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金道铭、申维辰、宋林被查均与山西富豪张新明有关

2014年04月22日来源:中国经济周刊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原标题:山西富豪“危险季”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韩文●任重︱山西报道

  不景气的行业、脆弱的互保链、隐秘的政商关系,正将山西能源链条上的富豪们推向“危险季”。

  截止2014年4月初,2013年“胡润百富榜”上的22位山西富豪(公司总部设在山西的企业家富豪)中,已有7位或遭遇资金危机,或被互保链牵连,或事涉涉腐官员,甚至被调查。而在2008年“胡润能源富豪榜”上的11位山西富豪中,出现上述情况的或已达到5人,其中就有2009年涉偷税案的山西金业煤焦集团董事长张新明。今年,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道铭、中国科协党组书记申维辰、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相继被组织调查,据悉,这三个人此前均与张新明“有牵连”。

  煤炭、焦化、冶金,山西这三大有着“富豪生产线”之称的传统支柱行业,眼下集体陷入困境。

  “一根麻绳拴住一串富豪!”那些当年同时出现在福布斯、胡润的富豪榜单上的山西煤炭领域的小伙伴们,如今正被互保链或是政商链条紧紧地拴在一起,曾经的铁索连舟,如今因为几家“失火”正面临空前的考验。

  曾经高调的山西富豪们

  多靠煤焦起家,出手阔绰、生活奢靡

  两年前的3月18日,山西联盛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联盛集团”)董事局主席邢利斌在三亚丽思卡尔顿酒店为女儿举办大型婚礼,女方嫁妆为6辆法拉利,并邀请了众多明星到场演出。

  外界传言这场盛大的婚礼耗资超过了7000万。除此以外,还从北京请来最专业的婚礼策划公司,包下了丽思卡尔顿、万豪、希尔顿等几家全球顶级五星级酒店,租了3架飞机载亲朋好友到三亚。

  “山西首富7000万嫁女”事件后,邢利斌俨然成了全国名人,但与其相熟的政商人士却给他贴了一个大大的标签:“让钱烧昏了头”。

  彼时,面对媒体的海量报道,邢利斌如坐针毡,有些“惶恐失措”。深思熟虑后,邢紧急回应媒体:女儿婚礼是与联盛集团10周年庆典合办的,总费用为1500万元;明星都是朋友,没有收取费用。

  有知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即便如此,邢利斌当时的高调还是让山西省与联盛集团所在的吕梁市的相关领导“勃然大怒”。

  山西吕梁市非公经济组织工作委员会、吕梁市工商联为此专门发布了《关于对全市非公经济企业家的三点要求》,明确要求企业家树立正确的利益观、财富观,不炫富、不摆阔、不挥霍,把资本积累用于扩大再生产,倾心回报社会、回报人民。

  上述知情人士称,“嫁女事件”后,邢利斌非常懊悔与自责,此后两年颇为低调,媒体此间也很少有关于邢的报道。

  而在邢利斌奢华嫁女的两年前,山西的另一位富豪李兆会也曾大张旗鼓为自己办过一场“高大上”的婚礼。

  2003年,年仅22岁的李兆会中断了在澳大利亚的学业,接替遇刺身亡的父亲担任海鑫钢铁集团(下称“海鑫钢铁”)掌门人。“接棒”之际,海鑫钢铁已是山西省最大的民营企业。此后几年,“富二代”李兆会数次入选福布斯与胡润富豪榜。

  2010年1月,李兆会与华谊女星车晓在山西闻喜东镇的海鑫钢铁举行了古朴隆重的中式婚礼。

  “席开500桌、婚车200辆、宾客上万人……”有人如此描述当时的盛况。

  据当日参加婚礼的媒体记者称,除了不收礼金,海鑫钢铁还为近万名员工每人发放了500元的红包,当日到场的记者也都收到了红包。

  令人遗憾的是,这段由成龙牵线、“男财女貌”的婚姻仅仅维持了15个月就告破裂。有传言称,李兆会付出了3亿元的巨额分手费,但车晓在微博中对此予以否认。

  前些年,“山西煤老板”一度成为全国新闻热点。由于采煤暴富,山西煤老板一掷千金的投资气度与奢靡的生活方式,遭到当时多数国人的讥讽与仇视。

  据媒体报道,早在2006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就有9位山西煤焦富豪。而在2006年“胡润百富榜”上,“史无前例”地将14名依靠能源发家、拥有“数十亿身家”的山西富豪列入榜单。

  就在这一年的北京国际汽车展览会上,首日,5名山西富豪购置了5辆单价57万元的SUV;次日,660万元的劳斯莱斯幻影、648万元的宾利限量版,应山西富豪要求被贴上“售出”标牌;其他豪华的汽车品牌,都被列入山西看车团的购车清单中。

