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卫计委副主任:中药毒副作用最小

2014年03月09日来源:中国广播网编辑:吕瑾莹我有话说

  央广网北京3月9日消息 单独二孩政策开始实施,医院、家庭准备好了吗?传统中医中药如何传承创新,造福百姓健康?3月9日下午13时,中央台两会特别节目《做客中央台》专访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

  主持人:各位听众中午好,这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两会特别报道做客中央台,我是胡凡。咱们一块先认识一下今天做客的嘉宾。

  16岁下乡当知青,在内蒙古建设兵团,他是身穿白大褂的卫生员;20岁在北京中医学院负笈求学,他的梦想是为民祛病的好中医;走出学校大门虽然没有号脉问诊,他坚守医疗卫生,不曾远离;作为国家中医药的当家人,他传承创新中华传统医学,造福百姓健康;作为国家卫生计生委的管理者,他牢记百姓生命大于天,制定每项政策慎之又慎;40载春秋,他铭记医者仁心的神圣职责:有时治愈、常常缓解、总是安慰。今日做客嘉宾: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

  主持人:好的,非常欢迎王主任来做客中央台,欢迎您。首先通过我们的电波跟全国的听众朋友跟网上的朋友们打一个招呼吧。

  王国强:听众朋友们大家好,很高兴能够通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大家进行交流。

  主持人:刚才听众朋友可能通过片花也了解到了,王主任不仅当过卫生员,而且还专门学过中医,所以想问问您,当年中医所学的最基本的望闻问切比如说把把脉什么的,您现在是不是还能够露一手呢?

  王国强:我16岁上山下乡到内蒙担任过赤脚医生,中医和西医都应该学,在下乡期间接触了中医的一些常见病、多发病、慢性病的治疗。后来有机会上大学,1974年我上了北京中医学院,学习的是中药,但因为中医中药不分家,所以也要懂得中医的理论、中药的药性。我想也可能是因为我是赤脚医生出身,所以走上了这样一个学习中医中药的道路。

  主持人:可能过去是给病人把脉,是给家人把脉,后来是给咱们整个国家的中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在把脉。大家知道今年是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开局之年,改革也是全国上下都要进行的一场大的考试,所以我们今年的《做客中央台》也采取了一个非常特殊的形式来访谈,那就是给每一位嘉宾都准备了一份有声版的“改革考卷”。今天给王主任的考卷中自然是有跟您主管的、主抓的妇幼保健有关的话题,也有您特别熟悉的中医、中药方面的一些话题,提到考试,不知道您紧张吗?

  王国强:不紧张,如果你要考我的专业的话,我更不紧张。

  主持人:看来王主任是属于学霸型的,考霸型的。咱们稍候一块再来看。各位听众,在直播的过程当中,大家可以关注中国之声在腾讯和新浪的实名微博,或者输入关键词“做客中央台”的标签加上您的问题发微博,这样王主任就可以通过我们直播间的微博大屏幕直接看到您的问题。大家还可以用手机登陆搜狐新闻客户端自媒体直播间参与我们的交流互动,我们的访谈还将在央广网以及百度新闻上做音视频直播。移动互联网用户也可以使用QQ浏览器登陆央广网络,关注我们两会新闻。

  主持人:各位听众,欢迎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两会特别报道《做客中央台》,今天我们“改革考卷”的第一部分首先要进入简答题的环节。大家知道,去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央做出了放开单独二孩政策的决定之后,各地的实施细则也陆续在公布,在出台。我们知道,从1月份的浙江一直到最近的北京和天津,现在全国大约有7个省市的靴子是落地了,对很多盼望生第二个孩子的家庭来说,这肯定是一个好消息。可是我也知道,作为卫生计生系统的管理者,这样一项政策的实施其实对你们是一场不小的考验,至少是有挑战的。我们的同事在一线采访也带回来一些医院的医生和院长们的担忧,比如有一家妇幼保健医院的院长就忍不住感慨,他担心医院的床位不够。我们想这个政策实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不仅仅是涉及到床位这一个问题了,大家就特别想知道,单独二孩政策开始实施以后,我们的医院到底准没准备好?

