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还原昆明火车站12分钟:民警喊来砍我引开歹徒

2014年03月03日来源:京华时报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还原昆明火车站12分钟:公交车塞满伤员奔医院

 

 

3月1日晚,大量警力在昆明火车站外封锁现场。新华社发

 

还原昆明火车站12分钟:公交车塞满伤员奔医院

 

3月1日晚,昆明火车站,散落一地的鞋子。图/东方IC

 

还原昆明火车站12分钟:公交车塞满伤员奔医院

 

警方找到的凶器。

  毫无征兆,昆明火车站遭遇一场血洗。

3月1日晚,10余暴徒手持长刀,从站前广场到临时候车室、临时售票区、第一售票大厅,一路杀戮而来,惊慌失措的旅客纷纷被砍倒下。当公安民警到场处置时,暴徒仍持刀顽抗。警方在鸣枪示警无效后,果断击毙其中4人,击伤1人并抓获。

短短12分钟的杀戮,造成29人死亡143人受伤。这是一起有组织的、严重的暴力恐怖袭击事件。其余暴徒仍在抓捕当中。

云南省外事办公室发布消息称,据向相关部门详细询问并经核实,截至北京时间2日14时30分,昆明“3·01”事件中暂无外国人和港澳台同胞伤亡的报告。

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贾农告诉记者,医院不计成本竭尽全力地救护伤者。这个医院总共收治了74名受伤人员,医疗费用全部由政府承担,不存在要求伤者交费、不交费则不收治的情况,网络流传的有关信息系谣言。【详情

铜牛雕像下暴徒乍现

3月1日,星期六,晚9点,昆明火车站。即将踏上旅途的人们,有的和同伴走在广场上,有的坐在临时候车室,有的在第一售票大厅排队购票,有的则在临时售票厅取票,有的在二楼候车大厅候车。

20岁的女孩陈自宏和男友坐在临时候车室里,打算去丽江上学。

9点20分左右,陈自宏注意到一件奇怪的事。离他们不远处,候车室的中间位置,一名穿黄色衣服的男子突然从座位上站起身,和边上的人争执起来。很快,两个人打了起来。“看到他们打得很激烈。我们都很害怕,很多旅客都四处慌跑。我们就赶紧往售票厅里面跑。”陈自宏说。

和陈自宏一样,很多人涌向一号售票大厅。

旅客王定庚注意到,广场上有两个全身穿黑色衣服、蒙着脸的人,一步步迈向第一售票大厅。

黑衣人身上藏着长刀。然而,手无寸铁的旅客们,起初并未意识到危险迫近。

据央视报道,当晚,10多名持刀暴徒,从昆明火车站广场上的铜牛雕像处开始砍人。随后,暴徒进入第一售票大厅继续行凶,之后进入临时售票区杀戮。

有人在事后回忆起暴徒的特征。其中一名女子,30岁左右,身高1米65到1米70,一身黑衣,头上有黑色丝巾。一名男子30岁左右,身高1米7左右,身穿灰色衣服,中长头发,微胖。

从1号窗口砍到14号

尖叫声打破了火车站的平静。

在站前广场上,哈尔滨人王宇和父母在一起,一家人准备坐火车回故乡。突然间,王宇发现远处出现一群人,“手里拿着五六十厘米长的砍刀,见人就砍。”

看到歹徒直奔而来,王宇和父母立即向火车站旁的招待所跑去,但王宇的母亲被一张椅子绊倒。“我没拽起我妈,我父亲赶紧去拉母亲,那凶手就一刀扎到我妈喉咙上……”王宇哽咽着说。

歹徒没有拔刀,而是换上另一把刀,追着人群,继续疯狂砍杀。

来不及多想,王宇跑向招待所。

匆匆跑出临时候车室的陈自宏,和男友拖着箱子,冲进了第一售票大厅。在他们身后,传来一片惨烈的呼救声。王定庚看见,两个黑衣人一路砍人,很快进入第一售票大厅。

正在第一售票大厅7号窗口买票的旅客杨女士看到,两个黑衣人径直走到1号售票口,其中一人手持一把砍刀,另一人持两把砍刀,刀长约一米。两人一路从1号窗口砍向14号售票口。

