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北大硕士放弃律师卖米粉:不想被生活推着走

2014年04月27日来源:三湘都市报编辑:吕瑾莹我有话说

张天一和妈妈胡波。张天一称妈妈为“波姐”,是他最好的忘年交。胡波说,父母和孩子是学习共同体,“这次天一给我上了一课”。

  文/三湘华声全媒体 记者 李婷 甄荣

  近日,24岁的常德伢子张天一成了网络热门人物。即将从北大硕士毕业的他,在北京环球金融中心开了家常德牛肉粉店“伏牛堂”,“硕士粉”迅速成热词。有人点赞,有人批判。张天一却说,有一天我们的社会不再炒作“北大学生卖猪肉”、“清华学生当保安”时,这个社会才算是正常的社会。

  “天一,你这么酷,你妈妈知道吗?”儿子放弃去律师事务所,放弃读博,去卖米粉,父母怎么看呢?“另类”选择背后又有怎样的成长基因和家庭影响?本报记者独家对话张天一的教育家妈妈胡波。

  人物档案

  胡波,湖南常德人,教育心理学家,“契约式教育”理论创始人。2012年当选中国首届“当代十大孟母”。著有《揪心父母烦心娃》。

  北大硕士生卖米粉,他的妈妈放手当观众,看儿子如何践行 “独立宣言”。演员郭涛出书谈教育,“教育的过程,是父母与孩子共同成长的过程”。草根妈妈、明星爸爸无意中达成了巧妙的共识:父母要有放空的智慧,多给孩子自由发挥自主选择的空间。

  卖米粉初衷:“妈妈,我最需要踏实做一件事”

  都市周末:当儿子张天一跟你说想开米粉店时,你是什么反应?

  胡波:关于创业,他之前跟我说过,但没说干什么。开业时他才给我发邀请函,当时我懵了一下。我问了他几个问题。

  我问伏牛堂是做什么的。他说是餐饮。为什么要选择餐饮?他反问我,你觉得我毕业后最需要做的转变是什么。我愣了一下,他已考到了律师资格证,按我的想法,肯定是进律师事务所。“我最需要的是做个踏踏实实的人。”他说很多90后毕业后,有点心高气傲,不能从学生完全进入社会人角色。“妈妈,我需要这样一个转变,踏踏实实做一件事。”他说选择餐饮,是因为有这方面的经验,大二时开过两家饺子馆。社会再发达,也离不开餐饮。他考察了雕爷牛腩、黄太吉煎饼,发觉用互联网思维做传统行业还是有机会的。我发现他是经过一定思考后作出的决定。我应该尊重他。

  他写过书说,“不为乌合不从众”,他想去选择生活,而不是被生活推着走。

  他想要经营一种生活方式

  都市周末:说实话,他读了北大研究生再去卖米粉,你觉得可惜吗?

  胡波:网上很多评论说读了北大去开米粉店,是资源浪费。我最初很意外,但慢慢也理解了。他的创业结合了经验、兴趣,是一种想法的实施。他是金牛座,很喜欢美食,北京的美食他尝了好多,对美食也很了解,包括擂茶和抹茶有什么异同,常德津市米粉的历史渊源、文化渊源都清楚,还写成了文章。他说喜欢《寿司之神》里卖了一辈子寿司的二郎,他想要经营一种生活方式。

  孩子18岁以后,是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有权在法律和社会规则允许范围内,去做他喜欢的事情。我们父母生养了孩子之后,培养他成为健康的社会人、健康的公民就可以了。至于他从事什么职业,有什么想法,可以尽量让他去发挥。

  我琢磨了下他的事。店里没有服务员,顾客用完餐自己收碗,将垃圾分类放好,他们回馈一份水果。这其实是法律里的利益均衡,是互动的公平,跟他6年的法律学习相关。配料标准化、严谨把控,包括他们从筹划到实施,都用到了大学教给他的解决问题的方法。用法律人的思维,其实你做哪个行业都是可以的。

  都市周末:你有给他资金或其他方面的支持吗?

  胡波:没有。他大二就开始独立,就没再问我们要钱。他在北京外国语大学读大二时,辞掉了学生会副主席,创业搞“天一碗”卖饺子,就是为了解决他的生活问题。

  他做“天一碗”时,我倒是给了一些建议,比如要做市场调查等。这次他是独立操盘。他是深思熟虑了的。他说黄太吉要把煎饼果子做成意大利的热狗,为什么我不可以把常德米粉做成意大利面呢?

