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南京被打护士出院引诈瘫质疑 打人者被拘已超期

2014年04月22日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钟晨我有话说

 事发现场,打人者袁亚平(右二) (资料图) 事发现场,打人者袁亚平(右二) (资料图)

  导读:昨天早晨7点零2分,南京市卫生局官方微博“健康金陵”发布消息,南京口腔医院的护士陈星羽出院,“陈星羽护士经过前期积极治疗,已经康复,双下肢恢复行走,于20日上午出院。医生嘱其继续加强功能锻炼。”

  疑问一 警方公布的视频是否虚假

  2月27日,南京玄武公安分局公布了事发时的视频,网上不少人开始质疑视频的真伪,一些“技术流派”的网民一帧帧地去分析视频,发现视频跳帧情况,认为视频是经过加工的,有重要内容被剪掉,如有网民称“袁亚平的丈夫董安庆也参与了殴打陈星羽”、“一个抱着一个用膝盖顶”等等。而警方人士解释称,监控录像出现跳帧并不稀奇,有的监控录像的质量不同可能有跳帧的情况。

  3月5日,南京警方也发布声明,称调取和公布的视频资料是完整、真实的。北京青年报记者曾采访到事发时与陈星羽一起值班的谭护士,她证实只有袁亚平用伞打了两下陈星羽,而她的丈夫董安庆没有打陈星羽。她也证实,警方公布的视频和事实符合。

  疑问二 院方是否被封口

  2月25日,“南京市口腔医院二门诊”微博爆料,称南京市口腔医院一名护士被一对官员夫妇殴打,导致脊髓损伤、心包胸积液,被送医急救。该消息随后在南京医卫系统人士的微博圈和微信群迅速传播。一些注册的工作单位为南京口腔医院的医生微博上也证实此事,并表达对打人者的愤怒。

  26日,《南方都市报》发的该事件采访稿件,迅速引起媒体关注和转载。此后,这些微博就没有再发布过相关信息,北青报记者与这些人联系,均没人回应。

  而网上也有种说法,称因为打人者袁亚平及丈夫均是关系较广的官员,南京口腔医院、鼓楼医院受到很大压力,医护人员都被封口。而网上也流传“医院被封口……医院要求修改诊断,王斌主任怒摔白大褂”。

  南京口腔医院的医生和事发时在场的谭护士均表示没有“封口令”,他们也向北青报记者介绍了事发时的情况,医生表示因为警方发布的信息属实,医护人员每天工作很忙,他们没有必要每天对外来说这件事,而是应做好本职工作。

  鼓楼医院骨科的知情人士否认主任怒摔白大褂的细节,“所谓医院内部透露的消息、被封口等等,我们也没有收到,只是说把病历拍下、流传出去是不符合规范的做法。虽然修正了诊断,但主要诊断并没有改变,就是脊髓震荡伴截瘫。”

  疑问三被打护士陈星羽是否诈瘫

  在各种质疑中,指称陈星羽诈瘫的说法一度在网上流行,这些分析文章从视频、医院的诊断报告、媒体报道中分析,认为是装病、诈瘫,“而在中国,篡改病历、病历作假、假鉴定这类事件屡屡发生”。质疑的文章称,“陈星羽只被袁用一把蓬松的折叠伞拍打了两下肩背部,就会造成瘫痪?”该文得到不少网友的赞同。

  2月27日,南京市玄武公安分局的发布会上也称陈星羽恢复较好,并非网传的瘫痪。但鼓楼医院诊断后称陈星羽有“脊髓震荡伴截瘫”。此后,南京市卫生局新闻发言人称,陈星羽存在的双下肢瘫痪(双下肢肌力二级),是由于外伤导致脊髓一过性损伤和急性应激反应共同作用所致。

  全国政协委员、骨科医生温建民也对媒体称陈星羽瘫痪,他去慰问陈星羽,“另外还给她做了诊断:就是瘫痪,0到1级的肌力,站不起来嘛。”

  而一些医学专家均认为,病人是无法装瘫痪的,因为要进行肌力检查、肌张力检查、神经检查,人无法控制,媒体报道称“检查中,专家用大头针戳,她是毫无反应。这种反射不是主观意识能控制的。”

