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江水进京水价不会疯涨 南水成本价不超过3元/吨

2014年04月21日来源:人民日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今年汛后,丹江口水库的清水将一路北上抵达中线终点北京

  江水进京,水价不会疯涨(深阅读)

  本报记者 贺勇

  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主体已经完工,今年汛后,来自丹江口水库的清水将沿线北上,滋润华北,为首都“解渴”。南水进京,水价是否会疯涨?能否保证水质安全?记者近日采访了北京市有关负责人。

  水价会不会疯涨?

  南水成本价不超过3元/吨;最终水价按程序确定

  4月17日,北京市举行了居民用水价格调整听证会,水价问题备受关注。网传南水北调到北京,成本可能超过每立方米12元,水价将疯涨。对此,北京市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孙国升表示:“传言南水北调来的水成本价8块、9块、10块、12块的都有。我所掌握的信息是,国家发改委正在会同相关部门研究中线工程沿线的口门水价,还没最终确定。”

  据北京市发改委委员李素芳介绍,目前,北京市居民用水价格为每立方米4元,包括三部分,其中自来水水费每立方米1.7元,为企业经营性收费,用于供水企业生产经营;水资源费每立方米1.26元和污水处理费每立方米1.04元,这部分费用属于行政事业性收费,由供水企业代收后上缴财政,统筹用于全市供排水设施建设维护和经营补偿。

  孙国升表示,本次水价调整与南水北调并不相关,南水北调成本未纳入此次考虑范围。但综合水价的上调有利于南水北调水价与本地水价的衔接。他介绍,之前通水的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输水干线长1467公里,全线共设立13个梯级泵站提水,供水成本核算下来,到山东德州大屯最贵为2.24元/吨。“在全成本核算的情况下,南水进京的口门价格也就是成本价每吨不超过3块钱。”

  孙国升解释,居民水价包括原水、水资源费和污水处理费等项目,而口门水价就相当于原水部分,和目前1.7元/吨的原水价格相比,南水相对高一些。超出部分是政府补贴还是居民分摊,相关部门正在研究,进京后最终的居民水价,还需要通过相关程序来确定。

  据介绍,南水北调供水价格是按照保障工程正常运行和满足还贷需要的原则确定,综合水价包括基本水价和计量水价两个部分,基本水价偿还贷款本息、适当补偿工程基本运行维护费用,计量水价补偿其他成本费用以及税金。

  南水会否“水土不服”?

  水碱变少,口感差别不大;三道防线确保水质安全

  据了解,近些年丹江口水库长期稳定在二类水的水质标准,完全满足调水需要。孙国升告诉记者,南水进京前和进京后,将对水质进行严密监测。一旦确认发生突发事件,北京市将立即启动应急调度预案。

  记者了解到,2014年通水后,南水北调北京段将采用实验室监测、自动监测、应急移动监测等三种方式,在中线水质统一监测的基础上,将对地表水109项环境质量标准进行检测。“针对上游渠道可能发生的突发性污染事件,我们在水质统一监测的基础上设立了三道防线。”孙国升介绍,第一道防线设立在北拒马河渠首处,设立“前哨站”进行水质监测,当来水水质出现污染时,关闭南水北调总干渠入京口门,避免污水进京。第二道防线设在永定河大宁调压池处,当永定河以西水质突发污染时,关闭永定河倒虹吸进口闸,避免劣质水进入市区。第三道防线设立在各分水口,当水质监测系统发现自来水厂水处理工艺无法消除超标污染物质时,停止取水,避免劣质水进入水厂。“同时启用密云水库、地下水源及张坊应急水源等,保障首都安全供水。”孙国升说。

  南水进京后,部分地区使用地下水的自来水厂水源将置换为南水北调地表水,水的硬度将会下降。“最直接的感观就是水碱变少了,口感不会有太大差别。”孙国升说,到2020年以前,北京市除延庆县外的所有行政区域都可以用上南水北调水。

  能否回补地下水?

  将逐步返还生态用水,有条件时可回补地下水

  近几年,北京用水缺口主要靠从周边调水和超采地下水来填补。今年通水后,北京每年可收到10亿立方米以上的长江水,占市民生活用水的50%以上,成为北京市主力水源。孙国升介绍,按照国家南水北调总体规划的要求,通水后要逐步返还长期被城市生活和工业挤占的生态用水。北京市将逐步关停自备井,减采、停采地下水,杜绝超采地下水,有条件时还可以回补地下水。

  不过,北京的水资源短缺形势严峻,不会发生根本转变。北京市水务局副局长刘斌介绍,目前北京的人均水资源量为100立方米左右,即便南水北调每年为北京增加10亿立方米,每人增加的水资源量也不足50立方米,远低于国际人均1000立方米的缺水下限。

  孙国升说,从丹江口到北京的输水工程总长1276公里,一滴水要经过15天左右才能到北京。“巨大的资金投入、移民搬迁做出牺牲、工程建设者付出的辛劳,都在提醒我们,要珍惜每一滴水、用好每一滴水。”

  根据规划,中线工程平均每年向北京市供水10.5亿立方米,最高年供水达16亿立方米,最低只有8亿立方米。“由于南水北调中线干线工程没有规划建设调蓄水库,水量调节问题需在各省市配套工程中解决。”孙国升介绍,为调蓄上游来水,北京市修建了大宁调蓄水库、团城湖调节池和亦庄调节池等调蓄工程,启动实施了南水北调来水调入密云水库调蓄工程。“通过将南水北调富余来水调往密云水库,与南水北调丰枯相济,能提高北京城市供水保证率。”

  针对水资源调配如何兼顾京津冀协调发展的问题,孙国升表示,京津冀具备水资源互通互济的有利条件。同时,三地都是刚性缺水地区,在优化水资源配置、加大生态环境用水指标、改善水生态环境需求等方面的共性很多,需要协调配合。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