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新疆机关事务管理局原局长称家里困难受贿166万

2014年04月03日来源:检察日报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艾尔肯·依布拉音获刑十二年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机关事务管理局窝案引人瞩目

  按理说,62岁的艾尔肯·依布拉音应该给自己划上圆满的句号,然而一封群众举报,最终让他落马。艾尔肯·依布拉音担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机关事务管理局党组副书记、局长期间,“借钱”成了他受贿特有的“诀窍”。他利用职务之便,先后收受贿赂166万元。

  “儿子出国留学,家里凑不起学费”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机关事务管理局房产中心主任陈波(另案处理),很想在艾尔肯·依布拉音面前炫耀自己的能耐,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机会。2003年5月的一天,陈波到艾尔肯·依布拉音办公室汇报完工作,两人便聊起了家务琐事。陈波表白说:“我以前在苏州做过几年生意,挣了不少钱,家里现有3000多万的资产,还保存了不少珠宝和玉石,局长以后有什么事,自己出面不好办的,你尽管吭声。”

  陈波这牛吹得确实有些太离谱,他家里哪有几千万元存款,其目的就是为了与艾尔肯·依布拉音套近乎,让局长对自己产生好感。有钱的谱,硬着头皮也得要摆,不能让艾尔肯·依布拉音看不起自己。

  陈波拨通周老板的手机,他是山德大厦设备公司的总经理,当时正在给聚天大厦安装供货电梯。周老板问:“陈主任,有什么指示,你尽管说,我洗耳恭听。”陈波说:“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麻烦你准备40万元现金,越快越好,我有急用,你看行不行?”周老板回答:“没问题,你陈主任的事,就是我的事。”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周老板把准备好的40万元现金送到陈波家的住宅小区,陈波拿回家关起门清点了一遍,然后把其中10万元用报纸包好,装进一个纸质手提袋里,第二天早上带到办公室。两天后的一个上午,快要下班时,陈波拨通艾尔肯·依布拉音办公室电话:“艾局长,我是小陈,有点事想见你,麻烦你稍等一会,我马上就过去。”

  陈波提着装有10万元现金的纸袋子来到艾尔肯·依布拉音的办公室:“局长,我知道你家里困难,这一点小意思,别见外。”顺手把纸袋子递过去,艾尔肯·依布拉音看着陈波笑了笑,没有说话。

  陈波清楚,艾尔肯·依布拉音与党组书记孟传杰面和心不和,关系处得也很微妙。自己是孟传杰调来的,从科级干部提拔为处级领导,都是孟传杰一手操办的,艾尔肯·依布拉音也明白他俩的关系。

  孟传杰快到退休年龄了,陈波还要仰仗艾尔肯·依布拉音当靠山。主动给艾尔肯·依布拉音送钱,就是想让他将来在职务提升上其帮着说好话。

  2005年9月的一天,陈波到艾尔肯·依布拉音办公室汇报情况。谈完公事,两人便闲聊起来。艾尔肯·依布拉音说:“儿子想出国留学,学习酒店管理专业,将来毕业当个酒店高级管理人员,能有个自己管好自己的饭碗,我也就歇心了。”陈波说:“孩子有这个愿望,是件好事,应当全力支持才对。”

  艾尔肯·依布拉音说:“出国留学当然是好事,可我的家境,你也很了解,每年要掏20万元学费,银行保证金还要出40万元,我到哪里去凑那么多的钱呀?”陈波说:“儿子国外深造是大事,你老哥的事,也就是我小陈的事,我会尽力帮你这个忙的。”

  说话听音,锣鼓听声,陈波从艾尔肯·依布拉音的办公室出来,决定这次要出手大方一点,送上一年的留学学费。他立刻给周老板打电话:“我是陈波,有点急事,请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周老板放下电话,立即驱车赶到自治区机关事务管理局办公楼。陈波说:“艾尔肯局长的儿子要出国留学,家里经济状况不是太好,我想送上20万块钱,解决他燃眉之急。你那有没有钱,筹集一下,借此机会,你也好和艾尔肯局长拉拉关系。”周老板想了想,点头答应回去想办法。

  过了两天,周老板给陈波打电话说:“陈主任,我把钱准备好了,怎么送给你?”陈波说:“我安排人,现在就到你那里去取。”

