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人大代表:建议废除集资诈骗罪死刑易致误判

2014年03月09日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吕瑾莹我有话说

  南都讯 记者王殿学 实习生王安琪 发自北京 昨日,全国人大代表、天明集团董事长姜明等36名全国人大代表联合署名的废除集资诈骗罪死刑的议案提交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

  姜明代表昨日对南都记者表示,议案提出前曾有一个团队研究集资诈骗罪,其中包括法律学者和经济学者。

  根据现行刑法规定,集资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违反有关金融法律、法规的规定,使用诈骗方法进行非法集资,扰乱国家正常金融秩序,侵犯公私财产所有权,且数额较大的行为。近几年来,一些集资诈骗的死刑,比如吴英案、曾成杰案都引起巨大的争议。

  根据《全国人大组织法》和《全国人大议事规则》,全国人大会议召开期间,30名以上的代表联名,可以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出属于全国人大职权范围内的议案,由主席团决定是否列入会议议程,或者先交有关的专门委员会审议,提出是否列入会议议程的意见,再决定是否列入会议议程。

  死刑的废立十分慎重,上世纪90年代末,国务院曾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增加一些财产类犯罪的死刑,但全国人大常委会并未通过。在制订2011年刑法修正案(八)时,集资诈骗罪就曾研讨过要否废除死刑,当时也没有通过。

  议案:废除死刑6大理由

  1

  集资诈骗罪容易导致误判误杀

  议案称,集资诈骗罪的犯罪主观构成要件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非法占有”是一个不确定的法律概念,在司法实践中,司法机关往往不认真分析集资人未偿还借款的原因,单凭集资款没有及时返还或不能偿还就推定行为人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这使得集资诈骗罪的适用产生扩大化的趋势。姜明说,根据最高法院的规定,认定非法集资有四个标准,即非法性、公开性、利诱性、社会性,但公开性与社会性特征在司法实践中往往难以界定。

  2

  诈骗类犯罪不应有死刑

  议案称,集资诈骗罪与诈骗罪的关系是特殊与一般的关系,诈骗罪即使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元,法定最高刑不过为无期徒刑,集资诈骗罪也是通过诈骗行为达到占有集资款的目的,设置死刑逻辑上说不过去。姜明说,2011年,《刑法修正案(八)》取消了票据诈骗罪、金融凭证诈骗罪、信用证诈骗罪的死刑,单独保留了集资诈骗罪的死刑。其实,这几种犯罪的社会危害程度差不多,甚至有的还要高于集资诈骗罪。

  3

  受害人自身有过错

  议案称,受害人往往在高额回报的诱惑下,主动参与了非法集资活动,甚至自身就是非法集资者,受害人自身的过错降低了集资人的违法性评价,致使集资人的主观恶性与人身危险性的负面程度降低。姜明说,高回报率往往意味着高风险,受害人自身应当有考虑损失的预期心理准备,集资诈骗罪中往往集资人与受害人双方均有一定的责任,集资诈骗成功与否与被骗者自身的过错有关,刑事审判中对被害人有明显过错的一般不判处死刑。

  4

  判处死刑影响受害人得到赔偿

  议案称,集资诈骗罪为单纯的财产犯罪,一般不会直接侵害到他人的生命,所造成的损失可以用金钱来衡量。集资诈骗案件中受害人主要关心的是经济赔偿——— 被骗的款项是否能够追回,即使要求追究集资人的刑事责任,也不可能直接请求适用死刑。姜明说,对集资人适用死刑将导致受害人完全丧失追回被骗款项的机会,不利于维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更可能引发群体性事件等一系列社会问题。

  5

  金融体制问题导致民企融资难

  议案称,中国金融市场实行的仍然是政策性的金融垄断,而且金融市场资金紧张,民营企业等非公有制经济企业融资困难,只得被迫转向民间融资。另一个方面,我国目前银行存款利率水平偏低与民间资本投资渠道受限,使企业或个人愿意把资金投入到民间借贷市场以获取高额利润。如果通过死刑来遏制集资诈骗,就有将国家的责任、政府的义务转嫁给集资人个人的嫌疑。

  6

  取消非暴力犯罪死刑是世界潮流

  议案称,中国于1998年10月5日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该公约对死刑适用作出了限制,规定“在未废除死刑的国家,判处死刑只能是作为对最严重的罪行的惩罚,判处应按照犯罪时有效并且不违反本公约规定和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的法律。”各国立法对于非暴力性的经济类犯罪一般都不采取死刑政策,死刑主要是针对一些极端暴力类型的犯罪。

  赞成

  朱征夫委员:

  所有财产犯罪都应取消死刑

  昨天,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对南都记者说,截止到2012年,在联合国193个会员国中,已经有约150国家在法律上或事实上废除了死刑或者暂停执行死刑。而且,死刑要跟剥夺他人生命的暴力犯罪有关。我国刑法现存的55个死刑罪名中,一半以上还是非暴力犯罪。朱征夫说,随着市场经济逐步成熟,有的经济犯罪,比如说集资诈骗罪,不应该再用死刑来控制,而应该辅之以其他的社会管理方式,如完善一些基础性的经济和行政法律。

  朱征夫表示,集资诈骗罪的死刑是特殊历史时期的产物,规定死刑一是考虑到受害人众多,可能影响社会稳定,二是保护国有金融机构的垄断地位,不允许个人搞民间集资。而立法时社会经济条件不高,一方面被害人被骗的都是活命钱,另一方面,人们并没有太多的投资经验,没有太多的防范风险的意识,而现在经济水平越来越高,人们被骗的钱经常是用来“投资”的钱,而且,人们的防范意识也越来越高了。事实上,普通诈骗罪本来就没有死刑,因为受害人也有一定的主观过错,其他诈骗类的犯罪也废除了死刑,再单独保留集资诈骗罪的死刑,从逻辑上也说不通。朱征夫认为,侵犯再多的财产,也无法与人 的 生 命 相比 ,生 命 的价值永远绝对 高 于 财产,所有的财产类犯罪都应当取消死刑。

  反对

  张庆方律师:

  部分集资诈骗罪仍应该判处死刑

  昨天,中国政法大学召开集资诈骗罪是否废除死刑的研讨会,在姜明介绍完后,北京市汉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庆方表示反对废除死刑,称至少有一部分集资诈骗罪是应当判处死刑的。

  张庆方说,可能有误判并不是废除集资诈骗罪死刑的理由,解决误判是司法机关的事,并不是立法机关的事。一些被害人为了贪财盈利的理由也不能成立,因为他们有这样的心理,动辄数十万元的借款,恰好说明集资诈骗罪有严重的危害性,也说明是需要监管的,而现在金融制度有缺陷是客观现实,也是需要对民间集资进行监管的理由。

  中国死刑只适用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为什么安全生产犯罪、重大安全事故犯罪,动不动造成数十人死亡,最高刑期却只有7年呢?就是因为这些犯罪没有主观的故意。但是集资诈骗罪并不能说没有很大的主观故意,比如在集资过程中明知道无法偿还,仍然以很高的利息集资,这种情况不排除不是主观“恶极”的状态。而一些非法集资行为,诈骗几万人,很多老人的养 老 金 都 没有 了 ,也 给社会造成很大的影响,不能不说造成了很大的危害。

(原标题:建议集资诈骗罪废除死刑)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