26岁的陈玉德正在买去丽江的票。听见有人尖叫,他循声回头看去,头上便被砍了两刀。他下意识地往前跑,腰部又被砍了一刀。他摸了一把,满手是血。

大厅陷入混乱,惨叫声此起彼伏,人群随即往大厅外面涌。

王定庚挤在人群中跑了出去。他看到,广场上一个中年男人趴在地上,背后插着一把刀,“只看到刀柄,太恐怖了”。

第一售票大厅门口的临时售票区,贵州人左如兴带着儿子,与朋友潘华兵父女站在这里。左如兴说,七八个黑衣蒙面人突然出现,他们抽出长刀,朝周围人狂砍。其中一人挥刀划向潘华兵6岁的女儿,潘华兵快步上前,把女儿拉到身后,自己咽喉挨了一刀,血涌如注。

左如兴拉起儿子和潘华兵的女儿,飞奔逃走。奔跑中,左如兴看到身边一男子,被暴徒一刀从背后捅入,刀拔出后,人扑倒在地。

餐馆商店庇护逃命者

火车站陷入混乱后,警笛声大作。警车从各个方向赶来。惊慌失措的人们,本能地四散而逃,躲避黑衣人和长刀。

火车站西北角的中国邮局是一个较大的避难点。不少旅客陆续拎着行李,从火车站跑到这里,50岁的保安冯师傅和另外4名保安在这里值班。

冯师傅打开邮局大院的门,40多个旅客跑到里面避难。之后,他关闭大门,和同事手持铁棍站在门口。陆续有旅客跑过来,冯师傅会开门接应,很快,院子里聚集了近百旅客。

附近的商店和餐馆也成为临时避难场所。王定庚跑进了一家商店,里面挤满了年轻人,商店老板把门上了锁。过了一会儿,听到外面有人喊“安全了”,挤在店里的人走出来,准备返回站前广场。但不久,广场上又有人喊“还有危险”,大伙儿又跑了回来。

一些受伤的群众逃进附近的铁路宾馆自救。宾馆门口,随处他们留下的斑斑血迹。

一位旅客拖着行李箱跑进广场旁一家重庆餐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涌入,食客也停下了筷子,站起来往墙角躲。老板娘陈芳高喊着,提醒就餐的顾客照看好自己的财物。门外,提着行李的旅客、没穿鞋子的旅客四散逃命。陈芳招呼着跑到门前的旅客进屋。很快,80多平米的饭店便挤满了人,很多没地方站的旅客直接站在了桌子上,灶台上。“实在是太多了,但是饭店已经容纳不下。”陈芳说,她忍痛让伙计把卷帘门拉了下来。

饭店里弥漫着一股紧张而又悲戚的气息。许多小孩子和妇女在哭泣,男人们也迷茫而无助。

陈芳说,当时饭店里塞进了两百多人。大概到了22时左右,她才将卷帘门打开,发现外面全是警察后,让旅客自行离去。

记者采访时,许多人对陈芳的行为鼓掌致敬。陈芳说:“这些暴徒太残忍了,冲老百姓下手。我也是能力有限,能救一个是一个,相信换一个人也会这样做!”

