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环卫临时工现状:每天清扫十多个小时 月薪千元

2014年03月28日来源:中国青年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住在临时搭建的屋棚,每天回家,彭跃进都要穿过那条狭长、堆满杂物的过道。

  9平方米的房子堆满了杂物和废品,放了一张双人床后,两个人站立的空间都显得局促。

  门口处站着笑容满面的彭跃进,身旁的墙上挂着春节她从老家带来的一大块腊肉,上面已有绿色的霉斑。

  3月17日,在长沙最繁华的解放东路附近的二里牌社区,沿着一家五星级酒店旁的马路走不到200米,在左侧的一个小花园边,中国青年报记者看到,6间房子里住着5位芙蓉区环卫局的临聘环卫工人。其中有几位因春节前后被环卫局辞退而走上了诉讼之路。

  彭跃进是其中之一。

  今年55岁的彭是湖南省汨罗市人。2006年,她丈夫来到长沙做环卫工,一年后,彭也跟着几位同乡到了长沙。“开始我们4个人花600元租了个房子,后来因为附近居民嫌弃运垃圾的车子太臭,撵(我们)走了”。

  2007年起,彭和另外两人在长沙市中心区域的五一路、朝阳路等地担负起一段路面的清扫任务。每天5点开始清扫路面,直到中午才能回家。每个月能拿到800元的工资。

  “工资太低了,干一个单班每月工资才千元,根本就不够一个人花销。”彭说,2009年后,彭负责的路面越来越多,为了多挣点钱,她选择干长白班(早上5点到12点,下午1点到6点)。为确保数百米路面一天都保持清洁,她反复打扫,腿关节常常疼痛难忍。

  “(这里)人流量大,刚刚扫完稍等下就有纸屑、树叶,抓到了就要扣钱。”彭跃进说,她和丈夫没有选择的余地:老家的地早就荒了,不多挣钱今后怎么活?

  如此大的工作量,每月工资也不到两千元。“没休息日,有时市里举行大活动或领导来检查,就要加班,也没有一分钱的加班费。”

  2013年七八月间,湖南高温达40摄氏度,彭所在的环卫局首次发了50元的高温津贴,这让数千环卫工人欣喜不已。但彭后来听律师说,省里的规定是暑季高温补贴应发三个月,每月150元。

  2014年春节前,彭因年满55岁被长沙市芙蓉区环卫局辞退。此前不久,彭的丈夫也因同样原因被辞退。夫妻俩这才意识到,那间堆满废品、臭气熏天的小屋,他们待的时间也屈指可数了。

  彭和丈夫犹豫再三,终于走进了离家300米外的湖南一律师事务所。

  绝大多数临聘环卫工生了病得自己掏钱请人代班

  每接待一位找上门来的环卫工人,律师刘丹阳就觉得心里发堵:“他们的劳动每个人都能看到,但却是最不受劳动法保护的群体。”

  在她眼中,彭跃进是长沙众多环卫工的一个缩影。据她了解,彭所在的长沙市芙蓉区环卫局的数千名环卫工人中,绝大部分是临时工。这些临时工没有假期,没有加班费,每天起早贪黑,甚至有时要冒生命危险,大部分却没有一纸劳动合同作为保障。

  刘丹阳是湖南律师协会公益委的成员之一,曾起诉电信运营商“流量清零”。在2013年八九月间,公益委联合了12位律师组成调查小组,把目光聚焦到了“马路天使”身上。

  对长沙市的芙蓉、天心、岳麓、开福、雨花共五个城区(未包括新设立的望城区)123位环卫工人的走访调查中,律师们发现绝大多数环卫工缺乏基本劳动保障:46%的人一年365天都上班。82%的人没有享受过元旦、春节等法定节日的休假待遇。94%的人如患病,需由自己请人代班,并向他人支付代班工资。“有一名环卫工人反映,2009年,她因肿瘤切除左侧乳房,单位都未安排休息,治疗期间她不得已全部请人代班。”

