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 本地视频> 正文
广西广电网络

海月讲故事

2021-03-10 11:20

  作品链接:请点击此处

  作品文稿:

  海月讲故事 

  《海月讲故事》节目版头

  《时代风采人物》小版头

  海月:这一期“时代风采人物”的主人公是南宁市第八人民医院护理部主任韦雪梅,韦雪梅是南宁市首批驰援湖北护理专业医疗队领队、南宁市第八人民医院护理部主任。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她主动请缨加入一线抗击疫情,战胜病魔,拯救同胞。2020年1月,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国。1月24日,农历除夕,广西壮族自治区启动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I级响应。这个春节你是怎么度过的?

  韦雪梅:今年的春节来得比往年都早,而且很特别,从年初二开始,我们全院的职工基本上都取消休息,全部都返岗。然后我记得除夕那天晚上吧,因为每年的除夕,我都是回我们奶奶家吃饭的,当时刚刚吃了几口饭就接到我们医务部的电话,说有一个发热的疑似病人要进行院内专家组的一个会诊,当时因为我是专家组成员,所以我马上就过去了,真正等会诊结束。

  海月:就是除夕夜的饭你都没吃完整了,是吗?

  韦雪梅:可以这么说,然后因为当时家里面也比较理解,我说现在是疫情的一个防控阶段,还是比较严重的,我要先去医院等会诊结束回来基本上也差不多是12点了。

  海月:基本上到第二年啦

  韦雪梅:对,对,这个除夕的确是蛮特别的。

  海月:完全没有休假。“过一个有革命意义的春节”这是韦雪梅在1月15日参加新冠肺炎防控和医疗救治会议及院感防护培训紧急视频会议中牢牢记住的一句话,作为一名经历过2003年非典的护士,她深知这意味着什么。在2003年3月初,全国爆发“SARS”疫情,上级要求24小时内在南宁铁路医院建设一个隔离病区。当时身为护士长骨干的韦雪梅深感肩上责任之重。从隔离病区建好的第一天,她放下刚满4岁的女儿,第一个冲进了病区,整整80天她没有离开火线。

  海月:那时候我们看到一些新闻报道,也说不少医护人员感染了SARS,那么你当时不担心吗?

  韦雪梅:03年的SARS,我们在隔离病房的工作呢,主要是接收从火车上送过来的发热病人,对他们进行一个筛查和隔离。因为当时我们知道SARS最严重的地点应该是北京和广东,也就是说,从这些方向来的旅客,只要有发热,就必须要来到我们医院隔离点进行筛查隔离。最多的时候,我们收治发热的隔离病人的有30多个病人。那段时间呢,南宁就已经热了,我们当时穿的是布的隔离防护服,早上进病房给病人同样要做治疗和护理,然后一些消毒隔离这方面的工作,一直要到中午下班才能出来。当时整个人出来的时候里里外外都湿透了,所以劳动强度还挺大的。

  海月: 2月4日上午9点,医院接到紧急通知,要挑选10名护理骨干人员参加南宁市首批驰援湖北护理专业医疗队。韦雪梅没有犹豫,立即报名带队出征武汉。

  海月:当你收到要驰援湖北的紧急通知时,你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呢?

  韦雪梅:当时是第一个反应就是,我们二级医院也要派护士要驰援武汉了,这说明武汉的疫情真的是非常严重的,而且我这个时候真的是应该要出发了。但是说领导会不会给我去?因为毕竟我在医院是护理部主任,医院还有一大摊子的工作,只是从我自己心里面想法是说,有机会我一定要去,我一定要上战场。因为毕竟是工作有30年了,我有这个经验,包括临床经验还有管理经验,我都是有的,我觉得我应该去。

  海月:那么经历了一次SARS之后,第二次你就没有想过我有什么后怕的吗?因为好像人只有经历了之后才会有害怕的感觉,那么你第二次又主动的去到了支援湖北支援武汉,当时没有一些丝毫的犹豫吗?