  从米粉味道里,我感受到了这个孩子的严谨和踏实

  都市周末:你去伏牛堂吃过米粉吗,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让你意外的地方?

  胡波:开业那天,我去参观体验了一下。我觉得应该不可能做出家乡的味道,出乎我意料,他做出了正宗的常德津市牛肉粉。我是带着挑剔的心态去的,但就是服了。之前他回了常德,认真地拜师学艺,大街小巷尝米粉,然后学习。不管米粉店开得怎么样,但他愿意学习,愿意像农民那样去耕种一块土地,是值得肯定的。从米粉味道里,我感受到了这个孩子的严谨和踏实。

  分享个故事。一个66岁的老阿姨,也是常德人,听到有个常德小伙在开米粉店,就去了店里。那天人多,米粉卖完了,没吃上。她就到隔壁的兰州拉面买了一碗没要汤头的面,端到张天一那里,用伏牛堂的汤头。她说16年没在北京吃到常德米粉了,那个汤头里有家乡的味道。她说愿意去店里做义工。

  我感触蛮深,这个米粉店,不仅是谋生、创业的手段,这里面应该有一个年轻人对生活的热爱,对家乡的情感,对未来的梦想。

  这是我家90后正式的独立宣言

  都市周末:他这种“独立操盘”、自主选择应该有个经历的积累过程吧?

  胡波:是的。他的第一个自主决定是选文理科时,他独立做的决定。理科成绩很好,但他决定去学文科,因为他喜欢文科。考大学也是他自己的选择。大二放弃学生会副主席职务,去开饺子馆。后来,为了准备一个国际辩论赛,把两个饺子馆转手。大四放弃保研本校去考北大。这些都是他自主选择的。我们父母只有引导和协商。他有一系列的积累了。

  我们经常开家庭会议,以平等、尊重作前提。张天一从小就做家务,我们分工合作。比如做年夜饭,你做啥我做啥都分好了。

  我认为,在孩子小时候应该是一种规则教育。在一定的规则内,让孩子沉下心来。但等他大了后,应该给他自由发挥的空间。简单地讲,教育的过程实际上是个责任转移的过程,在这过程中,让孩子慢慢学会自信,懂得自律,教会他反思。只有在不断反思的过程中,才会产生内在的潜能或智慧,孩子才能实现他的自由发挥。这也是契约式教育的理念。

  很多时候,父母放不下自己,总想把自己的思想灌到孩子脑海中去。那是很失败的做法。你只能慢慢去引导他,让他顺着引导自己去体验。“伏牛堂”是我家90后孩子正式的独立宣言。他希望独立完成向社会人的转变,踏实做一件事情。作为父母,我也是观众,看他们这群年轻人怎么去演绎他们的人生。

  教育在生活中的点滴

  都市周末:如何去引导孩子成长,分享一下你引导他的小故事吧。

  胡波:他小时候我们约定由他扔垃圾。三年级时,有一天他忘了,上学去了。我请假去他学校,问他是不是忘记什么事情了,他想起来了。我问他该怎么办,他很不高兴:“我马上要上课了,妈妈你就不能帮我去扔吗?”我说不管怎么办,你自己去解决。他跟老师请假,跟我回去扔了垃圾,耽误了半堂课。当时我想的是,要教会孩子从小对自己承诺的事情负责,这是规则。以后我就发现,这个孩子在遵守规则上是可以的。

  还有一次,我带他去超市。停车时,占了两个车位,一个轮子压到另一个车位。发现之后,我又重新倒车停好。我跟他解释,车位线实际上是规则线,占了两个车位,意味着占了两份资源,破坏了另一个人的权益。有的人可能因为没车位要走很远的路。教育不是跟孩子说多少大道理,而是在生活中的点滴。

  都市周末:张天一跟你探讨过未来规划吗?你期待的儿子是怎样的?

  胡波:他说要像那个做寿司的日本人一样,一辈子踏踏实实地做成一件事,而且很快乐。

  不管是做什么,生命的成长就是为了由内而外的快乐。对我来说,这个孩子有积极向上的心态,踏实平和的精神,能独立在社会上生存下去,不断完善修炼自己,是个健康的社会人,他就成功了。

  ■文/三湘华声全媒体

  记者 李婷 甄荣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