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叫车软件取消“愿付小费”功能 的哥乘客都很淡定

2014年03月09日来源:钱江晚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昨天凌晨起,两大叫车软件在杭州取消“愿付(给)小费”功能

    打车不能加价,的哥乘客都很淡定

    嘀嘀官方透露,将提供数据协助制定杭州的电召服务收费标准

  这一次,两大打车软件终于“降火”了。

  继3月初,“快的”和“嘀嘀”先后宣布降低补贴、广州取消加价打车功能之后,昨天凌晨起,杭州开始对打车加价说不。“快的”和“嘀嘀”都在杭州取消“愿付(给)小费”功能,软件中的加费页面将不再显示。

  昨天,记者就此采访了乘客、的哥、软件商,三方均表示,这一措施对于他们并没有太大影响。而伴随而来的是,打车软件谋求转型升级,部分城市也已经将“小费”收编成为服务收费政策。

  “取消加价”缘于政府约谈

  打车补贴并未取消

  昨天下午,记者分别体验了“快的”和“嘀嘀”两款软件,可能是因为周末,叫车很快就有了回复,但记者注意到,同比前段时间的软件界面,少了一块内容——“愿付小费”功能。的哥师傅也早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了。

  除此之外,打车补贴同过去相比也少了很多,但依然是有的。使用“快的”,记者省了5元钱(没有使用支付宝钱包扫码付款,否则还可以再省5元);使用“嘀嘀”省了6元。

  记者了解到,嘀嘀和快的这次取消“愿付小费”功能是跟相关部门的约谈有关的。

  这个部门是杭州市物价局监督检查分局,两个软件公司有关负责人参加了价格协调会,他们表示愿意配合政府价格主管部门抓好出租车营运市场的价格管理,向市物价部门承诺,为认真执行出租车价格政策,维护杭州良好的出租车市场秩序,从3月8日零时起,在杭州市取消“愿付(给)小费呼车”功能。

  值得注意的是,在对外发布的措辞上,取消“愿付(给)小费呼车”功能是两软件公司主动采取的,而非是相关部门强制要求的。业内人士分析称,出租车价格执行政府指导价,如果经营者擅自加价,物价部门可依法处罚,但是打车软件的加价由乘客主动提出,这是否合法应由国家级物价部门明确,所以约谈的目的还是协商而非强求。

  加价打车往往在高峰期

  乘客的哥均认为影响不大

  取消“愿付(给)小费呼车”功能,对各方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市民王女士家住城北,自从有了补贴,她就常常用打车软件叫车,但她说,从未成功用过“愿付(给)小费呼车”功能。“说实话,用软件就是为了省钱,当然不会轻易加钱了,偶尔就是在打不到车的时候加价,但往往这时候也是高峰,加价也还是打不到车,最后只得取消订单。”

  不过,郑先生倒是常常使用“愿付(给)小费呼车”功能,但他表示这是有前提的。“有的时候为了能打到车,会加个5元,最多不过10块,当然这是在使用嘀嘀和快的两个软件能省下20多块钱的情况下,觉得无所谓,如果真要自己掏钱那还是会考虑一下的。”

  采访中,绝大部分乘客的意见是,遇到急事会加价,但这时候往往是最不容易打到车。所以,对于取消“愿付(给)小费呼车”功能,大家并不觉得受到影响。

  而的哥的说法,跟乘客有不少相似,“有乘客加价,但往往都是高峰期”。的哥马师傅坦言,加价最集中的就是高峰期,“一般是10块钱为主,这时候我也会优先考虑离自己近一点的单子。”说起取消加价,很多的哥都表示有思想准备,因为大家也都是抱着赚一笔算一笔的心态。

  而对于取消“愿付(给)小费呼车”功能,嘀嘀和快的也都表示对自身影响不大,因为根据他们的统计,真正愿意加价的订单只有5%左右,属于量很少的。

  打车软件谋求转型升级

  部分城市收编“小费”为服务费

  昨天,记者也进一步核实了两大打车软件的最新补贴政策,快的:使用快的打车内置支付宝付款,乘客每单立减5元,每天限2单;支付宝钱包扫码付款,乘客每单奖励5元,每天限2单。嘀嘀:每单减免12元至20元调整到每单减免6元至15元,每天2单。

  显然,两大软件已经开始降火。业内人士分析,两大打车软件不可能再硬拼烧钱,而是谋求转型升级。

  数据显示,这场游戏已经为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圈下了大量的用户,接下来他们更多要思考的是如何充分利用好这个大数据。

  据了解,嘀嘀日均订单为183万单,平均日微信支付订单数70万单,总微信支付订单约2100万单。快的打车,日均订单量已达128万,单日最高订单量突破162万,其中使用支付宝钱包付车费的日订单数最高突破60万。

  在取消“愿付(给)小费呼车”功能的同时,嘀嘀官方还透露,他们会提供市场数据,协助尽快制定杭州当地的电召服务收费标准。在国内,部分城市已经收编“小费”为合法服务费,即“电召服务费”。

  所谓的“电召服务收费”,就是类似“叫车小费”。目前,北京、重庆已经启动电召服务收费,一般为每单3-5元。打车软件进入当地市场后,也已经将“愿付(给)小费”功能与电召服务费合二为一,因此在当地,打车软件是可以公开加价的,但最高被限制在5元。  本报首席记者 李阳阳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