家多次找村委、街道办、平度市和青岛市询问、反映,并怀疑耕地已被卖,但没有结果。

  “村委会卖地从来不跟我们说,我们都不知道地卖没卖,卖给谁了。”一位村民称,迄今为止,村民只获得每亩2.5万元的青苗补偿费,而未获得其他任何补偿。大家都不知道土地为何被圈、圈走后的用途、如何赔偿等事宜。“没贴过告示,没用大喇叭喊过,也没开过村民大会”。

  被圈起来的土地随后进驻了施工队。村民们了解到,这一片被圈走的土地,是为了开发一个名为“开元城”的项目。

  据公开资料显示,自称是“政府的形象展示和标杆项目”的“开元城”项目,总占地面积约4100亩,总建筑面积约360万平方米,投资达160亿元,与平度市政府对面相邻。

  3月3日,有村民看见施工队在圈地里建办公房,“地可能被卖了”。在这种怀疑下,3月5日,村民们在开发商办公房门口支起了帐篷,乡里乡亲选人日夜轮流值守。村民约定,一旦出危险,鸣锣为号。

  守地

  3月15日,锣声第一次响起。

  村民们称,那天,约二三十名不明身份的青年男子,前往帐篷附近滋事威胁。

  村民李亚林怀疑,这伙人都是开发商派来的。李亚林记得一名叫孙大伟(音)的男子。

  “他是这伙人里带头的,他3月12日就进过村。”李亚林说,12日那天,孙与另一名男子自称是开发商派来的,上他家询问,“为什么你们不让我们施工?”

  后因李亚林拿出手机录像,两人才离开。

  而3月15日的阵仗,显然不是3天前可比。

  见来者众,有村民鸣锣,其他乡亲迅速聚集,并持铁锨等农具往帐篷这边赶,这群人才离开。

  男青年们离开了,新消息来了。多名村民称,有施工队人员告诉他们,施工队接到了上级命令,3月25日之前必须动工。但他们没说“上级”是哪。

  按照乡亲们的约定,帐篷算是一个“据点”。白天,40多名村民都会到帐篷周边,加强戒备,一起“值班”,晚10点过后,大部分人回家睡觉,每晚留下4人在帐篷里守夜。为防止晚上有人偷袭,值守村民睡觉时不脱衣裤,时刻保持警觉。

  昨日,现场可见,帐篷约20平方米,里面放着5张简易板床的骨架。村民们说,为了防止“社会人士”来滋事捣乱,大家还弄来了4个灭火器,以备不时之需。

  火灾在昨天凌晨发生了,4个灭火器都还没来得及派上用场。其中两个还在火灾中爆炸了。

  昨日凌晨1点50分,值守看地的村民李德连、李崇楠(音)、耿福林、杜永军4人被围困在火团中。

  起火

  昨晚9点多,提起凌晨时的大火,67岁的李德连心有余悸。

  李德连回忆,前晚村民散去后,他们四人很快就入睡了。耿福林和李崇楠睡在帐篷的北侧,杜永军睡在南侧,自己睡在西侧,帐篷的出口是东侧。

  四张床是从各自家里搬来的,李崇楠的是铁床,耿福林和杜永军是竹床,李德连的是个上下铺的铁架子床,他睡在下铺,“正是这个上下铺的床救了我的命。”

  “当时正是睡得最沉的时候,我一睁眼,整个帐篷就成了火团,帆布烧化后带着火苗的油落在脸上。”李德连说。

  上铺的木板挡住了落下来的火苗,让李德连获得了逃生时间。一些着火的油脂滴落在他的衣服、脸部和背部,他用手拍打衣服,试图把火扑灭,滚烫的油脂又灼伤了手,混乱中,他从东侧门口跑出来。临逃生前,他看到,帐篷顶滴落的油脂把耿福林包了起来。

  紧接着,浑身裹着火苗的李崇楠和杜永军连滚带爬地从帐篷里奔出来,摔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63岁的耿福林没能逃出火场。

  李德连看到,整个帐篷四周和顶部被大火包裹得严严实实,没有一丝缝隙,“火如果从帐篷一角着起来,人肯定有机会跑出来。”

  李德连说,他跑出来后,跑到附近一处工地,让门卫打了119报警,自己赤着脚跑到近一公里外的村子,大约2点多,他砸村民李冒(化名)的大门,让李冒鸣锣,叫醒村民。

  李冒说,敲锣的同时,他还拨打了110,时间是凌晨2点14分。

  李德连还跑回自己家,叫醒了妻子官梅花。64岁的官梅花也敲响了放在家的铜锣,随即也在村子里跑起来。

  据李崇楠的弟弟介绍,凌晨两点左右,他听到村子里的敲锣声,知道出事了,等二三十个村民跑到事发现场时,“帐篷都烧没了,只剩下铁架子和床架。”

  痕迹

  村民们在事发现场试图找到火灾发生的痕迹。

  李崇楠的弟弟称,他发现了一个疑似爆炸物,有鸡蛋那么大,但被消防(部门)带走了。

  此外,村民们还在现场发现了破碎的玻璃瓶,据几个值守村民称,“碎瓶子”是值守当晚帐篷内部和周边都没有的。

  警车和消防车随后到达现场。

  “警车到达时没有立即封锁现场,我们自己用绳子拉起了警戒线。”有村民说。

  值守者李德连的侄子李作明说,消防车到时,帐篷已经烧完,为保护现场,村民们阻止消防车喷水。

  有村民看见,还在火场的耿福林面朝下趴在棚子门口处的一片炭黑中。有村民说,他手里还攥着一根铁棍。

  昨晚,李德连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和另外两人被救护车拉到了平度市人民医院,后李崇楠、杜永军因伤势严重,被转往潍坊市人民医院救治。

  经检查,李德连双耳下部烧伤,但其一度被转到平度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病房外守着乡政府干部,家属被禁止见面。

  李作明说,万不得已,他们找来媒体记者,在记者斡旋下,李德连于下午一点多被准许回家。

  昨日下午,平度市委宣传部实名认证微博@平度发布通报的消息中称:火灾造成一死三伤,死者62岁,曾患中风,行动迟缓。伤亡村民系杜家疃村不同意该村委土地收益分配办法的个别村民。

  通报中称,平度警方迅速赶赴现场勘查,现已立案侦查。平度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高度重视,要求组织精干力量,从速破案,依法严办。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