  刘丹阳称,环卫工人最关心的问题是社保。“譬如,调查中85%的人表示愿意参加社保,但长沙没有一个区为环卫工人买社保。”刘丹阳说,大部分来长沙从事环卫工作的,都是因为农村收入差、自身学历低等原因,从农村流入城市;其中半数以上的人从事环卫工作的年限为3~10年。

  律师的调查显示,长沙市环卫工人一直处于低工资收入水平:月工资1200元以下的,约占11%,月工资1201~1800元之间的,占被调查人数的81%。

  由于大部分来长沙做环卫工作的人年龄多在40~50岁之间,一旦到了年龄被辞退,又没有购买社保,很多人的处境堪忧。

  正在申请劳动争议仲裁的李双林用“心酸”一词描述当前的生活状态—在为长沙市芙蓉区环卫部门工作20多年后,2014年1月2日,她过55周岁生日的当天,被环卫局辞退,仅给予了200元/年的补偿了事。

  而李曾是长沙市芙蓉区环卫部门树立的一面旗帜。由于工作表现出色,芙蓉区人民政府分别在2010年、2011年授予“李双林先进工作者”、“芙蓉环卫先进个人”的称号。

  “从1990年9月起从事环卫工作,没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平均每天工作时间超过12小时,全年无休,直到2011年才开始每月可休息两天,且这两天也要自己出钱请人代班才能休息。”李说,特别是在长沙市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期间,她常常工作到凌晨1点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因马路中间的栏杆上污痕难以洗尽,工人们常用硫酸擦拭,她的裤子被烧破、手被烧伤了,都没有一句怨言。

  李双林称,虽然单位一直没有为自己办理社会保险,但她总想着自己勤奋工作,成绩突出,单位一定会考虑并妥善解决,没想到现实却如此悲凉。

  2014年3月7日,她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长沙市芙蓉区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局支付申请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年休假工资、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等总计816407元。

  湖南六成环卫工没劳动合同护身

  律师的调查报告指出,在劳动合同权方面,被调查的人中,有27%的人从未签订过劳动合同,有62%的人签订过劳动合同。可实际上,很多环卫工人都不知道合同中究竟有啥内容。

  彭跃进回忆,当时局里要求签订合同时,只让他们在最后一页签字并摁上手印,“前面的几页不让看,合同也不给我们一份”。

  刘丹阳指出,劳动合同是劳动者一切权益的前提,一旦发生劳动纠纷,没有劳动合同,劳动者诉诸仲裁机关、人民法院解决纠纷时常会因为缺乏依据而败诉。

  更多环卫工人的遭遇比彭跃进更为悲凉。湖南省总工会2013年12月的问卷调查显示,湖南省各城区环卫局(中心)、环卫所共有职工66262人,临时工占81.9%,直接承担保洁、维护管理任务的道路清扫面积约25298万平方米。从聘用环卫工人的身份来看,有正式环卫工人(本单位聘用或签订劳动合同的)、编外固定职工和临时用工(未签订劳动合同)3种方式。其中未签订劳动合同的环卫临时工占总人数的80%以上。

  该调查指出,环卫工人的社会保障缺失较为严重。湖南省各地60.4%的环卫工人没有购买任何保险。究其原因:一是政府财政拨款只能满足编制内职工的社保,没钱为编外人员缴纳社保;二是一线环卫工人队伍不稳定,流动性大,年龄老化,有很多工人来应聘时就接近退休年龄,按规定不能办理养老保险;另一部分人因缴费年限较短自己要补缴数万元,没有能力缴。

  工会人士在调查中还发现,由于常年租住在城市中,有相当一部分临时工没有参加新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和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这部分人抗风险能力极弱。