  2006年,大土河焦化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贾廷亮、王锁兰夫妇成为“胡润百富榜”上的山西新晋首富。贾廷亮和邢利斌一样,都是吕梁人,企业总部也都在吕梁。同样出现在2006年“胡润百富榜”上的,还有来自运城的李兆会家族。李兆会的父亲李海仓是最早登陆“福布斯富豪榜”的山西富豪之一,从父亲手中接过海鑫钢铁后,李兆会曾多次成为“胡润百富榜”上的山西首富。此外,还有昌通集团的张三货、中阳钢铁的袁玉珠、美锦能源(000723.SZ)的姚俊良、安泰集团的李安民、三佳煤化的闫吉英等人。而这些人的企业,均涉足煤炭、焦化、冶金这三大产业。

  据某媒体2006年报道,山西的不少煤焦富豪们常常游走在节俭与奢华之间。他们在生活上节俭,在工作上精打细算,但在投资房地产、大建别墅酒店休闲场所、安置亲友、奢侈性爱好与消费,甚至赌博等方面出手阔绰。

  2009年,随着“煤矿企业兼并重组和煤炭资源整合”工作的启动,山西开始步入“大矿时代”,“山西煤老板”这一歧视性称谓伴随着办矿主体的重新“洗牌”而逐步淡出媒体视野。但那些真正的煤焦富豪们,其财富地位却一直岿然不动。

  在2013年“胡润百富榜”上,中国排名前一千位的富豪中,企业总部位于山西的山西富豪为22人,至少16位都涉足煤炭、焦化、冶金这三大产业,个人或家族资产在20亿~80亿元,且上述这些2006年的煤焦富豪们都依然名列其中,李兆会家族更以80亿元资产排名第一。

  然而,榜单公布不到一年,行业风暴和反腐风暴均悄然而至。

  资金链之危将首富拉下马

  “矿产信托大规模的违约会把煤炭企业的这一融资通道封死”。

  多米诺骨牌就从在2013年“胡润百富榜”的山西富豪榜上的第1位李兆会、第8位邢利斌(山西吕梁第1位)开始倒下了。

  由于资金链断裂,自去年11月29日提出重整申请以来,位于我国优质焦煤主产区山西省吕梁市柳林县、“总资产600亿”的联盛集团总部,每天都有债主上门。

  “企业生产因缺乏流动资金处于半停产状态,大量的短期资金到期无法有效接续,七对在建矿井无法收尾竣工……”这是联盛集团提出重整的理由。联盛集团希望依靠重整调整债务期限,降低财务成本,最终减少负债规模。

  接近联盛集团的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最初,邢利斌提出重整除了柳林县知悉,省、市两级均未得到任何信息,非常突然。事前,邢曾多次咨询法律界人士,期望通过重整挽救“联盛帝国”,避免出现企业破产的结局。

  公开报道显示,截至2013年10月底,联盛集团在29家金融机构的融资总额为281亿元,风险敞口(扣除保证金)总计为259.16亿元。前三大债权人机构为国家开发银行(总额45.1亿元)、山西农村信用联社(总额41.5亿元)和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总额19.9亿元),加上其他债务几十亿元,联盛集团的总债务规模预计超过300亿元。

  事实上,联盛集团潜伏已久的债务危机在2012年底就曾露出端倪。

  “山西省一直要求各金融机构加大对煤炭行业的信贷支持,以服务山西的资源整合与矿井建设。”某股份制商业银行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前几年煤炭形势好的时候还可以,现在煤炭等产能过剩行业风险太高,贷款限制非常严格。”

  由于贷款的诸多限制,近年来,联盛集团开始借助融资成本更高的各类金融工具以缓解资金困局,甚至还被指参与了民间融资。上述接近联盛集团的人士表示,联盛可能通过高管、员工与民间资本进行对接。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2013年初,柳林县薛村高利贷崩盘,有人给柳林公安做过一个证明,见过联盛集团给王凤连(编者注:柳林人,涉嫌非法集资被捕)打的4张欠条,总额为22.6亿元。

  2012年5月,同属柳林的振富集团实际控制人之一王平彦因非法集资20余亿元锒铛入狱,引发中诚信托兑付危机。事件起因系中诚信托成立的为期3年的“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为振富集团进行股权投资30.3亿元,用于该公司在资源整合过程中煤矿收购价款、技改投入、选煤厂建设等。

  由于近期联盛集团的6期信托产品“吉信·松花江【77】号山西福裕能源项目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全部违约,某信托公司的一位经理向记者断言:“矿产信托大规模的违约会把煤炭企业的这一融资通道封死。”