  王国强:据我了解,广大人民群众非常欢迎,认为这是一个改革,也是一个惠民的好政策,但如何把这么一个惠民的好政策真正落到实处确实是一个问题。我认为生育政策的最终结果是应该让每一个符合政策的家庭能够生育一个健康的孩子,这是真正的惠民政策。要保证每一个家庭都能生育健康聪明的孩子,确实要做好生育政策的服务工作,其中特别重要的是妇幼保健的服务工作。据现在的测算,每年将要新增200万新生的孩子,当然实际上生育结果怎么样,还要根据大家的意愿和选择,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妇幼保健的服务能力,以及刚才讲到的像床位、服务机构应该说还是存在着差距的。我想落实好这项政策,第一还是要广泛宣传,普及健康生育的政策、妇幼保健的知识,使符合政策准备生育的家庭能够获得科学的支持,了解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怀孕,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能够更好的生一个健康的宝宝,需要有些科普的知识。据我了解,现在第一胎剖宫产率很高,现在全国大概50%-60%的剖宫产率,特别是在城市里面,很多的家庭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为了省事、为了减少痛苦,干脆就剖宫,剖宫产以后在怀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就会带来一些问题。比如说子宫的疤痕可能对第二胎会有影响。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我们要注意的是那些高龄产妇的高风险,高龄也就带来了高风险。

  主持人:像现在北京和天津的政策里头本身就规定了,比如说生第二个孩子和第一个孩子之间的时间间隔要不少于四年,包括北京还规定,生第二个孩子的妈妈要达到28周岁以上,所以可能将来高龄的产妇或者高危的产妇会不会更多,这不仅仅涉及到妈妈的健康,还有孩子的健康问题。

  王国强:这个政策实施最起码在这几年里头可能都面临着这个问题,一是马上就可以生育的,在育龄期以内争取要能够生,肯定就是高龄产妇。另外一个,加上二胎再加上间隔的话,那就又是高龄,所以高龄产妇就面临着高风险的生育,对这个问题应该高度重视。

  主持人:既然有这个预见了,咱们是不是也能够未雨绸缪?有一些什么样的方法能够把这个风险降到最低?

  王国强:卫生计生委为了把好事做好,第一,我们积极地推动妇幼保健服务体系的建设,要长期增加妇幼保健的服务机构、服务人员、服务设施,在国家发改委的支持下积极推进这方面的建设。第二,要盘活存量,增加增量。所谓盘活存量就是要把已有的妇幼保健机构的力量充分调动起来。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是,这次卫生和计生委机构合并以后,不仅使卫生系统有妇幼保健机构,在计划生育系统还有一个计划生育服务站。从省到乡村都有这样的计生站,计生站在提供计划生育服务的同时怎么能够把妇幼保健和计划生育结合起来,这是一个很好的资源,应该很好的去整合,去优化,调动积极性。

  主持人:单独二孩的这个政策推出以后,不仅仅是医院要准备好,其实咱们每一个家庭、咱们的妈妈们也得准备好。您刚才也说了,每个家庭都特别盼望生一个特别健康的宝宝,但我们也看到了一组数据,可能会有一些触目惊心,数据显示,我国现在是出生缺陷特别高发的一个国家,并且病种很多,目前已知的有大概8000到10000种,我们平常知道的像唇腭裂、先心病可能都属于这个里头。全国现在每年新增出生缺陷大约90万例,其中有出生的时候,临床能够明显可见的缺陷大约有25万例,发生率大概是5.6%,还有很多可能在潜伏期,后来才能够发现,可能这种情况对于家庭造成的创伤来说会更大。咱们国家出生缺陷多发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王国强:我们也关注到现在出生缺陷率呈上升趋势,每年出生的是90万例,可见、可视的是25万例,还有的是随着长大以后才发现的缺陷,比如说语言问题、听力问题等方面的一些病变,这确实应该引起我们高度的重视。这一年来,我走了不少的妇幼保健院和妇产医院,我看到了几种情况特别令人担忧。一个是不孕不育。不孕不育乱求医,最后的结果可能是真正救不了的,只能救助于人类辅助生育的技术——试管婴儿,这都会影响到生育的质量。另外一个,我还看到了一些脑瘫的孩子、自闭症的孩子。我多次看到家长领着这些孩子到医院里去做治疗的时候,既看到了母亲对孩子的那种爱心、亲情,但又从她的眼神里看到无助、绝望,我感到很痛苦。其实刚才讲到了,这个完善生育政策让群众再有生育第二胎的机会,但如果我们这方面的知识、服务跟不上的话,最后家庭生了一个脑瘫孩、有自闭症的孩子,其实对这个家庭来讲是打击。尽管我们说是发生率是5.6%,但对于一个家庭来讲,那就是百分之百的灾难,而且有些疾病也很难治疗。造成出生缺陷率发生和新生儿丧生的原因非常复杂,它是由环境污染、父母的生活习惯,父母用药等多方面因素导致的,当然也包括家长本身对科学生育这方面的知识掌握不够有关系。随着现在科学的发展,很多的遗传性疾病都能检测到,我觉得我们可能一方面需要加强在这方面的干预,提高出生人口素质,从一级预防,二级预防,三级预防来进行防治。另外一个方面,我觉得更重要的可能还需要广泛的宣传。我希望我们每一个等待生育的家庭一定要认真做好准备,选择一个最好的状态,不要盲目、仓促。

