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外地干部头疼010来电:90%为骚扰电话来头很大

2014年03月30日来源:新京报编辑:吕瑾莹我有话说

  如今骚扰电话满天飞,但对很多企业负责人和地方干部而言,“010”开头的电话对他们更像一个“魔咒”,一位和记者相熟的地方干部这样说:“至少90%都是骚扰来电,但很多又不是一般的骚扰电话,接就等于接了麻烦。”部分企业老总和地方干部还称,看到来电显示是陌生的“010”号码就头疼,“我们管这叫010恐惧症”。

  【讲述】


  乡长接到所谓“中南海邀请”

  记者曾在北京电话采访江苏吴江某企业老总,用固定电话打过去,对方手机一直提示“正在通话中”。后来得知,这位老总对手机做了设置,陌生电话一个也打不进去。

  “我这也是被逼的。”谈起此事,这位老总倍感无奈。他说,不是自己摆谱,而是实在被搞怕了,很多外地的陌生电话,尤其是“北京来电”,接了之后,就是各种名目的参选、参评、邀请、会议……“有关企业的,有关个人的,名目五花八门,不想参加,可又怕真有来头,烦透了!”

  记者调查发现,接到过此类电话的企业负责人、地方干部不在少数。苏北一个副县长笑言,他从当乡长开始,就接到过所谓的“中南海的邀请”。另一位苏南企业负责人说:“内容都差不多,研讨会或者培训会,反正一句话,只要给钱,什么文凭、奖状、头衔都是小菜一碟。”

  一位年过四十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几年光优秀企业家头衔就拿了好几个,甚至还有一个是亚太范围的,“他们很直接,就说这个需要交评比费,还有相关证书、奖杯等的制作费等,就是掏钱买奖。”

  接到类似的电话多了,这些经常被骚扰的企业负责人和地方干部学会了“反骚扰”。苏州一位干部说,一般来说手机还是会接的,固话接的就少了。

  【现象】


  骚扰电话“口气大”“来头大”

  一位自称得了“010恐惧症”的地方干部苦笑着告诉记者,骚扰电话不全是“北京来电”,但“010”占据了“大头”,而且近几年还有了变化,以前主要是北京的,现在上海和一些省会城市的电话也多了起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骚扰电话大致分为以下几类:一是推销图书、画册、邮册、纪念币的;二是邀请企业负责人或企业参评各类奖项的;三是邀请参加各类高端培训、研讨会、考察的;四是自称新闻单位要做正面有偿新闻或收负面“封口费”的。

  这些陌生电话的共同特点是“来头很大”,起码打着国家部委下属机构的旗号,有些甚至打着联合国的旗号。徐州睢宁一位基层干部说:“我们真的很难分辨真假,打这种电话的,有些还很横,你一说没这个经费,立刻就拿大帽子出来压人。有一次我们一个镇长就被一个推销理论书籍的唬住了,到处找关系打听,结果查出那个电话和其所说的单位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才安了心。”

  近年来,不止一地的基层干部曾向记者打听某某媒体是不是真的,所谓“封口费”要不要给,一位地方干部直言:“现在想挑出地方政府的毛病很容易,面对这样直接要‘封口费’的,我们也很矛盾,给吧不甘心,不给吧又担心真的闹大了。”

  【分析】


  打部委擦边球忽悠干部骗钱

  既然明知是忽悠,直接回绝不就行了吗?当记者抛出疑问时,受访者都直言没那么简单。睢宁那位干部说:“关键就是很难分辨真假,对我们基层单位或者企业而言,可不想得罪部委办局,万一真是哪个部委的下属机构呢,万一真和哪个领导关系很铁呢?”

  记者了解到,尽管国家一直对部委下属机构进行精简,一些部委也经常声明自己是“被冠名”“被组织”,但现在打擦边球的依然很多。

  北京某部委一位公务员告诉记者,其实真正的下属机构,现在不敢这样乱搞。这些到处骚扰基层干部和企业家的,一部分是真有点关系,通过一些部门或领导搞个挂名权或合作权,“草台班子”就搭起来了;另一部分则什么真东西都没有,骗一笔是一笔。

  复旦大学社会科学基础部副教授邵晓莹说,一边是不接电话被动地“躲”,另一边是忽悠大军有增无减。中央三令五申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但社会上利用权力胡乱作为的现象仍然不少。对此,不仅要限制有关部门自身的权力,对这种权力的“溢出效应”也要高度重视,把权力从根到叶都关进笼子,从根子上让这些人无法钻空子。与此同时,整个社会也要敢于直接说“不”。不可否认,正是“惹不起躲得起”的心理长期存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此类现象。

  据新华社电

(原标题:外地干部头疼010来电:接了就麻烦)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