  韦雪梅:经历SARS的时候,其实我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很年轻,哦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当时为什么选择再出发去武汉,我是觉得我已经有了非典的这个经验,然后我已经是更加正确和坦然的面对这种突发的一个疫情,而且在后面十几年的工作里面,我是觉得我更加成熟了,而且在这个期间我进修了危重症的护理。我想只要我们认真的做好这个防护措施,就能够保护好自己,毕竟我有前一次的经验了,这时候就可以更好地尽一个护理人所做的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责任和义务。我觉得这时候对我来说,在面对这种疫情,我觉得我应该是更加的坦然和更有经验了。

  海月:当时去参加支援湖北的时候,那家里人会不会特别的担心你?

  韦雪梅:当时我,我首先是告诉我爱人,我爱人说没问题,他说你应该去。然后我是和我女儿说,但是我女儿已经事先有准备,因为前面我就跟她说过,在疫情很严重的时候,我们已经注意到已经有医疗队去支援的时候,我当时就和女儿开玩笑,我说要是有机会妈妈可能会上前线去对抗疫情,你会是怎么样?她说:去,我支持你。所以当时家人这一块,我和家人说的时候,家人给我第一个反应:没问题,你去吧。其实我唯一担心的时候,就是没有敢告诉我妈妈听,没有告诉我母亲听,因为一个就是她老人家年纪也比较大了,70多岁了,身体也不太好,又有高血压和心脏病。本来春节期间呢,我就没有能够去看她,没有能够和她去吃餐饭。一直到2月6号,那一天她打电话过来问,说你在哪?我这时候才跟她说,我说我在武汉。

  海月:已经在武汉了。

  韦雪梅:对,然后她当时就很担心,她说,你怎么能够去那个地方?我说很正常啊,我过来这边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只是上班而已嘛。当是她很担心,我当时唯一和她说,我说你放心,没事的,我会保护好自己,我说你不要担心我,我说我每天就和你道“早安”“晚安”,就证明我报平安就OK啦,我经常跟她说这句话说: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所以这已经成了我在武汉,我们母女俩一个规定动作:报早晚安。

  海月:让妈妈放心啊。到达武汉后,她的工作地点是武昌方舱医院,收治的是65岁以下确诊的轻症病人。作为南宁市首批支援湖北护理专业医疗队的领队,同时还担任广西第二批救援队护理组第五小组副组长,她的手机是24小时待命,每天清早,她都提前一个小时到方舱,领取防护物资,检查指导队员们防护服穿戴是否符合要求。那么你在武汉每天的工作都做些什么呢?

  韦雪梅:在去到武汉之后,我们刚开始的时候,其实还有一段时间还是挺困难的。

  海月:是什么困难呢?

  韦雪梅:我们最困难的时候就是到武汉一到两周的这段时间里面,一个就是方舱医院因为刚刚开始接受病人,很多设施和设备时间很紧,都没有完善。它的条件远远比不上正规医院的一个住院的条件。

  海月:就是比较简陋。

  韦雪梅:对,比较简陋。第二个就是加上我们队员,因为我们2月4号到2月6号的凌晨。我们就入舱去接第一批的病人了,那我们的队员是初来乍到,这个环境很陌生,陌生的一个工作环境。还有一个就是我们院感的措施还没有真正的到位哦,就是靠个人的这种意识、防护去做。

  海月:你觉得那段时间是最困难的,面对了很多的问题。

  韦雪梅:对对对。

  海月:长时间超负荷的工作,有时候一个班下来,她的手酸得连筷子都握不住,由于长时间的带着防护口罩,她的耳朵、面部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压疮。她所在的岗位,是消毒剂和酒精浓度最大的地方,长时间的氯气味道弥漫在一个不足15平米的狭小空间中,每一个进入的人都想快速逃离,刺鼻、辣眼睛、呛喉咙...同时持续的消毒剂、酒精刺激,使她的皮肤开始过敏,声音嘶哑……但是,她从未露出疲倦的表情,更没有畏惧的神色。在采访中她还开玩笑的说:天天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就像喝了好几瓶二锅头。2月26号,在湖北武汉抗疫一线,韦雪梅向支援湖北抗疫临时党支部上交了一封写在口罩包装袋上的特殊的《入党申请书》。你当时的想法是什么呢?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想到要交入党申请书呢?