  主持人:各位听众,这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两会特别报道《做客中央台》。其实提到医疗卫生的话题,可能跟咱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大家也都有话要说,网上的互动自然也非常热烈。在这儿我们也要请出我们的新媒体观察员海滨,直播的过程当中他也一直在帮大家搜罗网上最有代表性的大家的一些声音。接下来有请海滨带来今天的改革考卷之“快问快答”。

  海滨:王主任您好,今天网民的视角就很小,所以可能会问到您一些非常具体的问题。比如说有网友就问了,您上一次看中医是什么时候?

  王国强:我基本上没有看中医。

  海滨:基本上没有看中医?您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您说您不怎么看中医,怎么去解读这件事情?

  王国强:因为我身体很好,我不需要去看病,我看中医是看望我们的老中医,我不是看病。前不久我还上了江苏南通去看望了国医大师朱良春,到了上海看了我们上海的颜德馨,然后又到南京看了我们的周仲英国医大师和徐景藩国医大师。

  海滨:您别说,在民间国医大师很多。

  王国强:没有,没有,全国一共30个,政府命名的,给他挂了绸带的就30个,而且现在又走了9个了。

  海滨:剩下的21个名字您都能记起来吗?

  王国强:都能记起来。

  海滨:您能给我大概说一下吗?

  王国强:北京的程莘农、路志正、唐由之,像上海的颜德馨,到西藏我还专门看过强巴赤列。

  海滨:最熟悉的是哪个?

  王国强:北京医院的李辅仁国医大师,应该说是最熟悉的了。

  海滨:您说您不看中医,那么老百姓到哪去看中医最靠谱?

  王国强:我们全国现在有比较完善的中医医疗服务体系,全国有3290多所中医医院,另外还有不少的中医门诊部,这些都是我们中医服务的阵地。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阵地,是城市里的社区,现在我到了不少地方都看到,包括我们上海、天津、北京,在社区里面最火的人气最旺的叫中医馆或者国医馆。

  海滨:您看人家马上就问了,我怎么判断这个中医是假的呢?

  王国强:我们政府办的中医医疗机构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应该都是真的。不是真的,不能让他进去。

  海滨:有人再问了,请问您的养生秘诀是什么,这是由于刚才您的回答引发的,您说您从来不去看医生,那您的养生秘诀是什么?

  王国强:我想我的养生秘诀,其实也没什么秘诀,我觉得我跟这些国医大师接触,我恰恰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了他们的养生的秘诀。这些人心态都非常平和,他的目标就是看病,就是解决老百姓的病痛,当他们治好了一个病人以后,病人给他的回报就是说我吃了你的药效果很好,这是他心理上最大的安慰。

  海滨:您讲的这实际上是基础,如果再从现实的角度来讲,有没有秘诀,什么多走路、少喝酒,这种东西有吗?

  王国强:这些应该说也是他们的养生秘诀。我再补充一点,我感受很深的一点,他们为什么能长寿?答案是和睦的家庭、子女的孝顺。我接触的这些大师们,真是子女特别孝顺,家庭特别和睦,对老人的照顾也特别好。

  海滨:这比吃人参重要多了。

  王国强:最好的“人参”是家庭幸福。

  海滨:再问您一下,经常有人问了,您经常看这些国医大师,您还记不记得让您感慨过中医特别神奇的一个什么事,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感受到的?

  王国强:我给你举两个例子,一个例子我还是没学中医没上中医药大学的时候,我在内蒙下乡当知识青年当卫生员,40年前了。农村那时候缺医少药,老百姓到夏天特别容易得痢疾,而且是得血痢,我就是用马齿苋、大蓟治好了很多人,这是我亲自做的。

  海滨:这是谁教您的还是您自己发明的?

