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71岁老人谈送船桨给总理:走哪儿都有村民对我笑

2014年04月25日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送船桨给总理前“我想了整整一夜”

  总理收过的“礼物”

  脐橙

  今年“两会”前,98岁高龄的于都籍老红军钟明委托全国人大代表、江西赣县五云镇镇长明经华去北京参会时给总理捎点脐橙。“两会”结束后,明经华还给钟明带来了总理的100元脐橙钱。

  漫画

  今年“两会”期间,李克强收到了合肥老乡为他创作的Q版漫画形象图,由安徽一名女记者交到总理手中,总理接过漫画说了声“谢谢”。

  花生

  去年7月,总理在广西考察时,收到了村民送的两筐自家种的花生。李克强接过花生,一筐递给自治区党委书记说:“这代表‘水’”;一筐递给自治区政府主席说:“这代表‘路’”,“我把水和路的责任交给书记和主席了,会记着刚才座谈时说的问题,我们共同努力把水和路解决好”。据新华网

  4月11日,李克强在海口东寨港红树林湿地保护区考察生态环保工作。在红树林边的渔村里,一位老人递给李克强一支船桨,说为了保护红树林,自己不再打鱼。李克强说,这把桨应该放进博物馆珍藏起来,向世人表明我们保护生态的决心。

  这位送船桨给总理的老人,就是今年71岁的老渔民黄宏远。

  在海南省会海口以东30公里有一片红树林,延绵数十公里海岸线,被称为海口之肺。林子里生长的数百种鱼类和软体动物,造就了这里“最美海鲜”的赞誉,却也给她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

  近日,成都商报记者走近送桨老人黄宏远,走近东寨港红树林。

  送桨之后

  走哪儿都有村民对他笑

  骑着电瓶车,戴着草帽,格子衬衫扎在灰色西装裤里,腰间皮带夹别着一只老款的电话———眼前的黄宏远比电视上更加精神。见到成都商报记者时,这位71岁的老人正在演丰镇边海村里十来米高的水塔下管理水管安装。

  自从送了船桨给总理后,黄宏远就成了村里的大红人,走到哪儿都有村民对他笑,说他好福气。在澳大利亚的女婿看见新闻时还不敢确定,立马打了越洋电话回家。“谁想得到?都不敢相信。”老人乐呵呵地说,其他五个在外打工的儿女也都打电话来向他祝贺,准备周六一起回家,跟父亲吃饭庆祝。

  “这把桨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现在送给总理,这是乘风破浪、勇往直前的桨……”得知自己要代表村民见总理后,这个“只读过初中,只会抓鱼虾”的老渔民,把自己要对总理说的话,想了整整一夜。

  与演丰镇大多数只懂说本地话的老人相比,黄宏远的这口有点海南腔的普通话算是“很溜了”。黄宏远颇为自豪地说,这都是他自己学来的。2004年,黄宏远所在的村子在当地率先创建生态文明村,吸引不少外地人前来,为了跟上时代,年过60的他开始学习普通话。“看别人怎么说,就记在心里。”黄宏远向成都商报记者总结经验,“人家(说)的词,要是不懂,就问我小孩。”

  “总理问我,你多大了?怕我听不见,又凑到我耳边说。”黄宏远一字一顿,生怕漏掉一个细节。“我差一点就流眼泪了。”他说,“想不到我这么老了,还能见到总理。”

  打鱼28年

  只剩那只木桨留作纪念

  在黄宏远祖屋里一面斑驳的墙上,钉着两颗锈迹斑斑的钉子,这是以前挂船桨的地方。二十多年不打鱼,黄宏远那艘两三块木板装的小船,早已被海边的风浪打没了,只剩下这只木桨留作纪念。船桨送给总理后,黄宏远在原处挂上了一条红布,说是代表吉利。

  东寨港形状似漏斗,四条河流汇集港内出海,形成大片滩涂,孕育了上千公顷的红树林。

  特殊的环境造就了各种特别的生物,红树林的海鲜也与别处不同。“长在沙地的肉硬,不如我们这泥地里的鲜嫩。”黄宏远说,这里的海鲜是海南最好吃的,他抬手向红树林指去,只见一只食指长的小鱼正在淤泥里跳动,鱼鳍的部分还长着两只脚,“以前几元钱一斤,现在要卖40多元呢。”

  由于红树林里水浅海产丰富,也比出海打鱼更简单易行。

  黄宏远从二十岁起跟老一辈人学打鱼,一直打了28年。那时候没有什么工具,都是用线钓,用手抓。“有运气的话,半天能钓个十斤八斤,”而当地老师的一天工资才几元钱,“不如抓鱼”。

  对话送桨渔民

  为什么是他

  去见总理?

