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中小学校园遍布“电子眼”“偷盯”学生遭吐槽

2014年04月09日来源:北京青年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漫画/陈彬

  导读:“走到哪儿都有一只电子的眼睛盯着我,不管是教室、楼道、操场,还是浴室入口……”目前,“电子眼”在中学校园里已全部覆盖,而且监控设备越装越高清,本来为了学生安全和监考的功能,开始用作学校日常的纪律监控,且遍布学校各个角落。

  一些学生认为自己没有隐私,甚至没法安下心来学习。即便学校老师,对摄像头也有两种态度。心理专家认为,学生时刻被监视,不利于形成健全人格。

  现状

  校园“电子眼”随处可见

  顺义一所学校的高二女生谭茹(化名)平时有写日记的习惯,最近她在教室里写日记之前一定会先确认一下,班里的摄像头对没对着自己的方向。她说,她总感觉透过摄像头有另一双眼正在“偷看”她的日记,所以一定要确认摄像头的方向,才能安心。

  谭茹说,摄像头不是刚刚安上的,但最近学校换了校长,开始把摄像头用于监控学生们的日常纪律。“开始大家还没留意,但后来发现摄像头对着学生们转来转去。”谭茹同班的一个男生,心里有点烦就冲着摄像头做了一个不文明的手势,其实也没有什么恶意,纯粹觉得好玩,结果老师看到了画面,说这是恶意挑衅,被记处分。

  “现在上自习课时,一旦有同学发现摄像头有动静,我们就知道老师在电脑前看着大家,就会提醒全班注意,班里就会一阵骚动。”谭茹的同班同学说。

  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如今北京很多学校里,除了宿舍内部和厕所内部,几乎处处都已安装“电子眼”,遍布于操场、校门、楼道、教室、宿舍门口、宿舍走道、食堂、澡堂入口,无处不在……摄像头已无死角,只要学生们出现的地方,都已进入监控范围。海淀区一所学校连花园里都设有摄像头。西城区某优质高中国际部学生反映,女生宿舍浴室的更衣间对面,也安了一个摄像头。在众多摄像头里,学生们表示最令人反感的是教室里的摄像头。据海淀区两所中学的相关负责老师反映,教室里装摄像头是应教委的要求,在中考、高考等大型考试时统一要求使用,其他时间并不开放使用,但不少学校为了维持学校秩序,常年使用教室里的摄像头,记录师生在教室里的一举一动。

  学生吐槽

  电子眼引发的故事

  吐槽一

  “学校禁止在教室里玩手机,有一天我正用电子辞典查词,突然年级主任出现了,‘你怎么上自习玩手机?我在摄像头里看见你摆弄半天了。’我很无语,拿出电子辞典解释说这不是手机,他只是笑笑说摄像头里看不太清。可这下我可不安了,这次是他有空下来问清情况,那以前我查词的时候被老师们看见了,他们肯定要误会我是不守纪律的学生。许多老师用摄像头了解情况就类似于断章取义,不但不能达到目的,还会误会我们。”

  吐槽二

  “有一次,同学和我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我抓着他的领子按着他,假装要打他,他也知道是开玩笑,我就松手了。结果不一会儿老师就请我到办公室喝茶,后来才知道他是看了摄像头误以为我俩在打架。以后我下课和同学一起说笑也不那么自在了,总觉得老师盯着我,总觉得一不小心就被当成危险分子了。”

  海淀一所名校的“电子眼”以高清“闻名”,据该校一名高二学生反映,教室里前后各安了一个摄像头,前后同时监控,全天“紧迫盯人”。曾去过监控室的学生表示摄像头的高清度可以放大看清每个人手机里的具体内容,“有同学拿手机看电影,老师监控时可以认出是哪个演员演的。”

  吐槽三

  “平时课外活动时间,我会和小伙伴在班里聊聊天,但现在不敢大声说话,因为我们学校的摄像头有录音功能,有一次老师说,你们平时说话小心些,连呼吸都能录进去。现在教室安静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像聊天的时候旁边有个爱打小报告的同学,摄像头就充当了这个角色。聊的时候还是会小心一点。”

  教师看法

  用不用电子眼 老师看法不一致

  北方交通大学附属中学一位老师曾经在媒体上发表观点说,教室里安装监控可以有效地防止一些不好的教学现象出现,“摄像头便于老师有针对性地进行教育。既然是在公共场所,就不应该畏惧监控的开启,老师给学生上课,要把这‘隐形的眼睛’当做更好的监督。”

  但也有老师体会到摄像头是一把双刃剑,不仅在监控学生,也在监控老师。有老师认为这是学校对老师教学的一种不信任,也给他们带来不少压力。丰台某学校校长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教育工作角度来说,老师这个职业干的是良心活儿,这份工作是否做得好取决于是否用真心和真情对待学生。不是说监控了老师的工作,老师对学生的热情就会有变化了。对老师的管理,一定要把他们由内而外的激情给挖掘出来。”

  专家观点

  时刻被监视不能形成健全人格

  北师大心理专家宋振韶认为,从学生安全的角度考虑,学校摄像头的安装无可厚非,但是各个学校对于摄像头的使用范围,还是应该有所取舍,摄像头不应用于纪律方面的监控,在纪律维护方面还是需要老师在场和学生面对面地沟通交流。宋振韶认为,“电子眼”应在安全事故发生时才去调用局部特写画面,或是运用于录课,但如果用来监管纪律,则不利于学生的心理健康。

  “从教育心理的角度看,‘电子眼’监控纪律会制造学生紧张、焦虑的氛围,甚至会让学生最低的生存需求都无法满足,从ERG(生存Existence、相互关系Relatedness、成长发展Growth)的需要理论来说,当学生感觉整个环境是安全、放松、舒适的时候,他才能形成健全的人格,如交朋友、融入社会群体。如果学生生存需求都被挑战、受到威胁,学生就会面临退缩的情况,这样也会导致交友的不轻松,整个班级、校园的氛围都会受影响。长期下去,学生整个心理状态会令人担忧”。

  本版文/本报记者 林艳(除署名外)

  教委回应

  市教委:不干涉学校安装摄像头

  市教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学校安装摄像头一般分为两种,一种为专门针对中高考这样的考试安装的专业视频监控系统,另一种摄像头是专门为保护学生的安全而设置的安保摄像头。“如果学校认为有其他地方还具有安全隐患,可以申请设置安装,教育部门不会干涉。”(安苏)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