  王国强:我看书的,那个时候还没上学呢,都是看书,赤脚医生手册。第二个让我非常得意的,也感到神奇的,就是遇到一个小孩,从炕上滚到锅里头,屁股坐在锅上,正好底下还烧着火,把屁股烫伤,两块皮都掀掉了。抱着来到我这儿以后,我也是从民间的偏方里得知的,用鸡蛋煮熟了把鸡蛋黄拿出来,用鸡蛋黄煎出的油,然后用油纱条,把鸡蛋的油敷在伤口上三次,不留疤痕,很好,这是我感到中医和单方秘方的神奇。这也为以后上大学树立了信心。最近发生一件事情,就是有一个老干部我们在医院里诊断出心脏的问题,早搏,一天一万多次,心率30多40来下,医生认为这必须要采取安起搏器手术。

  海滨:这个患者要手术了。

  王国强:要手术,每分钟的心率太低了。病人找我,我介绍了一个中医吃了药,到了11月份早搏降到3000次,心率提高到40多下了,现在你知道什么?现在早搏一天一千多次,心率已经提高到50次了,就是中药、中医。医院都很多很惊讶,你吃啥了,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效果?

  海滨:一个早搏的案例,还有一个鸡蛋的神秘,关于中医药您有没有一个自己的中国梦?

  王国强:作为中药局的局长,优秀的医学科学为中华民族的繁衍昌盛做出了贡献,这样一个中华文化孕育的医学应该为实现中国梦,实现健康梦做出贡献。

  海滨:您一方面希望中医药更好的发展好,另一方面您也看到更多的医闹事件的发生,其实在两会期间都能听到,有一项调查说,九成的医生说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再选择做医生,这样调查我估计您也能听到,怎么看这件事情,您是支持的一方,还是反对的一方,反对孩子做医生还是支持孩子做医生?

  王国强:说实在的,作为一个医务工作者,作为一个医务工作的行政管理部门的领导,看到这样的一个局面,听到这样的一个统计,心里很不是滋味,在任何一个国家医生应该是最受重视的、最受尊重的、最神圣的一个职业,救死扶伤。有一线希望,我们要百分之百的努力去抢救这个病人的生命,所以白衣天使受到尊重,但是在我们国家会出现这样的一个现象,医生的孩子不愿意鼓励孩子去学医,我们的医生在岗位上还要受侮辱、挨打甚至被害,这种现象确实令人很痛心。我的孩子,我肯定是要动员他学医的。

  海滨:最后一个问题问您,《时间去哪了》这首歌知道吗?想问一下您时间都去哪了?

  王国强:我的时间都被工作占有。我一年有多于1/3的时间到基层。

  海滨:自己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吗?

  王国强:爱好就是打太极拳。

  海滨:终于把秘诀说出来了。如果没工作牵绊的话,给您一段充足的时间的话,你想把时间花在什么事上?

  王国强:睡觉、听音乐、看看书,就这三件事。

  海滨:谢谢,非常感谢王主任,我们继续把时间还给我们胡凡。

  主持人:好,感谢海滨。

  主持人:各位听众这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两会特别报道做客中央台,今天作客的嘉宾是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刚才您是跟海滨两个人一块聊了很多关于中医、中药方面的话题,咱们就接着这个话题再往下走。接下来给您出一道选择题,知道您是学中医出身的,研究中药的,现在又是国家寄生卫生的管理者,如果说您周围的朋友、亲戚身体不舒服的话,您是会推荐他们去看中医呢?还是看中医呢?还是看西医,中医和西医在您的心目当中究竟占据着怎样的一个位置?

  王国强:这个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有些急诊性的疾病那还是要尽快的看西医、看急诊,但是对于有些不是很急的,另外中医还是有优势的一些病种,还是应该选择中医。希望他在不是紧急的情况下,还是先看中医,因为中医的理论就是对于整体观系统的辩证论治,你这个疾病什么原因得的,病因病机在哪里,他给你能够做些分析,再能够从整体的角度给你处方用药,中医这一方面还是有特长。另外,我也觉得就是在用药方面也还是应该先用非药物疗法。用药,能口服不滴注,能滴注不静脉输液。可是我们现在有很多的情况都是颠倒过来了,首选的就是静脉输液,最后再说非药物。恰恰应该反过来,应该是先非药物。我举个例子,我觉得妇幼保健里应该大量的提倡中医药服务。一个是妇科病有很多的像月经方面的疾病,中医有非常好的疗效,西医也没有特殊的办法。另外儿童的疾病,有的医院采取按摩、捏脊办法治得很好,而且是非药物的。小孩还是小,在发育的过程当中尽量避免接触那些抗菌素、激素类的药物。另外,不孕不育这方面中医药也有非常好的办法。