  陈波把自己的妻弟叫到办公室,让他开车去周老板那里取回了20万元现金。

  陈波拿到钱,立马送到艾尔肯·依布拉音办公室:“孩子出国留学,我这个当叔叔的,帮不了什么大忙,只能表示一点小意思。”艾尔肯·依布拉音接过装钱的袋子,说了声谢谢。两人寒暄了几句,陈波就走了。

  2010年9月,艾尔肯·依布拉音要办理自己在自治区物价局房改房的房产证,各种费用需要8万元。艾尔肯·依布拉音想到了“富爷”,他便把陈波叫到自己的办公室说:“我现在急用笔钱,能不能给我借上10万元,越快越好。”艾尔肯·依布拉音没有讲明具体用途,陈波当即表示:“没问题,这事我来想办法。”

  陈波不可能自己掏这笔钱的。于是他给正在装修天山大厦的金沙房地产开发公司辛总经理打电话讲了这事,辛总经理一听是艾尔肯局长要借钱,当即就拒绝了:“我不想掺和这些事,你去找别人借吧。”辛总经理给陈波泼了一头冷水,没法了,他硬着头皮给自己的小舅子打电话说:“你给我拿来10万元现金,有急用,马上送过来。”陈波拿到钱后,用报纸把钱包好,送到艾尔肯·依布拉音的办公室。艾尔肯·依布拉音连句客气话都没说,接过去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下面。

  艾尔肯·依布拉音打着“借钱”的幌子要钱,这一点,陈波心里很清楚。几年过去了,艾尔肯·依布拉音从来不提还款的事,他也根本就没有归还的意思。艾尔肯·依布拉音也承认,这钱实际上就是张嘴向陈波要的,也没想打算要还他。

  “想买种羊挣钱,帮忙借30万元”

  天山大厦项目前期是自治区机关事务管理局单独投资建设的,主体工程还没有完工,资金出现严重短缺。自治区机关事务管理局开会研究,决定进行合作开发,合作的具体条件没有确定。

  金沙房地产开发公司辛总经理知道后,通过姓吴的朋友找到艾尔肯·依布拉音,公司想合作开发天山大厦项目。

  艾尔肯·依布拉音试探性地提出每年租金1000万元,看金沙房地产开发公司有没有实力支付,辛总经理回答:“我们可以谈。”于是,艾尔肯·依布拉音就让辛总经理找机关事务管理局房产中心主任陈波谈具体合作事宜。

  经过多次洽谈,双方最后商定每年租金为700万元,天山大厦后续主体工程及装修还需要投资7000万元,并交纳1000万元的保证金。

  自治区机关事务管理局党组会议研究,同意金沙房地产开发公司与机关事务管理局合作开发天山大厦项目,随后签订了合作协议。

  工程建设中有很多审批程序和办理手续,机关事务管理局有关部门给予了大力配合和支持。辛总经理自然不会忘记艾尔肯·依布拉音的这份情。

  艾尔肯·依布拉音在吐鲁番租了8亩土地,2009年7月,艾尔肯·依布拉音让辛总经理一起去看自己的那块地,他想高价转租给辛总经理的公司经营,辛总经理看完地后没有表态。

  有一天,艾尔肯·依布拉音的妻子热情地给辛总经理打电话,请他到家里来吃自己亲手做的抓饭,辛总经理如期赴宴。吃饭期间,艾尔肯·依布拉音说:“我想在吐鲁番买些种羊放牧,需要些资金投入,你看能不能借上20万或30万?”辛总经理回答说:“局长说话了,我尽快想办法解决,你就放心吧。”

  过了四五天,辛总经理走进艾尔肯·依布拉音的家门,把一个纸袋子放在沙发上说,买种羊的钱拿来了,要是不够的话,你再给我打电话。艾尔肯·依布拉音说了几句感谢的话,执意要留辛总经理一起在家里吃晚饭,辛总经理说公司有急事,转身就走了。

  送走辛总经理,艾尔肯·依布拉音打开纸袋子一看,整整30万元现金。

  “家里困难,日子过得很拮据”