  成都商报:送桨那天的电视您看了吗?

  黄宏远:看了,我老伴儿抱着孙子和我一起看的。她边看边对孙子说,你看,阿公现在高级了哦。(笑)

  成都商报:当时您记忆最深刻的是什么?

  黄宏远:总理问我,你多大了,我说71了,总理你呢?59了,总理说,你还是大哥。我送桨给总理后,说了一番话,总理鼓掌,对我说“好啊,好啊”。

  成都商报:您怎么想到要送桨给总理?

  黄宏远:镇里让我去见总理,我这么大年纪了也没什么贡献,就想说把这个桨送给总理行不行。这个桨我挂在家里,看着就想起我小小年纪开始打鱼,希望也让总理有个纪念,表达我们的心意。

  成都商报:为什么让您去见总理?

  黄宏远:镇上推选了18个老人,只有我一个人打了满分。

  成都商报:您对自己的表现满意吗?

  黄宏远:可以吧。在场的人问我会不会讲普通话,我说普通话也行,海南话也行。我觉得我讲普通话比海南话好。领导听了都说,好好好,就选这个老黄。

  送桨背后

  保卫红树林 让我们放下双桨

  曾经

  渔网密密麻麻 “一天要砍好多树”

  随着打鱼工具的改进,红树林的渔业越发兴旺发达,单是边海村就有700多人,八成以上都靠打鱼为生。山尾头村40岁的陈姓村民记得,他开始打鱼时,已经开始用渔网,开始只有十来米宽,后来发展到二三十米,渔网的网眼也越来越小,小一点的鱼大多也不用手钓了。一眼望去,东寨港里密密麻麻全是渔网。

  海南东寨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相关负责人陈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捕鱼对红树林的伤害主要是生态方面的破坏。“网眼小,捕到的小鱼就多,鱼类就不能生长繁衍。”陈伟说,再到后来,出现的火车笼式渔网(网呈竹节状),“连鱼苗都不剩。”

  红树林的海鲜美名远播,也吸引了其他村镇的人前来打鱼。为了打到最多的鱼,一些村民甚至使用电鱼工具,那些长长的像铁杆一样的家伙往水里一放,不一会儿就翻出一大片白花花的鱼来。

  红树林里除了鱼,还有螃蟹。螃蟹最爱在红树林底下挖洞,一棵树下一般就一只,两三个小时能抓十来只。黄宏远说,因为林子太密,必须得砍掉一些根才能进得去,手伸不进的地方也得砍,“有洞就砍,一天要砍好多树”。

  刮台风的时候,渔民们把船拴在红树林,风一刮船就往林里面撞,一撞就是一片,“把红树林拉断的情况也不少”。这里的红树林皮是黑黑的,但皮被剥掉,就显出红色的肉来,就像人被磕破皮出了血。“所以才叫做红树林吧。”黄宏远说。

  现在

  退塘还林 “只剩一半人还在打鱼”

  在边海村临海处,是一片片虾塘,一个个蓄水的方格连绵不绝,足有两三百亩,黄宏远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里原来是村里最大的一片红树林。

  相关资料显示,1975年冬,海南农垦投入巨资,组织琼山、文昌、琼海、万宁、定安5个县23个农场的近万名职工,在演丰镇周边进行了一场规模宏大的围海造田工程。这场对1.1万亩红树林滩涂地进行的造田大会战,最终造出8300亩新田洋。

  “那时候砍红树林,村民都去参加,砍了谁要就拿回家烧火。”黄宏远说,当时从红树林的这头看到那头,只能看见一个个指尖大的人在蠕动,而脚下倒地的红树,最大的有大碗口那么粗。然而,海滩变良田的目标没能实现。因为土壤盐碱性大,这片滩涂之后改种椰子,号称“万亩椰林”。之后,由于不适合种植,又变成“万亩海水养殖塘”。

  黄宏远没有赶上虾塘兴旺日子。20世纪末,红树林的保护问题开始受到关注,林子里开始不让打鱼了,只能去外海。后来,黄宏远也放下了船桨,进了造船厂给年轻人造渔船。从用桨划的帆船到烧油的机船,随着老一辈渔民的退出,和打工浪潮的兴起,这里的渔业慢慢褪去当年的光辉。“现在村子里只有两百来人的,顶多只有一半人还在打鱼。”黄宏远说。

  在东寨港出海口的海岸边,有一片颜色稍浅的红树林,村民说,那是他们种下的新树种。这两年,对红树林的保护力度有所加大。目前,保护区内58家咸水鸭养殖场均已搬迁,2439.5亩现存养殖塘正在实施退塘还林。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