  北青报记者昨天联系到南京市卫生局和南京口腔医院,宣传部门均表示为保护陈星羽隐私,尊重陈星羽意愿,不便透露更多治疗和康复细节,对她下一步情况不接受采访。

  疑问四 怎样由截瘫很快康复

  从陈星羽被打伤到出院不到两个月时间,其间一度被诊断为很严重的“脊髓震荡伴截瘫”,但不到两个月就“康复,双下肢恢复行走”,令不少人认为不可思议。

  但3月初,北青报记者在南京采访时,鼓楼医院骨科的一位医生就曾谨慎表示,他倾向于陈星羽主要是功能性瘫痪而不是器质性瘫痪,功能性瘫痪由心因性引起,也即癔症性瘫痪。心因性瘫痪有可能很快康复,但也存在终身瘫痪的可能性。

  南京卫生局公布的4次专家会诊结论为,“是由于外伤导致脊髓一过性损伤和急性应激反应共同作用所致”。

  南京脑科医院医学心理科主任李箕君接受媒体采访时也透露,其会诊后也给出心因性瘫痪的诊断。医生认为心因性瘫痪是急性应激障碍的一种。直接原因是急剧、严重的精神打击,除了肢体打击,也可能是言语打击。急性应激障碍与当时个体的躯体健康状况、应对等密切相关。

  在医学上“瘫痪”是个专业名词,指肌肉活动能力的降低或丧失,有“完全瘫痪”,也有“不完全瘫痪”。即使是4级肌力,可以下床,也能够说是“不完全瘫痪”。瘫痪又可分为功能性瘫痪和器质性瘫痪。瘫痪既可以是暂时的,也可以是持久的。

  此外,曾有网友质疑陈星羽的家庭有什么“背景”,但根据北青报记者采访,她的家庭条件一般,在她被打的那个晚上,她的父亲也因患癌住进了医院,2001年企业改制陈星羽的父母都买断工龄下岗。

  疑问五 打人者袁亚平没有消息

  3月5日,南京警方向社会通报,警方对嫌疑人、53岁的袁亚平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最终,警方将依据伤情鉴定的结果依法处理。而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也在官方微博通报,对涉事的该院宣传处处长董安庆免除其宣传处长职务、行政记大过、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南京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称,伤情鉴定有严格的程序规定及法定条件。案发后,公安机关已经启动了伤情鉴定程序,并派员持续了解伤者的伤情及医院的诊断,对伤者进行了检查,同时参加了鼓楼医院的专家会诊。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等部门发布的有关规定,对疑难、复杂的损伤,要在临床治疗终结或者伤情稳定后进行鉴定。目前,陈星羽伤情未稳定、治疗未终结,需要进一步动态观察明确诊断,司法鉴定仍不具备法定条件。

  事发后,袁亚平、董安庆从未接受过媒体采访。法律人士介绍,刑事拘留最长37天,之后看证据情况,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的,可能逮捕继续侦查羁押。但袁亚平的刑事拘留时间已经超过37天,南京警方也未通报过对袁亚平的进一步处理结果,何时进行司法鉴定也未有消息。

  北青报记者拨打南京市公安局和玄武区分局负责宣传的部门电话,但没有人接听。

  文/本报记者 李华良

  新闻背景

  今年2月25日凌晨,因女儿的病房被安排进了危重男病人,江苏省科技馆副馆长袁亚平0时40分先用手机对值班护士陈星羽拍照,然后上前隔着工作台用雨伞两次敲击陈星羽后背。此后,袁亚平又冲进护士站将陈星羽拽出。

  随后,袁亚平的丈夫、江苏省检察院宣传处处长董安庆也推搡了与妻子争吵的医生,医生与董安庆扭打,双方随后被其他医生和袁亚平隔开。而此时,陈星羽捂住胸口,扶着工作台,接着蹲了下去。当晚,陈星羽被送至南京市鼓楼医院救治。

  根据当时官方通报,陈星羽双下肢瘫痪(双下肢肌力二级),是由于外伤导致脊髓一过性损伤和急性应激反应共同作用所致,医生认为有比较大的希望康复。

  事情发生后,网上有多种传闻和说法,而北京青年报记者3月5日、6日曾在南京采访,但陈星羽自始至终拒绝接受采访,袁亚平被刑事拘留而无法采访到,她的丈夫也无法联系到。尽管南京警方、鼓楼医院也通过媒体对一些说法进行了说明和解释,但“被封口论”、“背景论”、“诈瘫论”、“虚假视频论”等多种说法仍旧在流传,尤其随着南京市卫生局发布陈星羽逐渐康复的信息,“诈瘫论”更是有很多人支持。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