  主持人:一些癌症的患者可能也会采用这种中西医结合的方式来做治疗。

  王国强:对,一方面就是有的手术后的放化疗,配合中医药,能够减少放化疗的毒副作用,这个患者已经很认同了,西医现在也都很认同。另外,有些没有办法手术的,怎么样能够减少痛苦,带瘤生存,这也有很好的。

  主持人:咱们进入下一道题,刚才我们是选择题,接下来要进入名词解释的环节,我们知道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启动中医治"未病",这个中医之未病其实我的理解重在预防,或者说是惩防并举,您觉得这个治未病,中医治未病到底有什么样的门道?

  王国强:中医治未病,实际上是我们黄帝内经就提出来的,叫“上工治未病”,意思是什么呢?就是最好的医生是让人不生病的医生,这是最好的,所以叫上工。中医药学里头最最精华的,也是它跟西医药不同的,到目前为止,也是得到了西方高度认可的就是,防重于治的原则,就是养生文化孕育的养生的方法,也是中医治未病的非常重要的理论和精髓。我概括这个中医治未病就是三句话,就是未病先防、已病防变、愈后防复发。

  第一,想办法不让他生病,未病先防,这是最好的。已病防变,所以你得了感冒了,千万不要把它演变成肺炎,就是小病的时候及时给它阻断,叫已病防变。愈后防复发,有的病治好了要断根,要注意复发的可能,这个可能也是我们中医治未病的一个很重要的。而且养生保健预防,我非常高兴的看到,现在老百姓对这个理念的接受程度以及需求在不断的增加。

  主持人:是很重视,老百姓很重视,有一些人可能也是利用了咱们中医的这些神奇的地方,在做一些歪的文章,比如说像生活中大家也很熟悉了,一些伪大师,您刚才也反复在提,他们不是国家认证的,但是自称神医。比如说像张悟本、张必清、王林等等等等,不仅是挂号动辄上万,同时可能还会一批官员,一些甚至是明星这样的人物成为他们的粉丝,成为他们的拥趸。在您看来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一个现象,非议这个现象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角度从社会的从等等各个方面来分析,您能不能给一个从咱们中医中药的角度给我们一个答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批人?

  王国强:首先应该看到人民群众对健康的需求在增加,他要寻求包括中医在内的各种的知识、技术、方法,这个呈现了一个非常大的市场。我想在这个过程当中,像包括您刚才点到的这几位,包括甚至其他的所谓的神医,他就是钻了这个空子,这些人你们去看看他的背景和历史,第一他不是什么大师,第二也不是我们中医界的知名人士,甚至他们连执照都没有,甚至不是医生。他就是借着老百姓有这种需求,然后钻了我们监管方面还是有漏洞,造成了这样的一种影响。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您说得特别好,就是大家想要身体健康想要更好的生活,这个是没错的,但是为什么会被这样的一群人去钻了空子,咱们接下来在这方面是不是还会有针对性地开展一些工作呢?

  王国强:我们从张悟本事件发生之后,我们认真的进行了总结、分析,一方面看到老百姓有这种需求,我们一定要保护好老百姓这种需求,引导好这种需求,引导好的一个根本就是要给老百姓提供健康的科学的有效的中医药的知识和技术。怎么样去引导好呢?你如果对于社会上的这样一种现象听之任之的话,那可能会导致了人们对中医的不信任,危及中医。所以我们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一方面我们认真的组织总结前几年我们开展的中医中药中国行活动的经验,看到老百姓有这种需求,另外一方面我们中药系统组织了中医中药科普知识专家的委员会,专家队伍,而且我们还中华中医药学会还专门组织了中医药科普知识和养生保健知识的巡讲团,到全国去巡讲。另外,像北京卫视的养生堂这些专家都是中医科学院的认定的推荐,而且还有专门的讲稿的。我们现在还在积极地推进中医中药中国行进乡村、进社区、进家庭。另外,提升基层中医药服务的能力,两者结合。

