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药价的秘密”:高价药为何横行?低价药去哪里了?

2014年03月05日来源:新华网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两会新华调查)“药价的秘密”:高价药一路飙升,廉价药无人生产
——人大代表建议完善药品投招标机制

    新华网北京3月4日电(记者王菲菲、侯丽军)成本只要几元钱的药品,零售价却达到几十元甚至上百元,是谁抬高了药价?有些药品,价格虽然降下来了,但质量能否保证?老百姓如何才能买到价格合理的放心药?

    参加全国两会的部分人大代表指出,我国的药品大致分为基本药物和非基本药物,虽然都是政府招标采购,但后者被层层加码,价格一路飙升,前者却面临利薄无人生产的尴尬境地,建议加大医改力度,完善定价机制和政府招标采购机制,真正保障老百姓利益。

    高价药为何横行?

    买药贵是医疗领域老百姓反映最强烈的问题之一。“成本只要几元钱的药品,零售价可达到几十元甚至上百元。”一位长期从事医药销售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药品价格虚高已经是公开的秘密,由于药品流通环节过多,层层加码,层层注水,“往往到患者手中的价格比出厂价会高2.5倍以上。”

    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卫生厅副厅长谢红认为,药品价格虚高,与“以药养医”的体制有关。虽然基本药物实行零差率销售,但非基本药物却仍然存在加价销售的问题。

    “现在药品采购都是政府招标,挂网采购,中间环节却存在一些水分。”谢红说。据内部人士指出,有部分药企为了保证药品进入政府采购目录,对组织投招标人员进行行贿,为了保证药品能够到了患者手中,对医院、医生进行行贿。

    在过去的一年中,这样的案例被频频曝光:葛兰素史克(中国)采取直接行贿或赞助项目等形式,向少数医药行业组织、医院、医生等大肆行贿;福建漳州药品回扣案件几乎涉及全市所有二级以上医院;赛诺菲被曝通过研究经费、现金报销、礼品赠送等方式,向70多家医院的500余名医生行贿。

    全国人大代表、山西亚宝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任武贤说,本来医药代表与医生进行交流,把用药方法、药品优缺点介绍给医生,这是一个非常正常且必须经过的过程。但在我国却被歪曲,成了贿赂医生的过程。

    “定价机制存在很大问题,药品价格由厂家说了算,他们往往定价虚高,预留出各个环节的回扣空间。”谢红说。据了解,葛兰素史克涉案高管承认,“营运成本”占到了药价的三分之一;而据福建漳州被查处的医药代表讲述,“药品价格构成比例中,成本价往往不到20%。”

    低价药去哪里了?

    药价高加重老百姓负担,那药价低就是好事吗?谢红说,当前一些基本药物存在价格“虚低”的问题,事实上损害了患者利益。

    2009年,发改委等9部委发布了《关于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实施意见》。发改委制定基本药物全国零售指导价格,在保持生产企业合理盈利的基础上压缩不合理营销费用。这一举措旨在向药品市场上部分价格虚高的药品“开刀”。

    “基本药物制度降低了患者用药负担,但需要注意的是,有些基本药物却消失了,药企不供应了。”谢红说,由于政府统一投招标,很多药企为了竞争,把价格压到很低,但是真正中标后,由于利润太低,无法生产,有的就不供应了,但有的却降低成本,出现了一些造假行为,损害了患者利益。

    任武贤说,基药制度确实让老百姓得到了实惠。但政府采购招标却是“低价者中标”,一味注重价低,缺少质优的考虑,把真正的好药挤了出去。

    全国人大代表、临汾市第四人民医院院长贾爱芹也说,基本药物的利润薄,企业不愿意生产,出现了病人急着用药却找不到的尴尬境地,如他巴唑、舒喘灵这些廉价药现在很难买到。“也有厂家将这些药稍改配方,换个名字,改头换面又以新药进入市场,价格可能就翻了好几倍。”

    完善定价和采购招标机制

    那么,如何才能让老百姓买到质量又高价格又合理的药?谢红说,应大力推进医改,建立合理的药品定价机制和政府采购机制。

    首先,“既要防止价格虚高,又要防止虚低。”谢红建议,药品限价不能光设置上限,也应设置下限,“有些药价格低到一定程度就低于成本了,实际上是老百姓受害。但上下限应如何控制,需要政府做好测算。”贾爱芹建议,对于一些廉价药,政府可以给生产企业一些扶持和补贴政策,调动企业生产积极性,或者国家定点生产。

    其次,要建立科学、统一、规范的药品质量评价体系。“同一种药品,同样规格、名称,不同厂家,该怎样选择,这是招标最纠结的地方。”谢红建议,在进行采购时,建立药品质量评价体系,列出药品质量标准,严格根据标准进行招标。

    第三,在投招标过程中,要严防暗箱操作。“为什么要选这家企业,列出和它的内在质量紧密相连的标准,实行阳光、透明招标,接受企业和老百姓监督。”谢红说。

    此外,任武贤认为,高价药品不少都是进口药。中国是仿制大国,创新药很少,而国家对外企的原研药有特殊的保护待遇,国内的仿制药无法与其竞争。因此,任武贤建议取消外企原研药的保护待遇,加快新药审批速度,“药价将下降30%—50%。”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