  据悉,这一调查抽取的样本高达9500多份。

  湖南省总工会副巡视员田良玉说,他们还到一些地市作了详细了解,发现湖南6万多人环卫工人劳动强度往往超出额定任务量很多。《湖南省城市环境卫生工作费用定额标准》规定的劳动定额标准是每人每天3100~3300平方米,“实际上往往在5000到1万以上。”田良玉说,“一些人(累得)走路都打瞌睡,肯定不安全。”

  他指出,环卫临时工待遇低,月薪1500元以下的占92%,很多县里的环卫工人收入多在千元以下,加之工作环境危险大,2012年全省发生意外的1200多人,20名环卫工人死亡。2013年仅衡阳县就有20多人伤亡。由于环卫行业属于典型的劳动密集型行业,机械化程度低。垃圾“清扫—清运—转运—处理”4个环节,职业危害程度越来越高,造血系统、呼吸系统、神经系统、妇科系统等患重病率呈逐年上升趋势。

  “收入低身体多病、又没有社保医保,一旦到龄被辞退,多数环卫工人的生存立刻成了难题,他们心里很恐惧。”刘丹阳说,这是今年以来,很多环卫工人纷纷走进律师楼的原因。

  有条件的区没有给临聘环卫工上养老险原因之一是,市里担心给全局工作带来不稳定

  面对临聘环卫工人的接连仲裁之诉,长沙市芙蓉区环卫局的解释却是另有苦衷。

  芙蓉区环卫局党委书记梁卫告诉记者,2014年春节前,该局有1666名临聘职工,现在1700多人。环卫局是事业单位,原来有编制的约600人。近10年来这些人中一些待岗或转业,现在上班的大概200多人。由于城市扩张,原有的队伍不能满足需要,只能临聘环卫工,门槛也很低。“40~50岁的,拿得动扫把的都可以来。”最开始临聘人员每月工资600~800元,正式工2000元。

  他说,正式员工绝大部分都在管理岗位上。临聘环卫工工作根据人流密集、污染条件划工作面积,人流量大的1500平米,少的5000平方米左右,清扫工作6个半至7个小时一个班,1200元工资+300元绩效。考虑上两个班,职工体力吃不消,他们设定两天三班制度,大部分临聘环卫工每月收入高于1600元。

  “雇佣一个临时工,包括工伤、意外险在内,一年要3万元。”梁卫称,芙蓉区财政2011年大幅度增加了对环卫工作的投入,达到了7500万元,今年可能会追加。这些经费中刚性支出的有35万吨垃圾的转运,100多台机械的运作,两项超过2000万元。虽然长沙市去年取消了垃圾处理费,将其涵盖到了自来水收费中,每年按规定环卫部门可以从中收取1500万元。但实际上,这些费用是优先用于弥补城市管理工作费用不足的,给各个区环卫部门只有象征性的一点补助。

  梁卫承认,曾经给部分临聘环卫工签订了合同,后来又没有继续推行,原因是《劳动法》规定要签订合同,但签了合同又没有给临聘环卫工买保险,“这样既理亏,又违法,所以没有搞了。”

  他说,芙蓉区经济条件较好,区里倒是很重视,早在3年前就做了预算,核心问题就是解决养老保险。按照今年的基数算,单位(环卫局)每年需负担1510万元,环卫工个人部分要扣去250元/月,由此产生了两个新问题:农村来的临聘环卫工考虑眼前利益,有些人不愿意买社保;另一个问题是,芙蓉区愿意推动,但是全市步调不一,市里担心给全局工作带来不稳定。

  芙蓉区人社局副局长王伟京说,该区对环卫工人的状况比较重视,在全市最早帮环卫工人办理了工伤保险,2011年启动社保的准备工作。考虑到全市的统一安排暂时没有推行。但这一问题在去年有重大突破,2013年12月10日,长沙市政府召开了专门会议,明确环卫工人参加“五险”,时间表也有了。

  当记者问到以前辞退的临聘环卫工将如何对待时王伟京回复称,我们在等政策。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