  主持人:把触角延伸到老百姓的家门口,我需要的时候我能够马上立马很方便的能够找到他们,这样那些神医所谓的神医就不可能再钻这些空子。

  主持人:欢迎各位继续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两会特别报道《做客中央台》,今年我们也联合百度大数据平台以专业调查的方式锁定了各地区各个领域的一些热点数据和热点的主题,挖掘热点问题背后的关注的趋势。有关于我们中医中药包括我们卫生计生领域的这些大数据都有哪些呢?接下来我们先来一块听一听:

  片花:一位网民用鼠标在网络搜索医生时,您猜猜哪个字的搜索频率最高?竟然是美剧《实习医生格雷》,在海的那一边,医生也都很忙碌,患者也都很忧虑,只是医院不那么熙熙攘攘,医生和患者少有剑拔弩张,不过这搜索关键词屈居亚军的,就是"好医生"。不用说,忧心忡忡面对网络搜索这三个字的,都是渴望遇到好医生,期待华佗在世、期待扁鹊重生,希望这心思这愿望都能实现。接下来用百度输入医药价格这四个字,医药代表赫然位列最前,这意思莫非意味着大家依然觉得如今这药价不低,还是这群叫医药代表的人给闹腾的吗?再来看看我们博大精深的中医、中药,搜索关键词的冠军是中医院,您要调理身体,您想未病先防,选好中医院,选一位有着独门绝技的老中医,那是必须的。中药,大家最关心什么呢?中药大全、中药饮片、中药什么时候喝最好,名列前三。我泱泱中医中药文化五千年,您要身为中国人说不上来几味中药,那可真是够不上博学多才这标准。您瞧瞧,还有人查询中药什么时候喝最好,这我可得说说您,中药讲究对症下药、一人一方,您得要竖起耳朵仔仔细细听好中医先生的每一句嘱咐,对您的身体健康准没错!以上数据由百度提供。

  主持人:王国强,刚刚我们一块听到的就是百度大数据平台为我们以专业调查的方式搜索出来的一些百姓平常在百度上搜索的热点,找度娘的一些热点。若干个关键词的搜索结果当中,什么是让您觉得最意外的?因为这个都是百姓热搜的一些词语。

  王国强:有一些人认为药品价格的虚高都跟医药代表有关系,就是在流通环节上可能有医药代表来推销药品,最后把这个药价格推上去。针对这个情况,在医改当中对基本药物实行零差价,这个实际上是使得医药代表的作用就可以就是出厂价和通过招标定价直接的进入到医院,药品再次虚高起来这就没有市场。

  主持人:其实所谓的关键词里头可能我最感兴趣的一个关键词是好医生,提到好医生的话我能够马上脑子里头反应出来的比如说像已经过世的像裘法祖先生,比如说像现在有吴孟超先生,还有像在武汉的桂希恩老师,包括像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有一个大夫名字我叫不上来了,但印象特别深刻,他也是咱们妇产科的一个大夫,但是他就是为了给育龄的孕产妇做孕检产检的时候能够更方便,能够减轻病人的痛苦,那把自己的食指的指甲自己给拔掉了。所以这样的事情我是一直记在心里,印象特别的深刻,可能提到好医生的话,对于我的理解而言,应该是这样的一批人,医术精湛并且医德很高尚。您刚才也反复在提,我们也从网上查了一些资料。5年前,也就是2009年的时候,咱们国家是首次评选30位"国医大师",您刚才也提到了,去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开始评选第二届国医大师,并且还要求从医的年限要在50年以上,不用说这些人肯定都是医德很高尚,并且医术很高明的好医生。据我们了解,首届评选出来的国医大师现在其实年岁也都很高,健在的还有21岁,其中还有很多人也仍然是坚持在一线的临床在工作。应该说,这些国医大师都是对于咱们国家中医药的发展,对老百姓健康有着重大贡献的人,但不知道评选出来首届国医大师后,咱们是不是也能通过过进一步的一些推广或者其他的一些活动,能够让更多的人从他们的身上获取到从医的一些精华,让他们的这些从医精华让更多的人受益?咱们有没有一些步骤和安排?

