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韩国船长坐首艘救援船逃离后眼睁睁看客轮沉没

2014年04月20日来源:新京报编辑:吕瑾莹我有话说

19日,韩国珍岛,沉没的“岁月”号客轮流出的油带开始出现在海面上。经过4天搜寻,潜水员未找到任何幸存者。

19日,包括船长李俊锡(左三)和25岁的女舵手朴某在内的三名船员被警方逮捕。

  据新华社电 韩国海洋警察厅官员19日说,对沉没客轮“岁月”号的搜救工作在加紧进行,但搜救人员到目前为止未收到来自船内的反应信号。

  信号一直向船内传送

  韩国海洋警察厅装备技术局长高明锡在当天举行的记者会上说,潜水人员分组轮换进行潜水作业,搜索工作不间断。目前潜水员还仅仅依靠一条导引绳进行水下作业,搜救力量在试图将导引绳增设至2到3条。

  高明锡说,当天凌晨,潜水员通过船体外窗发现了船内3具身着救生衣的遇难者遗体,但是因水中障碍物和潜水时间限制,不得不停止搜索和打捞。由于能见度的问题,潜水员没能确认遇难者的年龄和性别,也无法确定遗体所处位置。

  高明锡说,熟悉船体构造的搜救人员从第一天开始就一直尝试向船内发送信号,但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收到来自船内的反应信号。

  截至19日晚,距离“岁月”号沉没已经过去80多个小时,仍未发现有人生还。一些专家说,如果船舱内存在“气穴”,可供幸存者维持72个小时。

  发射880枚照明弹

  大约650名海军和海警潜水员以及一些民间潜水员连夜在水流急、能见度非常差的环境下搜寻可能的幸存者,同时继续向舱内注入空气。海警官员崔相焕(音译)说,入舱搜救的潜水员将从两人一批增加至最多10人一批,系上更多安全绳。

  海警说,将从当天日落后到第二天天亮前分四次向空中发射880枚照明弹协助夜间搜救。为帮助照明,9艘夜间捕鱼船正在向事发海域前进。另外,搜救人员将利用拖网渔船在沉船周围海域投放大型网兜,以防遇难者遗体漂走等意外情况发生。

  生存概率几乎为零

  路透社援引国际海事救援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布鲁斯·里德的话报道,发现幸存者的概率“现在几乎为零”,搜救行动现在更可能实际上变为搜寻遇难者遗体。

  不过,美国海军“好人理查德”号两栖攻击舰一些军官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电视台采访时说,尽管事故发生已经过去3天,还是相信失踪者有较大的可能性获救。只是,事故现场气象和水文条件恶劣,给搜救工作带来很大麻烦和困难,令人担忧。

  16日事故发生后,美国海军立即派在韩国西部海域巡逻的“好人理查德”号前往珍岛海域支援。这艘军舰已经投入两架直升机协助韩国海警。

  载有476名乘客的“岁月”号客轮16日在韩国全罗南道珍岛郡屏风岛以北海域发生意外进水事故并最终沉没。截至当地时间19日10时,确认有29人遇难,270多人失踪,失踪人员中包括4名中国公民。

  ■ 特写

  新人舵手犯大错?

  致命的急转弯

  19日,根据警方调查以及获救船员的描述,韩国媒体还原了16日的惨祸如何一步步在驾驶舱发端。

  错误的掌舵者

  韩国媒体报道,16日清晨,在经历一夜的航行后,“岁月”号客轮正经历一个被称为“孟骨水路”的水域,这条水路长6公里,宽4.5公里,水流湍急。但是,在这样的危险水域航行的“岁月”号,船舵却在一位刚到船上不久、只有25岁的女航海师朴某的手里。

  按照工作表,16日上午的确是由三级航海师掌舵,船长李俊锡回到舱内休息。但他也许疏于想到一个问题,一个年轻的女航海师,能否担当在危险水域安全航行的重任?

  16日上午8点48分,“岁月”号在几乎没有减速的情况下,航行到一个需要转弯的水域。噩梦发生了。

  “在珍岛附近海域时,本应先降低速度,再往右转弯,但当时在几乎全速前进的情况下打了转向盘。”朴某后来对调查人员承认。

  她说:“突然转动舵盘后,船体失去平衡,变得失控起来”。

  几乎同一时间,客轮上的乘客也听到猛烈的撞击声。韩国媒体称,这很有可能是货舱没有固定好的大型货物猛地撞向一侧的船壁,后者开始漏水。

  当时正在船舱里休息的掌舵手、58岁的吴勇锡感觉出事了,迅速跑到驾驶舱了解情况。他说,李船长是在船体已经发生60度倾斜时才跑到驾驶舱的。

  看到情况不妙,李俊锡对一级航海师说:“让乘客们穿好救生衣原地等待”。这一指示通过广播室乘务员传达给了乘客。

  此后,尽管几经努力,驾驶舱众人没能阻止客轮的继续倾斜。

  未能传达的命令

  直到一级航海师和掌舵手都认为船已经不可挽救,李俊锡才下令逃离。一级航海师再次用驾驶舱麦克向三层广播室员工传达该命令,但该命令并未被传达出去,因为此时“岁月”号的引擎已经关闭,整个船只都处于停电状态。

  李俊锡再次对轮机长下令:“赶快逃离”。接到指示的轮机长们立即从船最底层的船舱逃了出来。9点40分左右,海警的第一艘救生艇抵达,李俊锡和轮机长等上船,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岁月”号沉没。

  此时,在“岁月”号上的大量乘客,却依然相信此前“不要动”的广播,等待救援。船也在渐渐倾斜,并慢慢地沉入海中。

  上午11点左右,李船长到达了珍岛彭木港。他并没有表明自己的船长身份,与其他获救者们一起被送到了医院,接受了简单的治疗。 (百千)

  迟来的道歉

  19日,在警局接受问询时,李俊锡身着黑色防水衣,低着头。

  有电视记者问李俊锡,为什么要在客轮发出求救信号40分钟后才下达人员撤离命令。

  他回答:“那时,救援船没赶来,周围又没有渔船或其他船只相助。水流湍急,那一水域的水温又低。我想,如果乘客没穿救生衣就忙乱撤离,可能会被水卷走,进而遭遇麻烦。”

  他没有提自己何时下船,但向遇难者及其家属道歉:“造成这样的麻烦,我真诚地向遇难者和他们的家属道歉。”新华社专稿

(原标题:四天搜救 客轮内未传出任何信号)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