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7岁男童捐肾救母离世 妈妈眼含热泪

2014年04月03日来源:荆楚网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图为:接受移植手术前,周璐一直在病房里默默流泪

  天堂里,他不会孤单。天堂里,也能感知妈妈的温度。昨日凌晨,荆州7岁男孩陈孝天因罹患脑瘤不幸离世。遵从他的遗愿,医生将他的左肾脏移植给了肾衰竭的母亲。同时,他的右肾和肝脏也挽救了另外两名年轻患者的生命。

  陈孝天5岁半时查出患有恶性脑瘤,手术后不幸复发,无法再进行医治。而天天的妈妈周璐患有尿毒症,只有肾脏移植手术才能救命。心焦的奶奶大胆提出:在孙子离开后,用他的肾脏来挽救儿媳。这一想法遭到周璐的强烈反对。而懂事的天天说,“我想救妈妈!我想保护妈妈!”

  为了让儿子的生命在自己的身上得以延续,周璐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愿意接受儿子的肾脏。

  昨日凌晨4点15分,小孝天不治离去,却将生的希望留给了妈妈。上午10时许,母子间的肾脏移植手术在同济医院成功完成,天天的肾脏开始在妈妈的体内正常工作。这也成为我省首例直系亲属间的遗体器官捐献案例。

  同时,根据国家网络分配系统分配,天天的右肾捐献给了21岁的襄阳女孩冯晶(化名)。冯晶患尿毒症两年多,一直没有等到肾源,母亲配型成功,却查出患有遗传性肾病,不能捐献,是天天给她带来了最后的希望。

  另外一名受捐者是27岁的武汉小伙文军(化名),他患有严重的乙肝肝硬化,一直在苦等捐献者。

  昨日中午12点30分和12点45分,这两台手术也成功完成。天天重新点燃了3个人的生命之光。

  他走了,他还活着。

  他走了,他不会遗憾。

  昨日凌晨4点15分,天天的心脏停止跳动。6个小时后,他的一个肾脏成功移植到了母亲体内,并开始运转,他最后的心愿实现了。

  奶奶的哭喊没能留住天天

  前天晚上到昨天凌晨,对于周璐一家人来说,是一个不眠之夜。

  凌晨2点多钟,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病房的宁静,医护人员冲进161医院重症监护室,护士赶紧通知守在对面病房的奶奶陆元秀:“快来!天天不行了!”陆元秀一边哭一边跟在后面一路小跑。从荆州赶来的爸爸和爷爷也赶紧守在了重症监护室的门口。

  医护人员的全力抢救和家人的呼唤没能挽留住天天的生命,他的生命之火慢慢熄灭,停止了自主呼吸。

  3点15分,陆元秀进入手术室跟孩子做最后的告别。她伏在已经失去意识的天天身上,抱着孩子的头嚎啕大哭。“天天!天天!”她不停地呼唤着孙子的小名,希望能有奇迹出现,然而最终绝望了。

  4点15分,天天的心脏停止跳动。同济医院的三名医护人员站在手术台前为天天默哀,5分钟后,器官切除手术开始。

  5点20分,天天的器官顺利送达同济医院手术室。

  妈妈挂着泪躺上手术台

  那一夜,在同济医院病房里,母亲周璐彻夜未眠。白天医生告诉她,天天很可能过不了今晚,让她做好心理准备。

  昨日清晨5点15分,她突然接到通知,到医生办公室做术前谈话。“难道天天走了?”她心里忐忑不安,一见到她的主刀医生、同济医院器官移植所陈刚教授,就问:“现在就手术吗?”得到医生肯定的回答后,她低下头再也没有开口说话。

  “只有十多分钟时间,却是我做过的最困难的一次术前谈话。”陈刚教授说,一般肾移植的病人等待了很久,得知可以手术都是非常高兴的,但周璐高兴不起来,通知她做手术就等于告诉她儿子已经走了。“她没有哭出声,只是一句话都不说。”沉默良久,周璐最终在手术知情同意书上签了字。

  5点29分,周璐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到自己的病房仅几步之遥,她却走了很久。“天天走了,儿子的最后一程我没能陪在他身边!”一回到病房坐在病床上,她再也忍不住痛哭起来,身边的亲人不停地安慰她,帮她擦眼泪。随后,手术前的一段时间,除了配合护士做术前准备,她一直抱着腿坐在床上,将头埋在胳膊里。

  6点38分,周璐被推进了手术室,直到她躺到手术台上时,眼角还带着泪水。

  肾脏在妈妈体内开始工作

  7点,周璐开始麻醉,7点43分手术正式开始。两个半小时后,天天的左肾被移植到了母亲的体内,并顺利地发挥起功能。

  陈刚教授说,手术非常顺利,“一般动脉、静脉血管吻合后,会等一会才能排尿,排尿就说明新的肾脏开始工作了,昨天的手术一吻合马上就出现了排尿,手术效果完全不亚于亲属间的活体移植。”

  11点20分,周璐从手术室转到了重症监护病房进行观察。医生介绍,不出意外的话,她一周后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

  天天“回家” 荆州市民送行

  昨天下午,天空阴沉,不时垂泪。

  松柏相掩的荆州雨台山陵园,迎来了一位年仅7岁的勇敢小男孩——荆州第17位器官捐献者,天天。

  虽然他在人世间只有短暂的2600多天,但他捐献遗体和器官,救活母亲和其他两人的感人故事,将长久流传。

  “天天啊,奶奶带你回家了。”在陵园深处的26排5号,当天天的爸爸陈鹏将骨灰放进墓室时,天天的奶奶陆元秀已哭成泪人,几度晕厥:“奶奶真没用,没能把你救活。你走了,奶奶怎么活啊。”

  在场的亲人和自发前来送行的人们,无不动容落泪。

  荆州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和志愿者搀扶着陆元秀,轻声地安慰:天天是个小英雄,他救了好几个人,您想开些。

  陵园的工作人员杨女士从新闻报道中得知小天天的事迹后,几次落泪,她原本打算忙完清明节后,就去医院看望天天母子,不料天天走得那么急促。昨日她特地赶来,为天天送一捧鲜花。纪南镇的韩女士等3人,也早早赶来,送上绢花,表达对天天的敬意和祝福。

  天天生前喜欢玩的奥特曼,喜欢吃的雪饼,以及他住院时老师和同学为他折的千纸鹤,都一一摆了上来。亲人们喃喃地说:“天天啊,带上这些,你就不再孤独了。”

  其实,当天天在荆州住院期间,他想捐肾救母的意愿就感动了无数荆州市民。一些市民前去为他们加油鼓劲,并偷偷留下一些心意,一些爱心企业也慷慨解囊,共为这个家庭捐助了32万元善款。

  荆州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称,小天天是该市第17位捐献遗体、器官者。今天,他的名字将刻在捐献者纪念碑上,也刻入荆州人民的心里。

  天天,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病痛。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