  王国强:好中医还是少,所以我们想通过这样的评选一方面把更多的好医生能够挖掘出来。一个是要扩大他们的知名度了解,但是你想13亿多人口,我们才30个国医大师,在这次再评30也就是60个人,太少了。所以我觉得我们更关键的是要创造能够有国医大师辈出的这样一个环境和表现。当前来说,我们一定要把30个大师首先评好,我们要跟第一批一样建立国医大师工作室,要让他们带徒弟,要把他们的经验很好地传承下去。因为中医这个很多是经验医学,他必须从老师的实践当中去总结,比如说他对哪些病怎么治疗、怎么去辩证、用的什么方子用的什么药,吃了多少时间好的,中间又发生什么问题,他都需要有记载。如果能够很好的总结好这些案例,那么我觉得把老中医的传递下来是一个很好,另外一个我们也希望老中医身体条件还允许的情况,还可以进行一些除了带徒以外,还可以做一些讲座。

  主持人:走到百姓中间,让我们更方便的去接近他们,拉近百姓跟中医的距离。

  主持人:各位听众,这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两会特别报道《做客中央台》,今天做客的嘉宾是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王主任,咱们一直在谈咱们国家中医中药事业的发展,大家自然也都很关注,但是这几年总会有一些新闻可能让人听起来不太舒服,甚至会有一些刺耳。比如说我们看到有一些国家陆续曝出一些中药重金属超标的问题,比如今年中药在英国面临着严禁销售的严厉制裁,这样一些屡屡出现的同类同质的问题,其实也在影响着中国中草药的国际出口。那想问问您咱们到底应该如何来看待中药的毒副作用?

  王国强:严格来讲,中药的毒副作用是最小的,和化学药品相比较它是植物药,是天然药,所以它应该是毒副作用最小的。所以选择中医药是天然的、生态的、绿色的医疗方法。现在大家关注的中药有毒、中药有重金属浓残,好像中药不能吃。这个事情应该怎样分析呢?第一中药治疗疾病的一个很重要的原理就是在调理人的不平衡状态,中医叫偏颇。寒性疾病用热药,热性疾病用寒药,达到一个动态平衡。在这个过程中,有些药物它的化学成份可能有毒性,但是要注意,中药不是生药直接入药,是经过炮制的。比如乌头碱是有毒的,抹在箭上射人的话要中毒。但是炮制以后,减毒增效了。包括半夏、包括其他的中药,所有有毒的中药经过炮制以后把毒性降低到最小,把药效提高到最高,这就是中药标准化和炮制过程的目的。另外,有些被认为是毒性的成份,恰恰是治疗疾病的有效成份。举一个例子,我们的老卫生部长陈竺部长,他是两院的院士,他研究出来的治疗急性白血病的药物,就是从中医的民间方里总结出来的——用砒霜。砒霜是毒药,但从砒霜里提出的三氧化二砷真的是治疗白血病的有效成分。所以看中药有毒没毒、有效没效、是药物(有效成分)所在、还是对人体确实有害,应该有明确的分析。

  主持人:所以自然就会有接下来这个问题,如果中医还想更好地去走出去的话,咱们还得去做哪些工作?除了让他们更多的了解以外。

  王国强:我想首先我们还是要立法,中医药要加快立法进程。

  主持人:其实好多年了,代表委员也都在反复在提。

  王国强:国粹应该有国法来做保障。而且现在中医药发展形势很好,国外也认同也有需求,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更需要从国家层面把它用法律的形式保障起来,同时从法律的形式来推动发展。另外我觉得我们要推动中医药“七位一体”的发展。所谓“七位一体”就是中医的医疗、保健、教育、科研、产业、文化和对外合作与交流的“七位一体”,这些方面都是相关的。比如说医疗水平要提高,一定要跟教育水平提高联系起来,在学校里真正培养出好中医。

  主持人:甚至是名医。

  王国强:要真正信中医、用中医的人他才能培养出来好中医,养生保健也是这样。养生和保健就是防病,养生也是中医的一个特点。特别是现在,国务院提出了要发展健康服务业,健康服务业的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发展中医的养生保健,这也是市场需求很大的。

  主持人:包括您说的社区里面养生堂是最火的。

  王国强:另外一个就是讲到科技。咱们研发的药让它能够更有效,标准规范更清楚;另外,我们中医对很多疾病的认识从基础理论到临床路径都研究的非常好,这样能更好地保障中医药的发展。怎么样实现科学种药,而不是乱种药。说中药挣钱了大家都去种,把人参都种得像萝卜一样大了,那没有效果。

  主持人:萝卜不干了。

  王国强:所以中药产业发展也很重要,怎么样更好的从农业、工业、服务贸易这些方面更好的发展。文化就不用说了,对外合作交流我就非常感慨,这几年国外的官方对中医药的需求日益的增长,而且主动要求到我们中国来学习中医。希望政府间签订中医药合作协议的国家越来越多,说明中医药在走向世界海外发展的进程中越来越被大家所认同。