  韦雪梅:从二月四号出发到武汉,在武昌方舱医院工作的三周时间里,其实我真的亲身经历了方舱医院收治病人的前期准备工作,还有一个护送第一批我们的护理队员入舱去接受病人,包括广西感控小组的成立,包括方舱医院它整个组织架构,我们的工作的职责和流程都有序的完善、建立,包括病人收治到康复出院。就是这三周里面,我经历了这一些事情,当时还有一个就是,我在方舱医院里面,我就看到一个病区在一个比较显目的位置有一面党旗悬挂在那里,当时我就问我说怎么会有党旗在这里。后面我就了解到,就是病房里面的党员他们自发组建成一个党支部,然后病患的党员在舱里面主动去参与舱内的一些管理,而且还协助我们外省的医疗队去协助我们做一些分发物质啊,包括我们和武汉的病患进行沟通,可能我们有些方言听得不太懂。那这一些方面,我就觉得,哇!连病房里面都有这么一个党支部,再加上我们到了武汉之后,我们队上的党员,他们真的什么事情都是冲锋在前的。其实我当时在排班的时候我就已经留意到了。因为当时排班是各小组,说哪些人合适哦,然后我就发现往往都是一些党员先提出来,我就觉得这个“共产党员”这四个字的分量很重很重,我觉得我应该跟他们在一起。这个时候我是经过很认真慎重的考虑,我在武汉才交了这个入党申请书。

  海月:你这个入党申请书,当时是写在口罩,包装袋的袋上面啊,没有信件吗?

  韦雪梅:没有,当时是由于疫情管控的原因,物资还是比较匮乏的,然后当时写入党申请书那天晚上我是值班的,值班的时间是凌晨两点到八点钟。在凌晨五点左右的话,我对最后一批队员出舱消毒完毕之后,这时候我就安静下来了,回想起来,在武汉的这三周时间里面所看到的东西,所感受的东西,包括志愿者那么多志愿者的一些工作,我就觉得一定要把这些东西马上记下来,一定要一口气都要把它记下来。然后当时因为在方舱医院里面的东西必须要经过最终的消毒之后才能带出来。我值班那个地方就只有一个工作量的登记表,然后就是其他没有多余的东西,更不用说信笺,没有!那怎么办?当时我就发现我们的口罩包装袋上有一面是纸质的,而且那一面纸可以书写,当时我就马上就把几个用空的口罩包装袋把它撕下来,就拿那一个纸,抓紧时间把自己的一些所思所想,马上记录下来,这就是我入党申请书的一个原稿吧。写完之后我当时是用手机拍了下来,回到酒店里面,再重新在手机上面拍的照片上面重新又抄了一遍。

  海月:3月5日,她和医疗队的其他同志一道,经受疫情防控斗争的考验,火线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光荣的预备党员。在疫情防控的特殊关口,选择入党就意味着选择了责任,选择了牺牲和奉献,但是亲历了抗疫,那一刻她更清楚自己内心的信仰。你们什么时候有松下了一口气的感觉呢?

  韦雪梅:当我得知我们3月20号可以回家的时候,我是稍稍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回家了,终于完成任务了。我们回家就意味着武汉的疫情已经得到了控制。其实真正松下一口气,我哦,我的感觉是,我们隔离结束了,两次核酸采集都是阴性,然后全体的队员检查结果CT检查结果都没问题,我才是觉得真正的松下一口气。

  海月:那看到CT结果的时候什么感觉?

  韦雪梅:当看到每个队员的CT扫描结果都没问题,我自己也是扫描没问题的时候,当时真的我很激动,很激动。我是抱着我们的队友说:我们没问题,真的一点事都没有。我真的那时候真的哭了。

  海月:截止3月10日武昌方舱医院休舱,八医院护理团队10人已入舱146个班次,累计时长678小时,其中院感班次33人次,累计各项护理工作量60522,累计护理患者399人次。目前第五小组20名队员身体状况良好。立春向武汉出发的韦雪梅,在她31年的护理生涯中,体现了护理界的“大爱春秋”,她用勤奋和智慧践行着南丁格尔精神,用挚诚和无畏书写着护理的华章。

[ 编辑: 罗金晶(实习) ]
我有话说
为您推荐