  艾尔肯·依不拉音有一个特点,喜欢在熟人面前,讲自己家里的困难。其真正用意,就是为让别人给他送钱。

  2001年8月,新疆伊力经贸公司法人代表高伟听说国宾车队地块要进行开发,为了得到艾尔肯·依不拉音的支持,从公司拿了10万元现金,来到艾尔肯·依不拉音的办公室:“听说国宾车队地块要开发,希望局长能帮忙说说话,我知道你家里需要开支的地方多,这是一点心意,别嫌少。”艾尔肯·依不拉音客气推辞了一下,下班就把钱带回了家。

  2003年夏天,机关事务管理局要立项开发天山大厦项目。有一天,高伟到艾尔肯·依布拉音的办公室,提着一个纸质手提袋,说天山大厦项目需要艾局长多关照。高伟走后,艾尔肯·依布拉音打开一看,是10万元现金,拿回家交给了妻子保管。

  艾尔肯·依不拉音知道,成立聚天房地产公司的目的,就是将来机关事务管理局的土地自己进行开发,获得更大的利益,机关事务管理局开发项目,原则上都由聚天房地产公司来做,开发项目怎么运作,陈波、孟传杰和高伟都商量好了,高伟作为聚天房地产公司的股东,给艾尔肯·依布拉音送钱,就是想把他拉拢过来,堵住他的嘴,开发项目运作的事情容易一些。最终因聚天房地产公司由于资金原因,没有拿上天山大厦开发项目。

  新疆拓达建筑安装公司承包九家湾省级干部大院工程,艾尔肯·依不拉音经常到工地检查,认识了总经理张文学。2009年底工程结束,因突破了预算,后续工程款没有按时拨付。马上就要过春节了,工人工资发不了,大伙回不了家,张文学着急得坐卧不安。

  张文学找到艾尔肯·依不拉音说,工程款还没有拨下来,希望艾局长能过问一下此事。过了几天,工程款就拨到位了。

  春节过后,张文学知道艾尔肯·依不拉音住院了,就跑到医院看望,临走时把一个信封递到他手里:“这点钱买点营养品。”张文学走后,艾局长打开一看,里面装着3万元现金。

  2009年6月,艾尔肯局长到乌鲁木齐九家湾建筑工地检查时,悄悄告诉张文学他儿子准备结婚了。张文学显然明白艾尔肯局长说这话的意思。艾尔肯局长儿子结婚那天,张文学来到艾尔肯的家里。当时家里有许多客人,艾尔肯就特意把他带到阳台参观。张文学一看没有人,就拿出1万元现金:“你家里困难,娃娃又要结婚,我也不知道买点啥好,这个你拿上,看着添点什么家用电器。”

  艾尔肯·依布拉音贪婪的胃口越来越大,最终把自己的前途断送了。2013年10月22日,经乌鲁木齐市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乌鲁木齐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艾尔肯·依布拉音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当了12年自治区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因受贿被判刑十二年,这真是一个极具有讽刺意义的数字。

  另据记者了解,2014年3月中旬,办案人员依法对工程建设中涉嫌渎职犯罪事实进行了调查,同时提出检察建议书,要求有关部门就艾尔肯·依布拉音等三位正厅级领导干部贪污受贿、渎职犯罪,分析犯罪原因,找出管理漏洞,限期整改落实。

  案后说法

  权力一旦失去监督,就会想方设法找借口为自己“敛财”。事情败露了,被押上了被告人席,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贪婪和命运的悲哀。一位堂堂的正厅级领导,曾经拥有令人羡慕的官衔,获得无数鲜花、掌声和荣誉。面对前呼后拥的喜悦,面对步步提升的荣耀,却渐渐被官位冲昏了头脑,从辉煌人生走向犯罪深渊。

  艾尔肯·依不拉音喜欢哭穷,到处讲自己家里困难,无非就是为了索贿。他非但不守廉政节操,反而为了充分实现自己的“权力价值”,不是“守株待兔”,而是“主动出击”,大搞权力寻租、索贿受贿,他的行为,已经越过了官德底线,触碰了法律高压线。

  办案人员表示,对于国家工作人员贪污贿赂、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的严重犯罪,特别是发生在民生领域严重损害群众利益、社会影响恶劣、群众反映强烈的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犯罪,坚决依法从严惩处。对于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的贪污、受贿等职务犯罪,依法从重处罚,绝不手软。

(来源:检察日报)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