  王国强:怎么样让它走好,走得远?还是要强自身。我觉得我们还是要把中医在国内做好、做规范,从法律上、标准上、规范上、疗效上、药物的研发上等等,包括我们的服务、贸易、政策上来加以完善。

  主持人:让中医能够有更好的发展,也让中医百姓能够有更多的保障。

  主持人:各位听众,做客中央台正在直播。此时此刻,很多合作媒体也在场外的媒体中心实时跟进访谈,他们可能也会有些问题想向王主任提问。首先我们要连线的是江南都市报记者陈燕伟,他有这样一个问题,陕西富平贩婴案发生后,很多人都觉得特别震惊,咱们国家卫生计生委以后会考虑从哪些方面防止这样事情的再次发生?怎么样让这些迎接天使的人是有爱心的人,而不是那些带着一些邪念的人?

  王国强:发生陕西富平案我们非常痛心,但是也对于这种行为我们也是强烈的谴责,特别是发生在妇幼保健系统,已经丧失了人的良知了。

  主持人:应该是最值得信赖的一批人。

  王国强:要严惩,但通过这个事情我们要总结,在加强监管方面和日常管理方面还是有漏洞,所以国家卫生计生委这个事情发生之后很快就提出加强产科管理的四项规定,把可能出现的漏洞堵死。使这样的案子没有机会和条件发生。

  主持人:这里还有腾讯的一位网友,他的问题是他3月6号关注到今年两会上有90位政协委员联名向大会提交了紧急提案,建议将医疗机构列为公共场所来进行安保,并且由国务院法制办来牵头,尽快制定出台医疗机构的治安管理条例。其实我们现在也看到暴力伤医事件最终伤害的不仅仅是医生,还有我们每一个人,还有不少患者。作为管理者您到底怎么样看待暴力伤医事件?解决它的办法到底在哪儿?

  王国强:在我们医疗卫生界出现的这种先是医患关系,之后是医闹,现在医暴,呈现愈演愈烈的趋势。我认为医暴已经和医患关系是两个性质的,医患关系可能患者对医生有意见,信息上的不对称、服务上对健康和疾病认识上的差别,造成医患关系。但是医暴性质已经变了,本身他就是犯罪,到哪个地方采取这样的极端行为都应该受到谴责。所以我们医疗界的委员就希望能够为我们的医院创建更好的安保环境,所以提出要把内保变成安保,把医院作为公共场所。

  主持人:像机场、火车站、汽车站这样的一些大的公共场所一样。

  王国强:一样来给予安全保护。现在我们的医疗资源还是不均衡,其实大家注意到现在发生医患关系紧张的是在什么地方?都是在大城市,而且都是在三级甲等医院,但三级甲等医院也很难满足大家的需求。好的医生、专家、设施还是少,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容易造成这样的一些矛盾。所以我也希望我们民众也理性的认识这样一个现象。另外也要了解,治病时科学技术还达不到某个程度的时候,也会有治不了的情况。另外也希望我们的医生能够更好地和患者交流,更好地解疑释惑,能够像中医讲的“望闻问切”,把患者的疑虑和对一些疾病的看法、想法,能够通过交流更好的缓解、释放。

  主持人:今天节目的最后,也给您留了一道作文题,希望您能够通过电波向我们的听众和网友们说说您的马年的心愿,心里的愿望是什么,因为今年很流行马上有什么,您作为国家卫生计生领域的这样一个管理者,您希望马上有什么?

  王国强:我希望马年马上推动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所提出的关于完善中医药事业发展的政策机制,通过改革发展使得中医药更好地惠及百姓,这是我的马年愿望。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王国强主任做客中央台,其实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我们都祝愿医学事业能够发展得更好、更快,能够联手抵御更多的病魔带来的考验。另外,无论是对刚刚出生的孩子还是妈妈们,我们最想看到的四个字那就是母子平安,无论是收音机前此时此刻在听节目的你是富有还是贫穷,不管您在天南还是地北,我们也都祝愿大家都能够为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保重身体,能够健康、平安。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相关音视频节目请登陆央广网。节目的最后,主持人海滨、胡凡代表节目监制赵九骁、责任编辑冯会玲,感谢各位的收听。

(原标题:卫计委副主任王国强做客中央台 畅谈中医药发展及“单独二孩”)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