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云南幼儿零食中毒说遭疑 竞争幼儿园主人被带走

2014年03月23日来源:新京报编辑:吕瑾莹我有话说

昨日,云南省丘北县平龙村,杨梓艺的奶奶看着孙女生前的照片痛哭。3月19日,当地佳佳幼儿园32名孩子现中毒症状,杨梓艺和另一名女童身亡。

  ■ “云南丘北幼儿园毒案”追踪

  3月19日,云南丘北一幼儿园发生中毒事件,两女童身亡。昨日,该县宣传部表示,警方仍在对幼儿园毒案进行调查,目前中毒原因尚无定论。

  昨日,留在丘北县医院的5名孩子仍在继续接受观察治疗。面对媒体质疑此次毒案中中毒孩子的数量是32名而非官方公布的7名的说法,丘北官方多次提到,3月19日事情发生后,政府是怕有遗漏隐患才将所有孩子送到医院做检查,“事实是,其他出现腹痛、呕吐的孩子是由于晕车和惊吓才产生疑似中毒症状。”

  警方虽已确定了孩子们中的毒是毒鼠强,但毒鼠强来自何处,仍成谜。

  20日夜里,警方将与身亡女童杨梓艺有亲属关系的王桂兰带走询问,原因是这个62岁的农妇在19日早晨给孙女小杨带了4包零食去幼儿园,而杨梓艺当天分食了小杨的零食。这种零食曾被官方怀疑沾染毒鼠强。

  21日夜里,警方连续两次搜查了与出事的佳佳幼儿园有竞争关系的同村另一家幼儿园的主人何朝辉家,之后,何被带走问话,截至昨日夜里仍未归。

  而包括杨梓艺母亲黄秋秋在内的多名孩子家长,不认可“吃零食中毒”说,更倾向于孩子在幼儿园饮水才中的毒,但这些都是猜测,并未得到官方确认。

  【焦点1】

  小卖店老板:我怎么能对孙女下毒

  一身亡女童吃过零食

  与杨梓艺同班的多名孩子称,他们的确见过杨梓艺吃了别人的零食。

  “我不认可政府所说的吃零食中毒,因为分给我女儿零食吃的那个孩子没什么事儿。”杨梓艺的母亲黄秋秋说,官方所说的那个带零食到幼儿园的孩子,其实就是她二伯家的孙女小杨,而给小杨带零食的就是她的二伯母王桂兰。

  王桂兰家有一个小商店,她家里销售有孙女带到幼儿园的“狗牙儿比萨卷”。小杨喜欢吃这种小食品,平时,孙女闹着不肯去幼儿园,王桂兰会给她带上几包哄着她去幼儿园。

  3月20日下午5点多钟,丘北警方到王桂兰家搜查,找到了多袋“狗牙儿比萨卷”,还在王家两处地方搜到了毒鼠强。随后,王桂兰被警方带到公安局询问,孙女小杨也在其父母陪同下被带到公安局。

  零食中毒无直接证据

  王桂兰的丈夫存放毒鼠强的地方就在货架最上层。“我买的这两瓶毒鼠强还没开瓶用,不可能会渗到下面放着的零食上。”

  昨日凌晨,王桂兰已带着一张由丘北县公安局出具的“询问通知书”离开公安局。她昨日说,未用手直接接触过毒鼠强药液,也没有摸过货架上的“狗牙儿比萨卷”,“再说,我怎么会去害自己的孙女?”

  此外,小杨并未整包将自己的零食分给其他孩子,每袋零食都是她自己吃得最多,而事发后,小杨只出现了轻微的肚子疼。

  昨日,就是否确认毒鼠强是通过零食毒倒孩子的情况,记者再三向丘北县宣传部门核实,一名李姓负责人称,的确还没有直接证据表明毒药是通过零食引发了孩子中毒,“现在警方还在调查中。”

  【焦点2】

  同村村民:两幼儿园有矛盾

  因搬迁问题两家曾吵架

  昨日,佳佳幼儿园的做饭师傅、同时也是该幼儿园负责人黄永机的家人跟村民透露,事发前一晚,幼儿园的后门被人撬开过,但没有丢什么东西。

  多名村民提到,佳佳幼儿园后门被撬,加之这所幼儿园跟同村另一所幼儿园的矛盾,他们怀疑,毒案或许与佳佳幼儿园的竞争对手有关。

  距离佳佳幼儿园大约500米,另有一家喜洋洋幼儿园。佳佳幼儿园原址在平龙村村委会,2013年8月底迁至现在的校舍,而现在的校舍属于丘北县公路养护段道班用房。村民称,当时何朝辉家在道班存放有物品,因为佳佳幼儿园迁到此处,何家不得不将自家物品挪出,“两家人发生了争吵,之后,何家开办了喜洋洋幼儿园,村里人传言,何姓村民是为了争一口气。”

  喜洋洋幼儿园2013年8月开办之初,约有40名孩子,在本学期,有七八名原本在喜洋洋幼儿园入园的孩子转入佳佳幼儿园,有村民怀疑,这会让何家人不高兴。

  “不可能毒亲戚家孩子”

  昨日,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丘北县警方在21晚两次搜查了何朝辉家,当晚,何也被带走协助调查。

  昨日,何朝辉的儿子称,何家与佳佳幼儿园的矛盾只是源于佳佳幼儿园骤然搬进新址,造成何家一时来不及搬走存放的物品才产生口角,之后两家没什么矛盾,“我们见面常打招呼,佳佳幼儿园的人也老搭我们的车,孩子转园去佳佳,其中就有我亲戚家的孩子,还是我们劝转的,因为亲戚家离佳佳近,我们怎么可能去毒自己亲戚家的孩子?”

  何朝辉的儿子称,至于家里有亲戚在教育系统工作,“我们认为这跟佳佳幼儿园有孩子中毒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

  昨晚10点30分,何朝辉的儿子称,父亲被警方带走问话后至今未归,“我们刚打电话问,警方说还没进行完程序。”

  【焦点3】

  多名家长:孩子未吃零食也腹痛

  多名孩子中毒前曾喝水

  连续两日,新京报记者走访了10多名与杨梓艺同班的孩子,多名家长提到,他们在事发后屡次询问孩子,孩子称只是喝了学校的水,并未吃到小杨带到学校的零食,但也出现肚子痛、呕吐等症状。

  多名家长提到,佳佳幼儿园的水由园外的一口井抽到园内,幼儿园的老师会先把水烧开,赶在孩子午睡醒前倒进公用的杯子里放凉。

  跟杨梓艺同村的学生小王说,他只是喝了水,之后就出现了肚子疼。小王的家长称,打点滴时,孩子几乎没有意识,晃都晃不醒。

  另一名家长说,儿子告诉他,19日当天下午,他睡醒后,直接跑到幼儿园平时的饮水处喝了水,但当天,他的孩子也倒在幼儿园里,之后被送进了重症病房。

  警方未通报检测情况

  有家长称,除了怀疑水的问题,他们还怀疑是否是杯子出现了问题。

  昨日,丘北县委宣传部一名负责人称,事发后排除孩子因饮水中毒的说法,源于政府部门的推断,“这个幼儿园有76个孩子,为什么只在中班的这32个孩子中出现中毒症状?要是水的原因,也许不止这几个孩子。”

  记者询问警方是否对幼儿园的杯子和水进行过检测,该名负责人称,警方未向政府部门通报这个情况。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永生

  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原标题:毒倒32儿童的毒鼠强来自何方)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