  此刻,远在山西运城闻喜县的李兆会也不轻松,虽然海鑫钢铁没有传出有信托与民间融资之虞,但一笔30亿的逾期贷款不能偿还,也将这家企业糟糕的财务状况揭开,甚至还上演了中国工商银行闻喜县支行行长带队上门讨债的尴尬局面。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到,此次海鑫钢铁债务危机,共涉及包括银行在内的33家金融机构,以及若干为其提供担保的第三方公司,债务总规模超过了100亿。

  3月底,热衷于资本运作的李兆会终于坐不住了,他与妹妹、主持海鑫钢铁全面工作的李兆霞悄然赶回海鑫钢铁,组织召开了内部会议。会议除了讨论债务危机的处置方案,还提出将尽快恢复企业的正常生产。

“一根麻绳拴住一串富豪!”

  联盛如果引爆,吕梁极有可能爆发区域性的金融危机,大批民营企业将会陪着联盛“殉葬”。

  4个多月过去了,联盛集团的重整方案还在原地踏步。依据法律规定,联盛集团应自2013年11月29日起的6个月内向法院及债权人提交重整计划,最长不超过9个月。

  记者了解到,此前传言已被认可的重整方案一波三折,几度修改后仍有个别企业和金融单位表示反对,联盛债务重整并不顺畅。

  “互保企业各自有不同的利益诉求,银行方面除了晋商银行与山西农信社可以由山西协调外,其他银行都需总行审批。加上联盛集团自身的资产估值过高,所以难度很大!”参与此次重整的山西某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斌(化名)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有报道称:去年号称有600亿元资产的联盛集团,目前的总资产已经缩水至270亿元,意味着联盛集团或已在资产评估方面作出了让步。

  3月12日,邢利斌被警方从太原武宿机场带走,此时距离其奢华嫁女整整两年时间。有人猜测联盛集团的重组计划或因邢的变故面临空前危机。

  即便如此,刘斌判断,“联盛集团破产的可能性不大”。他认为,吕梁市乃至山西省都“不敢冒险”,如果引爆这个“炸弹”,吕梁极有可能爆发区域性的金融危机,大批民营企业将会陪着联盛“殉葬”。

  此外,刘斌透露,山西省高层并不希望联盛集团走重整的程序,因为重整是破产法中规定的一种法律制度,是在法院主持下进行的一种严格的司法程序,对时间、主导人都有严格要求;高层希望联盛集团按照重组的方式进行,这是一种当事人之间达成的合意,其性质属于民事法律行为。

  “联盛集团重整,看起来是300个亿,事实上会波及到高达2000亿至3000亿元的资产规模。”刘斌表示。

  邢利斌和李兆会如果出现危机,遭殃的将不止他们两个。

  记者了解到,吕梁共有12家地方企业为联盛提供了对外担保,金额在140亿元左右,其中山西离柳焦煤集团、山西汇丰兴业焦煤集团、山西中阳钢铁、山西大土河焦化、孝义市金岩电力煤化与联盛集团互保均超过10亿元。除了上述企业,普大煤业、楼东集团、森泽煤铝等企业也出现在互保之列。

  3月19日,国家开发银行山西省分行召集主要债权单位召开了一个闭门会。会上,作为牵头协调人的国家开发银行,要求各家银行尽快向总行呈报减息延贷的申请材料。而在这次会议召开前,多位联盛集团的互保企业给山西省政府紧急递交了材料,材料集中反映的一个问题是“银行抽贷”。

  个别企业在材料中反映,因煤矿技改在收尾阶段,如果银行接连抽贷,资金跟不上,结果可能还会危及山西煤改的成果。

  3月底,有媒体称,从联盛集团宣布重整开始,多家银行都开始重新评估联盛集团互保企业的贷款风险,一些银行借部分贷款到期为机,开始从这些关联企业“抽贷”。此前的4个月内,一些与联盛集团有互保关系的当地企业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被抽贷”。

  “一根麻绳拴住一串富豪!”吕梁市一煤炭企业负责人如此比喻。

  正如上述负责人所言,邢利斌旗下联盛集团的互保企业中,不乏福布斯富豪榜与胡润百富榜的“常客”:邢利斌、贾廷亮王锁兰夫妇、袁玉珠,还有汇丰兴业集团的曹建军。

  而随着海鑫钢铁债务危机发酵,担保方美锦集团也被拖下泥潭。3月28日,美锦能源发布公告称,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光大银行起诉海鑫钢铁、美锦集团和海鑫钢铁董事长李兆会。

  据悉,美锦集团为上述纠纷的借款合同保证人。3月17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将美锦集团持有的美锦能源8300万股股份及孳息予以冻结,冻结期限为2014年3月17日至2016年3月16日。

  这次,“不幸的”李兆会把2013年“胡润百富榜”中紧随其后的美锦能源董事长姚俊良也拉下了水,后者不幸成了“躺枪者”。

  而在他们身后,谁会成为下一个因资金链断裂或因互保而受牵连的煤焦富豪?