副所长带人冲向歹徒

有目击者说,最先到场的警察大多没有佩枪,只有警棍。在铁路宾馆内,两名警察被持刀的暴徒当场砍伤。

在广场上,佩枪的民警果断开枪。在场的旅客胆子大了起来,有人高叫“警方开始击毙暴徒”。

惨剧发生前,宏盛招待所的陈宇贵正在出站口拉客。因为影响了秩序,他和几个同伴被车站派出所的

民警带进治安亭。

进去没多久,广场发生骚乱。见状,正在给陈宇贵登记的派出所副所长张立元,给治安亭里的每个人发了一根木棍,自己抄起一根防暴叉,带领大家一起跑了出去。

陈宇贵出去一看,“蒙了”。两男两女在站前广场的临时售票区见人就砍,地上已经躺着十多个人。

张立元跑向歹徒,向他们喊话:“喂,你们几个来砍我!”突然,不知从哪儿又窜出来一名歹徒,5人一齐向张立元砍去。

张立元挥舞了下防暴叉,向人少的公交车站场跑去。“他是想引歹徒去人少的地方。谁知歹徒跑到一半停了下来,拐回去向火车站第一售票厅砍杀。”陈宇贵说。

几名保安与歹徒展开对峙。保安老刘截住一名

歹徒,却被刀刺中前胸,倒在血泊中。另一边,保安小丁一棍打在一名歹徒身上,瞬间被5名歹徒围住,乱刀砍死。

陈宇贵提着棍棒和张立元以及头上已经有约10厘米长刀口的火车站派出所执勤三中队队长谢林一起赶过去欲解救小丁。搏斗中,张立元被歹徒一刀砍断左手手指。谢林和陈宇贵等人将张立元救下。

特警开枪击毙4凶徒

5名歹徒继续向北京路与永平路方向砍杀,张立元、谢林等人带伤在后面紧追。在三叶饭店门口,大家将歹徒围在路口。

警察朝天鸣枪示警,5人仍然胡乱挥舞着手中的刀不断挑衅。随后赶来的特警开枪,4名歹徒倒地。一名蒙着头巾的女性歹徒仍然不放下凶器,被警方击中肩胛处,倒在地上。

陈宇贵脱下自己的白衬衣,紧紧按在谢林的头部。“没多久,衣服就被血渗透了。”陈宇贵哽咽道,“我和大家抬了四五十名伤员到刚开来的一辆公交车上,车厢地板上全是血,空气中都是血腥味,好多人在哭。”

塞满伤员的公交车急速向最近的铁路医院驶去。到达后发现,铁路医院已人满为患,一车人被送往成都军区昆明总医院。

从最初的骚乱到随后的疯狂砍杀,前后大约12分钟。据官方消息,警方在鸣枪示警无效后,果断击毙其中4人,击伤1人并将其当场抓获。

当晚,143名伤者被安置在昆明第一人民医院、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等10多家医院。

截至昨晨5点,此次严重暴力恐怖事件已经造成29人死亡,143人受伤。死者中,包括两名车站殉职的保安,伤者中有7名公安民警。其中,警察王海港和谢林身负重伤,仍在抢救。

昨天早上,昆明火车站现场仍血迹斑斑,清洁工正在清扫地面。据了解,临时候车室和临时售票区是最严重的两个杀戮地点,从凌晨两点开始,清扫5个小时,血迹仍未扫净。而在临时候车室,遇害的旅客多达11人。

中午,火车站恢复售票,售票大厅人来人往,买票者井然有序。地面已经清洁干净,看不出有杀戮的迹象。

临时候车室则仍被特警看守,一道道警戒线提醒人们,这里遭遇过暴徒的血洗。

□逝者

急着回家的他再也见不到妻儿了

3月1日晚9点,33岁的曲靖火车站搬卸工王天斌被亲戚送到了昆明火车站。出门几天,他不放心妻子和3个孩子,急着回家。次日凌晨,亲属们在太平间找到了他的遗体。

“他就在昆明的妻弟家住了两天,本打算坐火车回曲靖,人就没了。”王天斌的堂弟说,当晚王天斌执意要回家,因为外出几天不放心家里。9点多,开出租车的妻弟把他送到了火车站。半小时后,妻弟得知火车站出事了,立即赶到火车站,现场一片狼藉,被警戒线封锁。“大家不敢往坏处想,希望他已经坐上了火车,离开了昆明,期待两小时后他能平安到家。”王天斌的堂弟说,可过了12点,妻子也没盼到丈夫归来。

亲戚朋友们全乱了,连夜开车赶到了昆明,一家一家医院找,最后在昆明市第三人民医院找到了他的尸体。

“家里很不容易,全靠他一个人。”妻子聂柳英红着眼睛说,王天斌在曲靖火车站当搬卸工,靠卖苦力挣钱,每个月六七千的工资养活全家5口。聂柳英没工作,没文化。三个孩子中,两个儿子分别上一年级和四年级,一个女儿上三年级。

“他没什么爱好,就是爱上网。”聂柳英抽泣着,追忆说,因为家里没电脑,以前王天斌隔三差五去网吧上网,现在孩子们都上学了,他压力也大了,为了多陪孩子学习,他放弃了仅有的一点小爱好。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