  危险的政商关系:富豪成突破口

  金道铭被举报的问题集中于涉嫌纵容政商人物、情人的贪腐行为,及为他人“收钱消灾”与煤焦领域的权力寻租等

  如同高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产业低迷、资金链趋紧已令山西能源领域众多富豪胆战心惊。与此同时,随着山西反腐力度的深入,部分富豪疑因政治献金或利益输送而被调查。

  2014年3月2日下午,山西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八次会议,表决通过了省人大常委会关于罢免金道铭、丁雪峰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的决议。会议同时表决通过了关于撤销金道铭山西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主任职务的公告。

  从当选到撤销,金道铭在山西人大副主任的职位上刚满40天。此前,金道铭在中纪委监察部任职时间长达16年,后担任山西纪委书记与省委副书记多年。今年2月27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金道铭被组织调查。

  有知情人向记者透露,由于山西多名老干部的联名举报,金道铭最终被派驻山西的中央第六巡视组揪出。举报问题集中于涉嫌纵容政商人物、情人的贪腐行为,及为他人“收钱消灾”与煤焦领域的权力寻租等。

  此前,有媒体报道:金道铭被指曾插手山西金业煤焦集团董事长张新明5年前的偷税案的处理,而该案件至今仍未有结论。

  报道称,从2009年开始,山西省开展“煤焦领域反腐败专项治理”。时任山西省纪委书记的金道铭,长期担任该专项行动领导小组的负责人。张新明偷税案由2009年的山西省沁水县一宗煤矿股权转让引发,于当年9月由山西省公安厅和税务部门联合进行调查。在调查组做出逮捕建议并上报金道铭后,此案至今未做出结论。

  出生于1963年的张新明曾被冠以“山西首富”,此外还有“山西赌王”、“太原第二组织部长”之称,数次登上福布斯、胡润的富豪榜。

  铁路发运起家的张新明,旗下资产一度达百亿之巨,包括煤矿、焦化厂、电厂、公路运输、铁路专线等。最初,是“一次输了近3亿元”的澳门豪赌让张新明进入公众视野。近年来,因“华润并购山西金业事件”与“大宁金海煤矿产权归属案”,张新明再度成为舆论焦点。

  外界对于华润并购事件颇多诟病,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为此也被媒体人士实名举报。4月16日,再次被实名举报的宋林在华润集团官网发布个人声明称,“举报内容纯属捏造和恶意中伤”。4月17日,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宋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而金海煤矿产权归属案的另一主角,是山西沁和能源集团公司董事长吕中楼,吕中楼在2013年也登上了“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是2013年“胡润百富榜”中山西富豪的第五位。此前数年间,山西沁水县39名党员干部曾联名举报过吕中楼勾结官员,通过国企改制侵吞800亿国资。

  另一个与张新明有关的落马官员是申维辰。4月12日晚,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申维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申维辰此前担任中宣部副部长,更早以前,申曾任山西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和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在奉调北京之前,申一直在山西工作,在多个岗位任职长达30余年。

  有消息人士透露,申的事发与其任太原市委书记期间的多宗土地开发有关,在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申的消息之前,山西太原已至少有一名房地产富豪被带走调查。另据媒体4月17日报道,张新明为巴结申维辰,曾一次斥资500万元人民币赞助与申关系暧昧的女歌手的演唱会。

  在山西,张新明有着惊人的活动能量,但也被公认为是“麻烦制造者”。上述知情人士称,张新明极有可能已被有关部门控制,而与其案件有关的多名政法系统人士亦被调查。

  今年2月,山西吕梁前市长丁雪峰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据媒体报道,事发是因为丁雪峰2011年末和2012年初运作争取吕梁市长一职的内幕被发现,张新明通过神秘富商周滨继母之父秘密运作相关事宜。报道称,为了获得吕梁市长职位,丁雪峰找他过去的老师为其疏通关系,吕梁孝义市两名企业主分别为丁筹资1800万与50万。

  上述知情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为丁雪峰“献金”的均为吕梁孝义市的民营煤焦企业老板,其中一位2008年还曾登上“胡润能源富豪榜”。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查询2008年“胡润能源富豪榜”发现,2008年,共有11位山西煤炭老板登上该榜单,公司总部位于吕梁的有邢利斌、贾廷亮王锁兰夫妇、金晖集团董事长李生贵,具体位置分别为柳林县、离石区大土河村和孝义市。

  名词解释

  互保

  企业之间对等为对方保证贷款,当对方企业还不上钱的时候,则需要互保方承担还款连带责任。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